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卡买药为何比药店还贵的评论,在医院买到高价药:“集采+零加成”之后,谁在为药品“加价”?

原创 王昕宁 经济观察报

在国家实行药品零加成、集采等医改措施后,虽然公立医院的药大多比零售药店更便宜实惠,但仍有消费者反映,有的医院开的药,价格远高于院外的药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作者:王昕宁

封图:图虫创意

导读

壹 || 嘉雯认为自己所患疾病非常普通常见,医院的药价是不是有些贵?抱着这样的疑惑,她上网查询了药价,结果却令她更为不解。因为上述药品中,有的比市面上便宜点,但有的却贵了挺多,还有的药不同规格价差较大。

贰 || 倍特药业的工作人员反复强调,不同渠道购买的药品存在价格差异是正常的,远恒药业市场部工作人员将药价差异归咎于医院的采购平台。

叁 || 为了推广药品,一家药企召开的科室会、学术会超过2.5万场。伴随着海量会议的,是居高不下的推广费用。前述药企在2020年1至9月,营业收入为24.87亿元,业务推广费为13.75亿元。

去年十月份,在江西省上饶市念书的小陈因为皮肤问题去医院就医,医生开了一种当归苦参丸,由沈阳东新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单价56元,4盒224元。

小陈回宿舍后上网一搜索,大吃一惊。同一厂家生产的当归苦参丸,京东大药房10元一盒,阿里健康大药房8.1元一盒。他又到学校附近的药店探访,该药22元一盒,虽然比网上高出不少,但仍不到医院价格的一半。这让小陈感到郁闷。

这并不是个别现象。在国家实行药品零加成、集采等医改措施后,虽然公立医院的药大多比零售药店更便宜实惠,但仍有消费者反映,有的医院开的药,价格远高于院外的药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医院药贵时有发生

不久前,上海的郑义因重感冒上医院看病,医生为他开了处方药“头孢克肟胶囊”,单价63元一盒,一共两盒。他通过医保就医,医保卡支付一部分后,自费50元购入。郑义认为这个价格太贵了。“你随便在网上搜一下头孢克肟胶囊,不管哪个厂商生产,大多在10块钱以下,最贵的都不到40元一盒。”他对记者说。

郑义拨打12345投诉热线咨询,对方询问:“医院的药品价格是否做到了明码标价?”得到肯定回答后,对方表示,这种情况无法投诉,因为已经明码标价,不存在乱收费。

家住深圳的嘉雯也遭遇过类似的情况。今年5月,她在深圳某三甲医院看病后,诊断结果为普通的妇科炎症,医生开了硝呋太尔片、制霉素栓、复方黄柏液涂剂等妇科常用药,花费共三百多元。

嘉雯认为自己所患疾病非常普通常见,这个药价是不是有些贵?抱着这样的疑惑,她上网查询了药价,结果却令她更为不解。因为上述药品中,有的比市面上便宜点,但有的却贵了挺多,还有的药不同规格价差较大。

在复诊时,嘉雯曾咨询该医院药价偏高的问题。医院药房回答,“我们怎么可能比外面贵呢?医院现在都是零加成了,药价并不是医院定的,我只能告诉你,医院的药品进价是多少,卖价就多少,不会在上面再加价。而且我们很多同事都专门挂号在医院拿药,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医院药价更便宜。”

零加成为什么药还贵

“零加成”指的是公立医院不在药品批发价格基础上进行加成销售。2009年新医改启动,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药品零加成从此拉开帷幕。

直至2017年4月,国家卫生计生委、财政部、中央编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的通知》,要求在2017年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2018年2月,国家卫计委宣布我国公立医院已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某医药商业公司负责人在接受记者咨询时表示:“现在集采是几个省价格联动、信息透明,你从客观上肯定可以感受到很多药变便宜了,医院买药比外面药店便宜。而且,医院还巴不得药价越低越好,它没有动力加价,因为药占比、耗占比都是有规定考核的,超过以后医保不支付。”

