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嘱矿工父亲注意安全,我们发现了游戏中一条埋藏最深,能推翻整个剧情的暗线!〖游戏不止〗

欢迎收看本期的《游戏不止》,我是乔伊。

​昏暗的房间,女人惊恐的哀求在一片死寂内无力地回响,一双手轻轻地拂过利刃,随即拿起了挂在墙上的斧头。

时间回到一星期前,伴随着轻快的音乐,一辆蓝色轿车向着森林中驶去,车上不是别人,正是开篇那名惨叫的女人“艾玛”,噢哟,今天这个太阳好大啊。而驾驶汽车的便是艾玛的丈夫,我们的主角“亚当·斯蒂文斯”。

此时是1979年,正处于美苏冷战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刻,作为中情局密码破译员的亚当正被苏 联人的密码所困扰。他决定带着怀有身孕的妻子远离喧嚣,来到山间父母留下的宅邸,想在这清净之地小住一周,找到一丝破译密码的灵感。

在搬完行李清理屋内物品时,意外地发现一百多年前,一名叫“尼古拉斯·海德”的人,藏匿的日记和神秘的密码圆盘。而日记上记载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内容,就发生在这座建筑内。离奇的内容让亚当并没有过多在意,觉得可能是前任屋主虚构的小说。夫妻二人面对着未知的新生活心中充满了期待。然而平静的日子还没持续多久,就有不明身份的人在周遭出没,并给出致命的警告。看起来这座平静山间的小屋,并没有那么“简单”。

《心魔》作为一款第一人称解谜恐怖游戏,通过鼠标模拟手部动作,与环境物体进行交互,推拉鼠标可以完成掰木板,撬杠杆这样的操作,代入感出色。并且可以互动的物品非常之多,目光所及的小物件基本都可以拿来检视一番。

游戏采用线性章节式展现,一共有13章故事。很有意思的是,游戏采用双主角双线并行的模式,具体来说就是分为冷战时期的“亚当”故事线,以及日记中记载的,百年前南北战争时期“尼古拉斯”的故事线,两条线通过每章交替进行的方式来展现。

“亚当线”以解谜为主惊悚为辅,玩家可探索区域从别墅逐渐扩展到周围的一片山林,甚至还能看到之前《看火人》游戏中的超高清建模瞭望塔。

现在突击检查,这个桌上的圆盘仪器叫什么?

不得不说《心魔》作为一款恐怖游戏,在解密的设计上可谓同类游戏中的翘楚。在一些常规的游戏中,很多是单纯为了解密而设置谜题,而《心魔》的亚当线则将解密融入到当时的历史背景中,玩家将结合主角中情局的特殊身份,体验到美苏冷战的间谍斗争和密码破译。比如玩家会遇上间谍手段中,隐形墨水和热变色颜料设计的有趣谜题。以及对传统锁眼的破解也展现得非常到位。

同时我发现现在这些恐怖游戏,除开把心思花费在吓人的桥段上,在别的地方也设计得特别精良。例如之前《玛莎以死》很好地还原了相机的拍摄和无线电的运用。而《心魔》则直接搬出来二战时期大名鼎鼎的“恩尼格码”机,在结构和运用上非常还原这台德军传奇密码机的细节,甚至需要玩家利用这台机器破译一段密文。“恩尼格码”机很有意思,最近我会给大家专门出一期细讲。

而“尼古拉斯线”则与“亚当线”相反,以惊悚为主解谜为辅。在每次阅读他留下的日记时,玩家则会来到百年前同样的这片宅邸和森林,遭遇那时候的诡异故事。整个场景将变得极其昏暗,并且需要玩家找到火柴点燃周围蜡烛,或者使用消耗燃油的煤油灯才能照明。在这里我先提醒大伙,这鬼游戏对于JUMP SCARE的运用毫不吝啬,甚至可以说直接嗯整。什么冲脸回头杀都是小意思,其中还包含大量追逐战和各种鬼怪袭击。

除开其中一关有把单动式转轮可以还击,其他章节玩家基本只有和《逃生》一样躲避鬼怪。部分桥段还加入了QTE的设计,但整个游戏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既不是追逐战也不是突然的惊吓,而是在女鬼身上偷钥匙的环节,这种虎口拔牙的刺激感让人肾上腺素飙升。

