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如意用藏语怎么讲,《霓虹》禾几鲤 ^第4章^ 最新更新:2022-05

姜红泥的身体随着鄢天青的抚-慰逐渐放松。

老板娘见小姑娘有人撑腰,语气好了许多:“阿姨这也是小本生意,挣不到几个钱,四百不能再少了。”

鄢天青轻嗤一声:“阿姨,实不相瞒,我家里就是做贸易的。两百五这个数就差不多了。两百五数字不吉利,抹个零,五十好了。”

老板娘听到他后半句,硬是半口气没喘上来。

“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老板娘撇撇嘴,作势往内间里走。

鄢天青见老板娘不接,搂着姜红泥离开。

边走边安慰小姑娘:“这家不卖总有别的地有,又不是非要在一个地方吊死,乖哈。”

姜红泥听了鄢天青这套说辞,耳朵开始发烫。

小声嘀咕着:“不愧是商人。”

鄢天青在心中倒计时,还未数到一,老板娘便抬脚追上来。

“真的是,我亏死了。手艺人吃不到饭了。”

虽然嘴上埋汰,但是装东西的动作没停。

老板娘挣扎了一下,最后他们以八十拿下了这只牛。

鄢天青把礼袋塞到姜红泥怀里。

姜红泥抱着袋子鸵鸟似的跟在鄢天青背后。

她脑子飞速运转,回忆着刚刚店里发生的一切,惊叹于鄢天青炉火纯青的砍价技术。

恍神间,一头撞到了鄢天青的背。

她吃痛地揉头:“下次停的时候和我通知一下。”

鄢天青回过头就看到小姑娘傻兮兮地在揉头。

“你不应该谢谢我吗?要不是我,你一会儿就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鄢天青一吭声,她又捏了捏被搂过的肩头。

看着她的动作了然,鄢天青开玩笑道:“是我搂疼你了?”

姜红泥连忙摇头。

“走了,找家店歇会儿。”鄢天青手带着姜红泥的手往前走。

阳光下,二人交叠的双手显得格外和谐。姜红泥的手,指如葱削,即使肤色暗了点,也难掩柔腻。

他的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哪怕旅途条件不好,他也保持着个人卫生,姜红泥如是想。

“你的手很适合做手模……”

女孩的喃喃自语被鄢天青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他佯装没听见,头朝姜红泥倾过去:“你在说什么?”

姜红泥被眼前那颗脑袋吓到了,她没想到心里说的话竟然说出来了。

她赶忙摇头否认,手也随着头小幅度的摆动,连带着和鄢天青交握的手。

小姑娘滑稽的模样尽收眼底,鄢天青自然地伸手揉揉她的头。

姜红泥提前躲开,侧开脸:“适可而止。”

脸上的笑在刹那凝固,鄢天青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大概也知道为什么会躲开。

他不准痕迹地松开手,插在裤兜漫不经心地走在前头,

“走吧,日头这么毒,小心变成黑炭公主。”

“又不给你看!”姜红泥气得牙痒痒。

终究也只是口嗨,识时务者为俊杰。

仔细想,是自己不大度了。他帮了她那么多。

她迈开腿追上去,揪着鄢天青的袖口不放。

“谢谢你。”

不知道是第几次,她的道谢总是能让他放下一些决定。她好似琥珀,澄澈到他能一下将其掌握,又像太阳之女,活泼而炽烈。

他以为姜红泥不会和他道谢,倒不是说没礼貌,是没想到。一路上两人的相处模式,随着时间好像已经跳出了普通朋友的关系。

还是个小孩子,他有些烦躁。

姜红泥并没有看懂鄢天青眼中的情绪,但从几秒钟的眼神交流中大概能知道他不太高兴。

怎么这心情和天气预报一样,阴晴不定,天气预报都没有他准。难道是自己的道谢影响到他了?

“即使你不想听到我道谢,我也会去这么做,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谢你是必须的。”

“多此一举。”此刻内心的焦躁让他掏出了烟盒抖出根烟。

怕小姑娘会不开心,鄢天青没把烟咬在嘴里,只是捏着敲烟盒。

姜红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怪物。”

鄢天青不为所动,继续带路。

再凝神时,他们已经坐在饮品店里。

店内播放着《Fantasy Theme》,一面玻璃窗隔着两个人间。姜红泥盯着面前拉了花的咖啡发呆。

许是听了这首曲子的缘故,她觉得现在的所有皆是镜花水月,破碎的美,她不敢伸手触摸。怕一碰,她又回到了外面的喧嚣里。

现在的她,和鄢天青好像不在同一个世界。在她眼里,鄢天青做回了在金融圈运筹帷幄的谋士。他借着手机了解现在的股市和行情,用她听不懂的生涩词汇和人博弈。

和合作伙伴谈妥各项事宜后,鄢天青后知后觉喉咙有点干,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小姑娘还在盯着他发呆,鄢天青怀疑是不是自己脸上沾了东西。

“怎么了,是我脸上长花了吗?看那么入迷。还是说,迷恋上我了?”