既然这样,消费者为什么还会从医院买到远高于药店的药品呢?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尝试联系了几家药企。

倍特药业的工作人员反复向记者强调,不同渠道购买的药品存在价格差异是正常的。该工作人员称,“首先如果同一药品的规格不一样,那么价格不同肯定正常。另一个就是药品销售的渠道不一样,我们出厂价可能有一定差别,但没有终端那么大,中间经过的经销商不同,他们可以自己定价,到终端价格差大可能还是渠道的问题。”

东新药业也表示,“价格有差异很正常,因为现在是经营企业自主定价,而且每个医院的采购体系和渠道也不一样,具体太复杂。你如果看到网上是同一个厂商的都可以买,因为这个药(当归苦参丸)属于OTC药,哪儿都可以卖。”

在咨询远恒药业时,其市场部工作人员将药价差异归咎于医院的采购平台。其对记者称,“我们的出厂价没有什么差别,你说我们的药是在深圳公立医院购入,他们应该都是从深圳GPO和广州GPO平台上采购,可能和这些采购平台的定价有关。”

GPO即药品集中采购机构(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起源于美国,深圳是国内该模式的先行者之一。2016年深圳开始试点GPO模式,现广东省内已形成广东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广州GPO平台、深圳GPO平台并存竞争局面。记者随机采访深圳市公立医院,其表示,并不只有深圳GPO一家平台提供采购服务。

深圳市相关单位负责药品采购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分析说,“药品价格飞涨可能是生产端控原料导致的,有时候你一种药今年和明年买价格差非常大,所以药店可能会有低价囤货的情况,但保质期一般只有两年,线下药店有清库存的压力,时不时也会搞促销。”

为什么要开这么多会

为了推广药品,一家药企召开的科室会、学术会能有多少场?记者搜寻到的答案是,超过2.5万场。

某家药企,在疫情之前的2018、2019年,分别召开科室会25977场和23470场,召开学术会2947场和5004场,平均每天开会场次高达79场。在疫情期间的2020年1至9月,该药企也召开了网络视频会3757次。

伴随着海量会议的,是居高不下的推广费用。前述药企在2020年1至9月,营业收入为24.87亿元,业务推广费为13.75亿元。

一名不愿具名的熟悉医药行业的人士表示,“药要进医院,药企竞争很大的。以前可以层层加价,两票制之后,药企走高开高返,出厂价略低于终端价。在这种情况下,有些药企会虚构业务、推广活动,使用虚假发票套取资金,供其体外使用,往往用于佣金和回扣。”

尽管药企不可能对外认可上述观点,但相关信息和财务数据都无法免于外界产生怀疑和猜测。上述行业人士委婉地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即便是零加成,这些药进医院前利益就分配好了,最终还是存在灰色地带。这很可能也是消费者在医院买到高价药的重要原因。

经观头条 | 汇中财富兑付迷局:先打款、后签合同,产品交易模式及资金去向成疑

教培机构退租潮来袭?“宇宙补课中心”黄庄不愁租,“大本营”望京不担心

线索征集 | “寻找”中国技工:请告诉经观,你们在哪?!

经 济 观 察 报 ∣理性 建设性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原标题:《在医院买到高价药:“集采+零加成”之后,谁在为药品“加价”?》

西游记卡通人物唐僧骑马的画法如何画西游记人物卡通简笔画之唐僧折纸人荒野乱斗国际版下载2020lol英雄出场顺序2020公主梦歌词苏仨公主梦歌词飘零的晚秋问佛孟婆的碗野花香晚秋久醉风雨情obj文件可以直接运行吗手机查看obj文件亚卡迪童装亚卡迪童装官方旗舰店太空ppt模板下载女朋友说我们没结果孩子8岁917左手食指手指掉皮厉害漏小孩子手指尖脱皮熊姓男孩取名大全2021周琦首次亮相NBA季后赛四字成语接龙唯美的句子以名字开头的成语生日礼物花生日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