两条故事线以章节的形式交替进行,最终汇聚到一起,会触发四个不同的结局。游戏在步行的视角上有点问题,走起路屏幕有时候一跳一跳的,这对于部分晕3D的玩家并不算友好。总体来说,《心魔》这款游戏不论从故事情节,谜题设置和惊悚程度来看,都称得上是一款不容错过的佳作。游戏支持官方中文,大体时长在10小时左右。十分推荐胆大的观众朋友亲自游玩体验。

那么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看似平静的山间曾经和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诡异的故事?

—以下内容涉及结局和剧透,请谨慎阅读—

如果你看到这里我希望你能看完,这次我愿意毫不吝啬地给这个游戏,一个“神作”的称呼。因为我们发现了游戏中一个非常隐晦的暗线,目前我在网上没有找到其他人有相关说法,而这条暗线则可能推翻游戏整个剧情。把整个游戏推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在发现地板藏匿的日记后,我们来到了百年前日记中记载尼古拉斯的视角。

“尼古拉斯·海德”一家,当时在这片土地就已经家大业大。原因是因为尼古拉斯的父亲是算一个资本家。那时候他父亲发现这片土地蕴含大量的黄铁矿石,于是歪脑筋一动。就贿赂了当地的法官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这片土地。然后找了另一个合伙人开了矿。在积累了第一桶金后,想到这附近山清水秀的,旅游业也得整起来。为此还修了一栋旅馆,因此海德家族在当时赚了不少钱。

但这些都是尼古拉斯小时候的记忆,他在少年时期离开故土十年,已经对此很模糊了,十年后再次回到这里,发现曾经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父亲不知踪影,并且空无一人的家中接连发现诡异事件,甚至自己遇到一个可怕的面具人。

日记到这中断了,后面的内容不知被什么人撕掉了。亚当看得有些入迷,准备起身缓缓抬头一看,耶!这不是扎克伯格么。实际上照片中的人是洛夫克拉夫特,也就是创立克苏鲁系列的美国作家。不过游戏本身跟克苏鲁没什么关系,只是当时制造组受点启发,在这里纯属是彩蛋和致敬。

然而自己这边看似祥和之地,也并非一片安宁。房子突然停电了,来到地下室检查发现保险丝缺了一块,貌似是被人为拿走的。本想在屋外的棚屋找一个新的来替换,没想到在棚屋里发现大片血迹,以及一台量子定位器。此刻棚屋的门突然被人关上,亚当猜测有人在恶作剧,愤怒的他决定用探测器找到这个人。

这个量子探测器听名字就很科幻,实际上确实很离谱,简单来讲就是这玩意可以找到之前某些人留下的痕迹,有点像《底特律:变人》的“场景重建”,用于追踪和调查线索之用。

跟着它的信号和地上的血迹一路追踪,我们来到了山中的一座仓库。仓库中倒吊着一只被开膛破肚的野鹿,将鹿放下,我们从它的肚子中掏出了一个完好的保险丝。看来血迹果然不是人血,但至少说明有人确实想吓唬我们。

回到家安好保险丝,可算是完成了任务,好在恶作剧没有造成什么损失。要是惹怒了老婆麻烦就大了,这一系列小插曲并没有让我们过多在意,在陪老婆收拾完新家后。

作为密码破译员的亚当准备开始破译工作,然而局里打来电话,一名叫哈罗德的同僚最近失踪了,并告诉我们已有苏联间谍渗透进来,难不成之前的一切,是苏联间谍搞的鬼?但苦于没有线索,破译工作又到了紧要时刻。为此亚当必须加快进度,然而这份密码过于复杂,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抽屉中的两页纸张吸引力他的注意,一张法官被害得简报,以及一页被人撕下的日记。是谁将它放置于此?

