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帅多次说,逮捕张春桥差点出了大漏子:贴身警卫拔枪反抗

法庭上的张春桥从头到尾一言不发(资料图)

本文摘自《“四人帮”兴亡》,叶永烈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2009年6月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接上篇:

早早在怀仁堂正厅等候并指挥现场警卫的是汪东兴。

晚上七点多,当叶剑英步入怀仁堂正厅时,华国锋刚刚在怀仁堂正厅坐定。华国锋赶紧起身,请叶剑英在另一张椅子上坐定。

华国锋和叶剑英请汪东兴就坐,汪东兴摇了摇手说:

“我不是常委,我就不坐了。”

汪东兴隐蔽在屏风后面,观察着动静。

挂帅是华国锋、叶剑英。做具体工作的是汪东兴。

晚上七点多,叶帅、华国锋同志,亲临怀仁堂,就坐。汪东兴当时不是政治局常委,他就在屏风后面观察现场的情况。

七时五十五分,第一个来到的是张春桥。他一进入怀仁堂正厅,顺顺当当,立即被捕……

就在这天下午,姚文元前去钓鱼台看望张春桥,作了长谈。

1980年7月17日,姚文元秦城监狱,面对审判员的提问,谈了10月6日下午去钓鱼台看望张春桥时情况和谈话内容:

我问张春桥,你在这一段时候(间)和国锋同志相处,你觉得怎么样?

张说:“我觉得一般还是能合作的,就是不大交心。”

他还说:“我对国锋同志讲了,我有主意尽量向你提出来,我的主意可能是错误的,但我绝不会出坏主意。”

这是张春桥的自我表白。

他还说,他曾多次劝华主席要和江青搞好关系。

当时我也劝张春桥说:“对华主席还是要帮,这是大局。”

他冷冷地说了一句:“尽量帮吧。”

现在我认识到:我当时找张春桥是错误的。

当时张春桥还讲了一件事,他说:那个批邓的小册子,华主席压了很长时间没有批,是他催了几次才批下来,还说那几本东西他(华国锋)根本没有看。张春桥讲这番话是攻击华主席批邓不积极。这正说明了华主席对批邓采取了抵制的态度。

另外,我们还谈到江青。

问:你们都谈了什么?

答:张春桥问我最近和江青的关系怎么样了?我说:还好,比较缓和了,内参的问题做了新的处理。张春桥希望我主动去看看江青,和她搞好团结。

问:内参是怎么回事?

答:毛主席逝世后,新华社有篇内参,把江青怎么找手工艺工人做花圈(是给毛主席送的),怎么讲文冠果是“文官国”,说得比较具体。不知哪些话江青不满意,对我发了很大的脾气,又把新华社记者找到她家里,要他们重新写了才算完事。

当张春桥走进怀仁堂正厅的东侧门,进了小门,刚拐了两个弯,走廊的灯便突然灭了。在黑暗之中冲出几个人,将他紧紧扭住。张春桥惊恐地连声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一只大手把他的嘴也捂住了。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行动小组的纪和富等两人把他左右双手挽起,架到大厅里。华国锋和叶剑英同志坐在那里。

