木兰走马黑山头

作者:

李能俍

北朝民歌《木兰诗》记述了木兰女扮男装、代父从军、征战沙场、凯旋回朝、建功受封、辞官还家的传奇故事,巾帼英雄木兰从此犹如文学星空中的璀璨星斗,千百年来为无数仰望者所瞩目。这一形象足以令榆林人引以自豪,因为她的产生与榆林的历史时空紧紧相连。

《木兰诗》又名《木兰辞》,见于北宋郭茂倩所编《乐府诗集》,郭注其诗录自南朝陈光大二年(公元568)僧人智匠所编《古今乐录》。全诗共六十二句。开篇写道: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唧唧”,可以解释为织机声、木兰叹息声、蟋蟀鸣叫声。笔者以为三解皆可通,但以解为蟋蟀鸣叫声为最妙。蟋蟀俗名蛐蛐,入秋时夜鸣,鸣声“唧唧吱”,恰与织机声相似,像在催织,故又名“促织”,因而古有“促织鸣,懒妇惊”之说。将“唧唧”解为蟋蟀声,能让人产生更多的联想:在入秋凉意渐增的深夜,木兰还在挑灯夜织,她的叹息声与织机声、虫鸣声交相呼应,更能表现木兰勤劳的品德与忧心忡忡的情绪,从而使诗句呈现的画面更为生动,内涵更为丰富。诗篇以“唧唧”起兴,写木兰停机叹息,无心织布,不禁让人心生疑问,然后引出一问一答,道出木兰的所思所忆:她之所以“叹息”,是因为“可汗”征兵,父亲在被征之列,但父已年老,家无长男,于是决心买马备鞍,代父从军(“可汗”是古代鲜卑等少数民族对君主的称谓,北朝魏国是鲜卑拓跋氏所建,故有此称。“军书十二卷”中的“十二”为虚数,指征兵的军书频发。“爷”,古义指父亲)。

诗篇接着写道: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宿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这是写木兰准备出征和奔赴战场。“东市”至“北市”四句,运用排比与互文(上下句文义互借)两种修辞手法,表现木兰买战马及马鞍与鞍垫(鞯)、嚼子与缰绳(辔头)和马鞭等用具时的急切与迅速。两个“旦辞……暮宿……”和“不闻……但闻……”句式,则运用对偶、复沓、夸张三种修辞手法,表现木兰从军赶路的急迫与神速。这些描写都能烘托出紧张的战争气氛。另外用“溅溅”与“啾啾”两个象声词衬托木兰的思亲之情,可谓声情并茂(“黑山”就在今榆林境内,笔者后文将另作介绍。“燕山”指燕然山,即今蒙古国杭爱山,东汉将领窦宪大破匈奴,曾登此山勒石记功,因而“燕山胡骑”指来自北方的胡人骑兵)。

诗篇接着只用四句概写木兰的征战生活: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前两句用夸张的手法,表现木兰奔赴战场的迅疾神速。后两句为对仗,给人以两军对垒之感,其中“金柝”与“铁衣”是战争中最为典型的装备,虽只寥寥四字,却能引发读者对激烈战斗的无穷联想(“金柝”指刁斗与木柝,皆为古代军中用品。刁斗为一种铁锅,白天用来做饭,夜间敲击以报更。木柝是打更用的梆子)。

诗篇接着写木兰还朝辞官: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前两句是对仗,亦为互文,“百战”“十年”均为虚数,写战斗频繁而长久,参战官兵有的战死,有的侥幸归来。“壮士十年归”与“归来见天子”,“归来见天子”与“天子坐明堂”,都运用了顶真的修辞手法,使诗句环环紧扣,条理清晰。木兰有幸归来,在殿堂朝见天子,她的功劳极高,天子给了许多赏赐,但当天子问她愿不愿做尚书郎时,她却表示不愿为官,而愿还归家乡。这固然因为她眷恋故乡,也因为她是女儿身这个秘密,天子不知底里,她又不便明言。天子与木兰的一问一答,波起澜回,富有戏剧色彩(“明堂”是帝王用以举行大典等所用的宫殿。“策勋”指记功勋于策书之上。勋级每升一级为一转,“十二转”为虚数,形容功劳极高。“尚书郎”指中央最高权力机关尚书台中的郎官。“千里足”指马或骆驼)。