我们跟随日记的记载,再次来到尼古拉斯的视角。被面具人逼下了楼梯,从昏迷中醒来,他决定查明面具人的真相,父亲的失踪会不会就与他有关。在房子内,尼古拉斯找到了一则剪报,上面记载了父亲的矿井发生了矿难,有3名矿工遇难,还有一根皮带,看着这根斑驳的皮带,尼古拉斯不好的回忆涌上心头。那是曾经父亲用来教训它的经典道具。除此之外,他还找到了一把转轮手枪。

取得了钥匙的尼古拉斯重新返回地下室,试图打开之前紧锁的房门,在这里,仿佛陷入幻觉一般,看到那个可怕的面具人在追杀一个法官。而那个血迹斑斑的法官,正是父亲曾经贿赂买下土地的人。

这一切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跟随着法官的血迹,我们一路追踪来到了父亲曾经开设的旅馆,在那里法官的鬼魂再次现身,经过一番战斗我们以为解决掉了他,没想到在踏进旅馆后却被他再次扑倒,就在紧要关头面具人突然出现,几刀就带走了他。而我们也在恐惧中失去了意识。

放下日记,亚当更为惊恐。之前一筹莫展的苏联密码,竟然在这百年前留下的日记上,找到了破译的关键。凭借日记上的标识,破译取得重大进展。

为此他准备立马打电话给上级汇报,可拿起听筒,里面竟传来陌生的声音。亚当竟然串线到了苏方间谍的通话中,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苏方间谍正在汇报监视亚当的工作,看来他们已经近在咫尺。

虽然搞不清楚情况,为什么这屋内尼古拉斯遗留的日记,却有破译百年后苏联密码的关键。为了破译更多的苏联情报,亚当决定一方面对付已经靠近的苏联间谍,而另一方面要找到更多的日记,以此来帮助密码的破译。

而妻子也感觉到,附近有人在屋外不断出没。吓得她直接报警,希望警方派人来保护他们。此刻我们在明,他们在暗,之前破译的文件不翼而飞,面对惊恐万分的妻子,我们没办法坐以待毙。在安抚好她后,我们决定主动出击寻找间谍的线索,一路追踪到了山上的秘密树屋。在那找到这名间谍拍摄我们的照片,以及布设的窃听器。看起来他们早已经设下了陷阱,等我们来到此地。

而这名间谍也没想到我们能找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番后他开始疯狂逃窜,一路追击,间谍消失在山顶的一片废墟之中。这时候我们突然想起,这里不就是刚才日记中,尼古拉斯最后抵达的家族酒店吗?我们一直以为日记上都是些虚构的诡异故事。可现在发现这些遗址都真实存在。在极其破败的废墟中,竟然还有个保险柜,而偌大坚实的保险柜,却只守护着一页残缺的日记,正是尼古拉斯之前中断的故事。两个角色跨越百年间的时空,此刻在这里交汇。

随着日记的记载,我们跟随尼古拉斯调查起这栋旅馆中的秘密,当年有很多人在旅馆中离奇失踪,如今这些人化作厉鬼,在各种阻碍我们的探索。我们也在其中见到父亲,他的合伙人,法官,以及侦探的幻境,看起来他们并不和睦,甚至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而我们每一次从回忆中醒来,亚当也被转移到其他地方。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难不成被那名间谍袭击了?就这样两线并行,尼古拉斯调查曾经父亲遭遇的真相,期间不断被侦探,鬼魂,寡妇所阻挠,但都多次被那名神秘的面具男所救下。他一直怀疑这人就是自己失踪的父亲。

而亚当则一路追击那名苏联间谍,直到找到他们的一所情报站,之前丢失的破译文件在这里出现。然而在这我们发现一个更可怕的事实,在妻子报警后,赶来的警察已经被间谍所杀害。那这就说明,在家的妻子已经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我们赶忙回到屋中,门口确实停了辆警车。但车上已空无一人,所幸妻子还安全的呆在屋内。期间竟然还有人用妻子的私人照威胁我们,车胎被人划破了,电话线也被人切断了。遭受惊吓的妻子责怪我们四处乱跑,可我们心思还在寻找能帮助破译的日记上。为此我们决定在警车内翻找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留的线索。很离谱的是,我们竟然从车上翻出了一个苏联的打火机。而在另一堆警方报告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重大线索。