问:张春桥还说些什么?答:张春桥还谈到出版毛选五卷的事,他说:“已找李鑫谈过了,我对出版毛选的具体意见给华国锋写了信。”随后,张春桥又攻击叶副主席。问:他说些什么?答:张春桥说:“最近叶剑英接见了一个美国人,有个外事记者,你见到了吗?”我问:“是9月27日他会见美国前国防部施莱辛格那一次吗?”张春桥点点头说:“他把杨成武也叫去了,讲的还是过去那一套。这些人,要改变观点也难呢?我附和着说:“那个记录我看过了,强调的还是海军。问:这是什么意思?答:叶帅过去(七三年)接见基辛格时谈过海军问题,表示愿意和美国合作,为此他受到了毛主席的批评。我的意思是说叶帅太强调海军的作用了。最后张春桥说:“我想总要开三中全会吧,但还没有考虑好,你有什么想法?”我说:“华国锋当主席,应当在三中全会上正式通过,现在政治局办事的人太少,工农都有了,能不能增加一些革命知识分子的干部。”但我并没有提出具体对象。现在看来,我的后一个意见是非常错误的,因为当时政治局首先应该增加老同志。张春桥对我提的这两条没有什么反映。我当初还想谈社论问题,但他总是谈别的事情。后来我把那封信(引者注:指纪登奎的儿子的一封信,见后文)中的一句话告诉了张春桥,我说:“我接到一封信,里边说毛主席逝世后,可能立即宣布某某某是叛徒。这种问题并不一定是真的,但应提高警惕。”我没有告诉他名字(引者注:那封信中是说张春桥)。他听了后,也没有什么反映。这次我同张春桥的议论是“四人帮”的帮派活动,是违反组织原则的。当天晚上,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就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张春桥和姚文元谈毕,吃过晚饭,前往怀仁堂。张春桥和往常一样,慢条斯理的走下车,朝怀仁堂走去。他的警卫“大熊”,紧紧跟随在张春桥后面。在研究抓张方案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并不在张春桥本身,却是在反复捉摸如何对付张春桥身边的这只“大熊”。“大熊”是跟随张春桥多年的贴身警卫。此人人高马大,腰圆臂粗,会几套拳脚,三、五个人难以对付。另外,此人双枪,左右开弓,枪法娴熟,十发九中。“大熊”对张春桥忠心耿耿。据云:在1967年春天,张春桥被数万造反派围在一幢小楼里,两天两夜出不来。他闻讯带领一班侦察兵连夜赶去,将张春桥往掖下一夹,从二层楼破窗而跃,只身杀出重围,救了张春桥一条性命。从此,他深得张春桥的信赖和宠爱,成为张春桥的警卫参谋,日夜不离左右。他对张春桥也是忠心耿耿,唯命是从。据说1970年中央在庐山开会时,有一天晚上林彪找张春桥谈话,久去而不归。他不知听谁说林彪有暗算张春桥之心,一时性急,挥拳击倒四、五个卫兵,硬是破门而入,冲进客厅,搞得宾主好不尴尬。张春桥嘴上虽严厉痛斥,心中却大加赞许。“十大”以后,张春桥升为政治局常委。汪东兴几次提出要给他调换两个年轻、英俊的警卫,张春桥都坚决不同意,一直将“大熊”留在身边。国庆节前夕,汪东兴经与华国锋、叶剑英多次密谋,决定采用武力手段除掉“四人帮”。为保证这一计划顺利实施,汪东兴主动批准“大熊”回老家探亲。不料,“大熊”才离开几天就被张春桥秘密调回来。显然,张春桥已经预感到某种危险,暗中加强了戒备。这只“大熊”的意外出现,不能不引起汪东兴的忧虑,如果出手不利,被他察觉,后果不堪设想。果真,那天在抓捕张春桥的时候,差一点出了大事──危险就出在“大熊”身上!

当张春桥走进怀仁堂正厅的东侧门,进了小门,刚拐了两个弯,走廊的灯便突然灭了。在黑暗之中冲出几个人,将他紧紧扭住。张春桥惊恐地连声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一只大手把他的嘴也捂住了。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行动小组的纪和富等两人把他左右双手挽起,架到大厅里。华国锋和叶剑英同志坐在那里。