诗篇接着写木兰还乡与亲人团聚: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装。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前六句运用排比与连环句式,分别描写爹娘、姐姐、弟弟与木兰见面时的情景,人物的行动与其身份相符,写得准确而生动。接着又用连环、互文及对仗等手法,写出木兰一连串的举动,表现了木兰天然的女儿情态。这些描述极富喜戏意味,充满欢乐气氛(“帖花黄”是指把金色的纸剪成花样贴在额头上,或在额头涂以金色花纹,为当时妇女中流行的一种化妆款饰)。

诗篇最后写木兰与当年一起从军的战友相见的情景:

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雄免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前两句又用了顶真手法,使句意跳跃而连贯。“惊忙”二字写出了同伴看到木兰居然是女郎后,因吃惊而手忙脚乱的神态,极具喜剧色彩。后四句以比喻作结,其中“雄兔”与“雌兔”二句互文,大意是说:兔子不论雌的还是雄的,四足都是扑腾腾地跳跃,双眼都是迷瞪瞪地张望,让人无法分辨,更何况它们都贴着地皮跑起来,那就更难分辨雌雄了。这一比喻风趣幽默,含有“谁说女儿不如男”的意味,从而使诗意得以升华,更显隽永。

综上所述,《木兰诗》运用了排比、对仗、复沓、夸张、顶真、比喻等多种修辞手法,布局合理,有详有略,成功塑造了木兰这一艺术形象。其与南朝民歌《孔雀东南飞》一起被誉为古代长篇叙事诗中的“乐府双璧”,可谓实至名归。

北朝时期,我国北方历经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等数个王朝,其中以北魏历时最长,达一百四十九年(公元386年—534年),其余王朝大多只有二三十年的历史。北魏为鲜卑族拓跋氏所建,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公元493年迁都洛阳。其疆土包括今山西大部、陕西北部及甘肃、宁夏、内蒙古、河北部分地区。北魏时期,北方匈奴部柔然屡犯魏境,魏太武帝拓跋焘曾先后十三次出兵征讨。《木兰诗》所咏的木兰故事,当以北魏出兵柔然为背景。诗中写到的“黑山”是出兵柔然的一个重要据点,史料记载,拓跋焘出兵伐柔然曾取道黑山,又还师于黑山,赏赐将士。这个“黑山”,就在今榆林市境。清人顾祖禹所撰《读史方舆纪要》在写到榆林镇时云:“黑山在镇南十里,水草丰美……山下黑水出焉。”又云:“黑水在镇西北。《水经注》:黑水出奢延县之黑涧,东南流,历沙陵,注奢延水。赫连勃勃筑统万城于黑水南,是也。”

奢延县即今横山县一带,奢延水即今无定河,统万城即今靖边县白城子。根据顾祖禹的记载,黑山应当在榆林城南十里,统万城东南。关于黑山、黑水的具体方位,史料上还有不同的记载,但结合《木兰诗》的内容加以分析,可以肯定诗中所写的“黑山”就是指榆林历史上的黑山。木兰又称花木兰,关于她的生平,也有各种不同的说法。笔者以为,木兰属于文学形象,木兰故事属于文学创作,因而历史上未必真有其人。如果真有其人,那么她应该出生于平民之家;她的家既可能在今榆林市境,也可能在榆林境外,但离黄河、黑山都不会太远,骑马一二日即可赶到。有论者认为,《木兰诗》取材于古代陕北一带的民间故事,不无道理。不过笔者更看重木兰作为文学形象所展示的历史真实,而黑山无疑是这一形象赖以产生的重要背景与赖以亮相的真实舞台。倘有画家能作“木兰走马黑山图”,一定会意趣横生。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但不代表简明教程的观点和立场.

已有 8965 次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