报告上赫然写道,当年这片土地发生大量失踪和谋杀案,而被各种指控所影响的“海德”家族,在之后改名为“史蒂文森”。而“史蒂文森”正是我们的姓氏。

恐惧瞬间蔓延至亚当的全身,我们一直以为百年前日记中记录的海德·尼古拉斯一家,只是单纯的其他前任屋主,可没想尼古拉斯竟然是自己的祖辈。甚至报告中还提到,这所建筑还存在着一个密室。

我们在找到这间诡异的密室时,里面写满了暴虐的话语。

原来这座密室,是父亲雅各用于惩罚尼古拉斯的“小黑屋”,小时候的他时常经历父亲的毒打,为此在这本童年日记中,记载了大量对父亲的仇恨。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还提到密室有另一个人。他是谁,为什么尼古拉斯从没在其他日记里提到过他。枕头之下,亚当翻到了又一页日记,此刻大门传来短促的敲门声。可门外空无一人,正当我们疑惑时,那名间谍图穷匕见直接袭击了我们。

视角再次回到尼古拉斯这边,那名面具男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但之前几次遭遇他不但没有攻击我们,甚至还多次在危难中救下了我们。这让尼古拉斯笃定戴面具的人,就是自己失踪的父亲,可能当年生意上的一些纠纷,父亲干掉了其他合伙人和法官。每一次在遭遇这些鬼魂时,他都及时出手把我们救下。但我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在逼问当年死亡矿工的遗孀时,遗孀竟然告诉我们,那个面具人并不是老海德,而是另有其人。既然不是父亲,那他究竟是谁?

在被间谍袭击后,亚当苏醒了过来,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驾车狂飙。看起来那名间谍想把我们利用伪造车祸毁尸灭迹。汽车冲入水中,亚当拼尽全力才逃了出来。好不容易回到家门外,现实却仿佛和日记中百年前的场景交织了一般。这次间谍竟直接上门,看起来自己的妻子凶多吉少。随着痕迹来到了地下室,没想到地下室竟然还有暗藏的空间。

一路追寻,在地上亚当捡起了自己不知何时遗留在此的答录机。曾经的回忆再度充斥脑海。

而尼古拉斯的那一侧,在旅馆地下室,他看到了被折磨的法官,父亲也在此刻出现了。看起来两者有矛盾,但并非是最直接的矛盾。父亲还是准备救走法官。正当两人准备逃离此地,面具男突然出现,一刀将老海德捅死。

看起来那个面具男果然另有其人,或许是幻觉,尼古拉斯摔了一跤 直接来到了旅馆之中。此时旅馆燃起了大火,父亲的厉鬼再次出现,在一片火海中,我们勉强逃进了地道。

最终两个主角在时空交替中都来到此地,循着昏暗的地道一路前行,期间耳边响起各种低语。最终在一面镜子前,轻轻地触碰,我们抵达了“心境之地”。

面具男平和地端坐于此,面对尼古拉斯的质问。为何他要杀掉包括父亲之内那么多人。面具男却一脸平淡的告诉他,你该问的是....你为什么要那么做?随着面具摘下,赫然看到面具男竟然就是自己。

戴面具的自己缓缓的告诉我们,这一系列杀戮的真相。

在1839年,尼古拉斯的父亲老海德,在贿赂法官开矿开酒店赚的盆满钵满后,当时的法官和父亲另一个合伙人,就担心尼古拉斯之后会继承这一切。于是两人开始密谋了股权的争夺。

同时老海德觉得自己赚到钱了,飘了,是这个偏僻小镇的榜样,认为自己那个年幼的儿子天天玩,一点都不上进,有时候还在旅馆恶作剧其他客人,再加上尼古拉斯是他私生子。老海德极其愤怒,进而开始打骂和虐待自己的儿子。尼古拉斯的童年饱含父亲的毒打,他老觉得自己老爸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然而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人格分裂,每当他心魔苏醒时,尼古拉斯对父亲的仇恨转而让他开始作恶。他先是炸了家族经营的矿井,一同炸死的还有父亲的合伙人和三名矿工。