当张春桥的轿车一到,负责抓张的“第一行动小组”,马上开始行动。张春桥走进怀仁堂大门,“第一行动小组”负责人纪和富就迎了上去,恭敬地朝他行个礼:“首长好!”据纪和富回忆,当时张春桥上下打量着他,冷冷地问:“国锋同志和叶帅都到了吗?”纪和春说:“到了,正在会议室等您。请随我来。”这时候,“大熊”紧跟在张春桥后边,想跟着进去,被两名卫兵拦住了。1982年11月24日,叶剑英的警卫参谋这样讲述道:汽车响了。张春桥第一个走进怀仁堂大门,在他身后紧跟着警卫员“大熊”。张春桥好象察觉有点不太对劲,两眼盯着纪和富警觉地问:“怎么回事?”纪和富解释说:“首长的随行人员都在外面大厅里休息。”张春桥迟疑了一下,对“大熊”摆摆手:“你就在这里等我吧。”说完,就随纪和富朝里走去。这样,终于把“大熊”甩开了。张春桥失去了“大熊”的保护,抓他就易如反掌。当张春桥走进怀仁堂正厅的东侧门,进了小门,刚拐了两个弯,走廊的灯便突然灭了。在黑暗之中冲出几个人,将他紧紧扭住。张春桥惊恐地连声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一只大手把他的嘴也捂住了。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行动小组的纪和富等两人把他左右双手挽起,架到大厅里。我们把张春桥架到里面,华国锋和叶剑英同志坐在那里。张春桥眨巴眨巴眼睛。只见华国锋和叶剑英坐在沙发上,目光威严地逼视着他;汪主任握着手枪站在屏风后,乌黑的枪口正对着他。张春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脖子一梗,恶狠狠地问:“你们凭什么抓我?”华国锋起身,手里拿着一张事先写好的《决定》大声念道:“张春桥你听着:最近一个时期,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趁毛主席逝世之机,相互勾结,秘密串联,阴谋篡党夺权,犯下了一系列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中央决定对以上四人进行隔离审查。 中共中央。1976年10月6日。”华国锋念完,纪和富就给张春桥戴上手铐,把他从后门押走了。就这样,张春桥第一个落网。他被押往中南海的一个地下室。这是临时关押处,是汪东兴想出来的主意。汪东兴对中南海了如指掌。他知道,在六十年代初,随着中苏关系的紧张,在毛泽东所住丰泽园后门,秘密地建造了一个防空洞。这样,在面临特殊情况之际,可以把毛泽东安全地转移到这里。这是一个长期空置而又人们所知甚少的地下室。把“四人帮”临时关押在这里,可以说是绝好的去处。即便江青大喊大叫,外面也听不见。何况把“四人帮”关进去之后,插翅难逃。

张春桥第一个被押进了地下室。

就在顺利地解决张春桥之后,差一点出了大漏子!

这漏子便出在张春桥的警卫“大熊”身上。

1982年11月24日,叶剑英的警卫参谋这样讲述道:

就在抓张春桥的同时,在前大厅还发生了意外的情况。张春桥的警卫员“大熊”被拦后,有人把他领到一侧耳房休息。

他进去后,见屋里还有几个警卫团的同志,因为彼此都是老熟人,他也没介意,随便打个招呼,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一面喝茶一面闲聊。

这个“大熊”别瞧他长得五大三粗,人还特别机警。他嘴巴哼哼哈哈应酬着,耳朵却紧听着外面的动静。可能是抓张春桥时有些响动,他“唿”地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在座的一位警卫团副团长见时机已到,便朝众人使了个眼色。几个小伙子刚要朴过去缴“大熊”的枪,没想到这家伙眼疾手快,抢先拔枪在手,猛转身把枪口对准了众人:“不许动!谁要过来我就打死谁!”

大伙一下全愣在那了,谁也不敢动。

副团长就说:“大熊,你放下武器,中央已决定要逮捕张春桥。”

“大熊”说:“我只听汪主任的,他让我交枪我才交。”

副团长只好给汪东兴打电话,把情况简单报告了一下,然后把话筒递给“大熊”。

只听汪东兴大声说:“现在张春桥已被抓起来了,我命令你,立刻把枪交出来,听候组织安排。”

“大熊”立正回答:“是!我服从命令。”

随后,“大熊”就把手枪放在了桌子上。

倘若当时“大熊”开了枪,后果就不堪设想:

这枪声马上会惊动正朝怀仁堂赶来的王洪文和姚文元,而且会惊动住在中南海的江青和毛远新。一旦他们有所戒备,那就不会发生流血事件了……

顺利解决了张春桥,士气大振。(待续)

下篇预告:王洪文被捕时挣扎了一下

内容提要:接着来的是王洪文,他有一点挣扎,当行动组的几个卫士在走廊里把他扭住时,他一边大声喊叫:“我是来开会的!你们要干什么?”一边拳打脚踢,拼命反抗。但很快就被行动小组的同志制服了,扭着双臂押到大厅里。华国锋同志把“决定”又念了一遍。还没等他念完,王洪文突然大吼一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三稀矿产且找且用且珍惜稀有金属矿产地质勘查规范DZT0203申请澳洲留学你被坑了么澳洲留学饮食怎么样processing小代码3processing小代码5虾漫app官方下载看真人漫画免费的应用唐朝壹品怎么样末日超神激动队20时间管理器修理方法时间管理和使用关于音乐的唯美短句关于音乐的图片热血格斗第27页千秋书在环境保护三分钟演讲稿小品甄嬛歪传台词小品甄嬛后传报幕词家用插座用几平方的线家用电线多大的多少平方汽车机油排行榜前十名推荐2021两会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