在外界看来,这一切案件的发生是父亲和合伙人的利益纠纷,进而开始调查和指控老海德。而随后法官和多人接连失踪,更加深了老海德的嫌疑。为此侦探专门来到此地调查,一名遇难矿工的妻子悄悄告诉侦探,她知道一些事情的线索。可惜侦探还没走出矿井,就再次遇害。

心魔的每次苏醒,会直接占据他的心智,正常的尼古拉斯自己是觉察不到的。接下来,心魔开始越来越猖獗,不但干掉了寡妇,父亲的情人,最后连带父亲和法官一同杀掉,还一把火烧了旅馆。一系列惨案的发生让警方不得不得全力展开调查,由于心魔在地道中隐秘的杀掉了父亲。以至于外界看来是父亲犯下的一切罪行后直接潜逃了。最后警方只发现在密室中瑟瑟发抖的尼古拉斯,觉察他精神有问题后便送去了精神病院。

就这样治疗了十年,尼古拉斯的心魔被短暂控制住,最后忘却了曾经犯下的一切,回到了游戏的开头。而这些不断出现的鬼魂全是当年他所杀害的人,不断在脑中产生的幻觉闪现。

最终面对自己内心深处最黑暗的一面,我们将在此刻做出选择。是选择“接受自己的真面目”,让心魔占据自己的心智。还是选择拒绝邪恶人格,让理智重回大脑做一个好人。在这两个选择后,还会再分出两个结局选项。一共有4个。

如果我们选择走“接受自己真面目”这条线,邪恶人格将占据尼古拉斯的身体,自此一个更为恐怖的野兽破茧而出(狩猎开始)。时间将闪回到亚当还在山中别墅的时刻,此时祖辈强大的邪恶人格将直接影响到亚当。邪恶人格提醒着亚当,间谍就在身边,妻子,警长都是苏联的间谍,就如它提醒尼古拉斯,外面都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一样。

在最后,倘若邪恶人格彻底控制了亚当,妻子就会被无情地枪杀,或者亚当在最后一刻夺回理智,举枪自尽,就能救下妻子和腹中的孩子,以死亡的代价将心魔彻底终结。

如果我们选择走“拒绝邪恶人格”,反手一刀,斩断心魔的控制,最终我们会在阳光明媚的医院醒来。医生询问我们所发生一切,从他的话语中得知我们貌似在医院呆了几个月。而这几个月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话语,我们坚信这一切都是苏联间谍搞的鬼。而医生则认为我们有被害妄想症,对话再次陷入僵局,医生采用电击疗法刺激我们的大脑。

百年后的亚当,作为同样是海德家族的后人,虽然改了名,但依旧改不了这个悲惨的血脉。他继承了尼古拉斯分裂的基因。游戏中所谓的苏联间谍,从着装我们可以看出,和尼古拉斯的心魔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人压根就不是什么苏联间谍,此刻我们才回想之前扎轮胎,安装窃听器,杀害警察甚至是妻子,都是被我们心魔控制时干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每次我们醒来,都在自己意想不到的场景。连亚当自己都没有察觉。

最终医生拿出妻子的照片,问我们她还是间谍吗?如果我们坚持答妻子是间谍,再次心魔发作,接连把医生也会杀害。如果我们不再认为妻子是间谍,医生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看起来几个月的治疗终于有疗效了,这一切终于回归了平静。

在游戏演职员表结束后,地下室隐藏的密道被砖封锁了起来,一起封锁的是那些曾经黑暗的秘密,以及海德家族那可怕的心魔。

多年后,生活渐渐趋于平静的亚当却淡淡地说: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但还会有其他战争。

如果看以往我们的节目,到这里我该给大家说感谢收看本期的节目,我们下期再见了。可是我总觉得这个游戏没那么简单。

因为这四个结局无论怎么选,最后都会出个THE END的标语。但紧接着会出现一个“?”,仿佛在告诉我这游戏不应该这样结束。当然我觉得他更有可能在嘲讽我。

以现在表面的游戏剧情来看,就是亚当继承了尼古拉斯精神分裂的遗传,自己心魔作祟搞出一系列破坏,把无辜的警察,妻子等都杀害的故事。这个故事如果以目前的线索来看,就比较平庸甚至说较为狗血。

但接下来的内容,可能是你们基本网上比较少见的。因为我当时就被游戏各种剧情迷惑了,想说去看看其他创作者怎么解释的,然而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不管是文字还是视频,大部分也是这个观点。把一切根源都归咎于亚当的心魔。我想从其他地方找点启发和线索,可是没有一点点进展,都认为游戏到这里就结束了。少部分人察觉到了不对劲,也稍微有点探索,但最后路走偏了,有些解释错了,都没有解开最终的谜题。

没办法,逼的我再次认真玩了几遍游戏。把里面所有线索录下来逐字逐句去调查,接下来的发现,会让你大为震惊,甚至会推翻之前所有的推论和结局。

尼古拉斯线的故事比较清晰,简单来说就是讲述了尼古拉斯的“心魔”,是因为父亲的虐待而产生的第二人格。重点在于亚当线。

尼古拉斯的心魔是出于对父亲暴虐的仇恨和殴打,为了保护自己所产生的,那亚当怎么出现的心魔呢?游戏最隐晦的地方来了,《心魔》这游戏表面看是一个恐怖游戏,剥开外皮是一个剧情探索类游戏,然而很多人不知道他的真正内核,是一个类似于《狼人杀》和《奥伯拉丁的回归》,那种极其隐晦的身份解谜游戏。游戏最深层次的地方就是挖掘出这些角色的真实身份。

如果我告诉你,亚当的妻子是苏联间谍呢?前来帮忙的警察也不是无辜的,甚至连医生都不是无辜的,他们都是苏联的间谍。

不少人认为游戏结尾画面,亚当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然后引申到一切都是亚当搞出来的,这个观点其实站不住脚。

因为如果单从亚当心魔作祟,小打小闹弄点窃听器扎下轮胎没问题,但问题是森林那个如此复杂的情报站,不可能是他就来几天单纯恶疾突发就能弄的出来的,心魔再牛逼无非就是个人格分裂,这些精密设备不可能自己变的出来,肯定另有其人。

在游戏的开始那通局里的电话,告诉我们一个叫“哈罗德”的中情局特工失踪了,这是游戏中一个转瞬即逝的线索。这人也从来没在游戏中出现过,如果玩家没注意这句话就没了,可是这个人在真正的剧情中极其关键。

在游戏的第七章,会出现5个隐藏的蓝色箱子,这些箱子和主线剧情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没收集依旧能通关。破译的密码需要利用一开始的神秘圆盘,并利用周遭环境给的提示来破解。

这其中破译的密码单词连起来,翻译出的意思是“国家安全局隐藏失败了。”每个箱子的打开,都将得到一份署名由“H”的人留下的文件。

里面的内容大概指出,在冷战时期两大阵营都派遣了大量间谍人员,互相刺探彼此的情报。真实历史上,苏联的情报机构克格勃,培养了大量被称为“燕子”的女性,从小接受美式教育然后秘密送入美国。利用伪装的身份如一个真正的美国人一样工作和生活。之后再利用自己女性的身份嫁人或者其他手段取得情报。同时还有很多苏联间谍已经深入的美国社会,甚至渗透的医院和警署。并且透露自己遇到了一些不测,日子也不长了。

从这我们可以判断出这名H的人,留下这些文件想告诉我们他发现的信息,“国家安全局特工已经暴露在苏联间谍面前”。后来他遭遇了一些不测,联系之前开头说的哈罗德特工失踪,我们大胆地推断留下文件,署名H的人就是哈罗德。包括那张“小心燕子”的纸条,也是他留下给主角的。在亚当还未抵达这座山间时,哈罗德就在这座情报站中工作,由于是他最先截获了苏联的情报,发现苏联特工的触角已经渗透进美国社会,为此他必须留下一些线索来帮助亚当。

让他警惕周围人可能是早已经渗透进来的苏联间谍。之前什么监视主角一家的照片和文本,其实就是哈罗德留下的。从电话窃听事件后续的一些线索可知,实际上哈罗德本人是个双面间谍在帮两头做事。最后可能遭遇了什么就此消失。

在亚当线中,我们追击的所谓的苏联间谍,其实就是亚当的心魔。这一点从结局很容易就能看出。黑衣人和尼古拉斯线的心魔也基本一致。

在游戏的结尾对峙心魔时,心魔提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一点。心魔是自己的一部分,也许他再凶残,再坏,各种屠杀其他人。但不会对自己下手,从尼古拉斯线多次我们看出,心魔杀掉各种人,都是在竭尽全力保护自己善良的一面,或者说在保护自己。

那亚当的心魔又是怎样保护亚当的呢?他的心魔,发现了妻子有可能是间谍后。进行了一系列操作,安装窃听器,扎破车胎,都是想要抓出妻子是间谍的手段,以此保护正常状态的亚当。并且在亚当发现日记是破译苏联电报的关键后,心魔一路引导亚当找到散落在各地的日记残页。而正常状态的亚当是不知道这一点,在追击所谓的“间谍”,实际上他追错了目标。他追的间谍和尼古拉斯线一样,都是看到的幻觉。但心魔后来变得更为极端,把一些来此露营的无辜者当做叛徒给杀害。

那么我们回头来梳理一下亚当线的真实故事,妻子作为苏联间谍,早就潜伏在身为中情局特工的亚当身边,一直监视情报的破译进度。哈罗德在截获电报发现间谍渗透后。于是留下线索帮助亚当,当亚当的情报有重大突破时,妻子却在附近鬼鬼祟祟的,甚至找借口支开亚当,让他去追踪什么森林里的“神秘人”。但正常状态的亚当没怀疑妻子,反而亚当心魔发现这一问题后,开始保护自己安装各种窃听器找证据。

妻子多次告诉丈夫差不多得了,让他别再破译了,以此来干扰亚当破译进展。然而亚当却坚持说日记有线索,他必须得找到并破译苏联情报。

由于很烦妻子的阻挠,在心魔状态下的亚当扎破了车胎,间谍妻子吓懵了,以她对亚当的了解,正常状态的丈夫肯定不会干这种事,以为是有其他美国特工来了。于是闹着要报警,因为她知道警察那边也是潜伏的苏联间谍,呼叫同伴赶紧过来支援。这一点可以从警察的苏联打火机上推测出来。

哈罗德眼见苏联间谍伪装的警察来了,于是赶紧潜入家中拿走已经破译的情报,并且留下“小心燕子”的纸条来提醒亚当。而这名假警察也为此一路追击哈罗德到情报站,最后被哈罗德抓获打了一顿关起来。这也是为什么亚当破译的情报会在这里。有人可能会想,警察会不会是心魔状态下的亚当制服的呢?其实并不是,警察此刻被关在一个有密码锁的地下室中,而要打开这个密码锁需要非常复杂的破译机制,完全不可能是心魔状态下的亚当临时搞出来的。因此也证明了,森林中确实有“哈罗德”这么一个人存在。

请注意,此刻这个假警察并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当我们在情报站在地下室发现了他,从背影可以看出他竟然站了起来,想用手铐铐住亚当。

此刻亚当转变为心魔,直接杀了这名苏联间谍伪装的警察,并将他砍下头把尸体丢弃在井里,结果因为手铐一起掉了进去。直到恢复正常后醒来。

我们再次回家,虽然家里老是各种被袭击,但妻子总是一点事都没有,这次她更开演了。叫来的支援也没了,心里有点慌直接哭了起来,给亚当所谓的“收到了威胁”,这张威胁的照片,上面内容是妻子之前自己的私人照片。又不是那种偷拍的照片,明显是妻子自己拿出来写上,想阻止亚当别再查了,你再查都要查我头上了。

可亚当依旧执着于破译情报,如今已取得较大进展,妻子没办法。在查到曾经尼古拉斯的小黑屋后,祖辈曾经遭遇的事情让亚当的心魔再次被激发。这个镜头非常诡异,表面看让玩家以为是间谍套头袭击了主角,实际上真实表达的含义是:此刻被激活的心魔强行接管了主角的身体。

游戏这里没有交代,但凭借前后的线索,家中凌乱的场面我们可以推断出,在心魔接管身体后,立马上楼和妻子发生冲突,然后心魔将被制服的妻子拖去地下室展开了审讯。这里便是游戏开头的画面,从一个结局中我们得知审讯细节,妻子一开始矢口否认,但没想到心魔查出了她的俄语本名,娜迪亚·卡玛耶娃。然而她还在狡辩,其实不少人认为翻出名字是妻子作为苏联间谍的证据。

其实这个还够不上铁证,真正的铁证是游戏一开头我们已经磨刀霍霍向爱妻的时候,她眼见狡辩无望,不得已最后从装可怜转变为威胁,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知道你是谁,房子有监控,他们不会让你...”这句话,以此来自爆身份告诉我们背后的组织还在,你动我克格勃饶不了你,准备誓死一搏。可惜我们早已走火入魔,最后一斧头了结了她。

在心魔干掉妻子,并分尸警察后开车离开,结果此刻正常状态的亚当苏醒,一下摸不清状况直接开进湖里。才接上之前的剧情。然后亚当赶紧回去看,最后发现了家里一片狼藉和被干掉的妻子。但游戏就是用这个“诡计叙事”,镜头一转来让玩家误以为被苏联间谍所坑害差点死掉。

直到见到妻子被杀后精神崩溃的主角,后来医院醒来,之前哈罗德就已经交代过,苏联间谍已经渗透到医院和警察局等地方。而这名医生也是苏联间谍。他蠢就蠢在太急了,一般医生不会那么执着询问“他们”的事,就是想了解自己间谍的身份有没有暴露。甚至作为一个医生,病情不问居然问主角情报部门的联络人,想策反他。而且在我们选择恢复正常的走向,承认自己精神分裂后。医生一副大喜过望,立马就让主角说自己的情报工作情况。最后再次唤醒心魔,虽然画面黑屏了,但这句话可以看出,医生还是得死。

游戏曾多次暗示最后的真结局,例如在野外心魔已经为妻子挖好了坟,而正常状态的亚当则看见妻子的幻影进入其中。以及在第一次摸墙壁时,提到了小说作者“爱伦·坡”,这位美国小说家“爱伦·坡”曾创作了一个《黑猫》的短篇小说,内容便是用斧头杀了妻子埋于墙中,而游戏的中作者画像也暗示这一切。游戏部分灵感除开《黑猫》,还来自小说《化身博士》。作者名字就是“史蒂文森”,更有意思的是小说的内容便是邪恶人格占据主角身体,成为了一名叫“爱德华·海德”的恶棍。和游戏中海德家族的名字一模一样。

我们重新理一下,游戏看似有4个结局,其实只有一个真结局。最终选择右边看似斩断心魔,实际上并没有。开枪和自杀结局是不存在的,因为游戏开头和中间各种暗示,就已经交代了用斧头杀妻子,也就是说真正的结局心魔发现妻子,警察是间谍,在被激发心魔后,先干掉假警察,又一斧头干掉间谍妻子。最后在医院干掉了伪装的医生。

这才是游戏真正的结局。

最后我简单说下《心魔》这款游戏,一开始我觉得它就是一个神神鬼鬼的恐怖游戏,随便做下节目忽悠下大伙。可越玩越发现游戏越不对劲。里面埋下的暗线,足以将游戏拔高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一般来说我不愿意用“神作”来称呼一个游戏,这样太极端了。但在我心中,这条扣人心弦的情报交锋和身份推理的暗线。我愿意给这个游戏一个“神作”的地位。

最后的结尾,一切看似恢复了平静,但正如亚当所说的,一场战争结束,还会有另一场战争开始。心魔是不会消失的,还会延续家族基因传递下去。在小说《化身博士》所讲到的,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善与恶独立存在,又能彼此共存,所以形成了人性的双重特性。只有暂时将心魔和曾经地下室发生的一切封存,但很难保证心魔不会在未来的某天会再次被激活。

感谢收看本期的游戏不止,喜欢的观众朋友们可以关注点赞收藏转发,我是乔伊,我们下期再见。

适合做卡点视频的卡点音乐不能打疫苗的人员抖音极速版国庆88元红包快穿类的小说推荐此女子的繁体字网名传递函数特征多项式豆瓣9.3分的电视剧芬洛家居汉语拼音o的正确发音是欧还是喔古惑仔所有演唱会提升心智修炼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