他把甜品推到小姑娘面前。

“你替我尝尝,好吃吗?”

姜红泥收回目光,她拿起一个尝了尝。

“不错。”

寥寥几个字,让鄢天青听出了不对劲。

“你有考虑报哪所大学吗?”鄢天青岔开话题,“过几天要出成绩了。”

嘴里的蛋糕甜得发腻,姜红泥强迫自己咽下去。

她不喜欢鄢天青用长辈的语气来问她。

蛋糕糟糕,人也是。

“这很重要吗?”

“这很重要。”

鄢天青拾起边上的搅拌勺把杯中的糖搅融化。

镜片后的微垂的双眼迸发出与平常不一样的意味。

“你会在那里毕业,在那里工作,在那里成家,甚至离去。”他放下搅拌勺,抬眸试图和姜红泥协商。

姜红泥避之不及,她咽了口水,放在桌上的双手紧握。

“这和你有关系吗?”

“有,”鄢天青靠在椅背上,目光不移。

“如果你有那个实力来临都,我会资助你。”

还是说出了真实想法。

女孩屏住呼吸:“如果我考不上呢?”

“没有如果,我相信小姑娘。”鄢天青露出了笑容,“你那么优秀,临都不止一所大学。”

姜红泥了然,恐怕他手里有她的资料。

“我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晚了。”

只见鄢天青嘴角的弧度越发得深,她也悄悄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放一万个心,我并不是要和你做什么所谓的勾当。”鄢天青舒展着手脚,“爱才之心人皆有之。”

真正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是她吧。

姜红泥紧绷的脑袋放松下来,原本脑子里天马行空都是虚无。

“谢谢,但是我可以,若是到了临都,有缘再见。”

她费力地挤出个微笑。

“快别说了,多吃点,别浪费我的血汗钱。”

打太极他是能手,能收能放,也给了小姑娘喘气的机会。

余下的时间,便是姜红泥和甜点大眼瞪小眼,连带着头发丝都写着拒绝。

鄢天青起身捞过挂在扶手上的外套,走近姜红泥,把她手里的蛋糕拿开。

“去长青春科尔寺看看吧,乖。”这次他顺利摸到了小姑娘的脑袋。

姜红泥心中默念,这是金主。抱紧礼袋默默跟上鄢天青。

每次都和跟屁虫一样。

嗯,鄢天青的跟屁虫。

晴天下的长青春科尔寺,群山掩映。大片大片的山青中抹上神圣庄严的寺庙红,金顶在金色的海洋中显得更加恢宏。

停在寺门前,姜红泥不禁感叹悠久历史的壮丽,民族色彩的沉淀是最好的证据。

穿过外围的红墙,梵音袅袅。

身披红袈的僧人结伴而行,诵经声随着转经筒的转动飘向心中的归地。他们的一张一弛都彰显着信仰所带给他们的洗礼。

布满雕刻的经幢和彩色经幡在风经过时一动一静,极其和谐。

方窗将室内的烛香与窗外的梵语相呼应。

寺内还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导游认真地把自己所知道的讲给他们听。

边上有个阿姨神色恍惚,她听到导游讲解后眼中流露出满足。

阿姨穿着也不同于其他人,带着头巾,湖蓝的坠子在头巾里若隐若现,身穿藏式衣裳。她没有打断导游的解说,听得越发入迷。

听导游说汹涌澎湃的理塘河,说宽阔的高山草甸带,说菩提白塔所附带的历史故事。

退出长青春科尔寺,姜红泥内心仍翻涌着对藏寺的惊艳。

接着,鄢天青和姜红泥又踏上了寺边的小路。

看到了那个听解说入迷的阿姨,她在给垃圾桶里的垃圾进行二次分类,桶边上竖着扫把。

姜红泥觉得这是缘分,上前和阿姨寒暄。

“阿加,你是当地人呀,在长青春科尔寺当清洁吗?”她把之前隔空的水瓶自觉地放进相应的垃圾桶。

“啊,是的,”阿姨的手擦了擦围兜,黝黑的面庞有高原留下的痕迹,她憨厚地笑着,“这几年理塘开发了,客流量增加垃圾也就增加了,我帮着他们把垃圾收拾了。”

阿姨普通话不标准,但对于理塘经济上涨表示很开心。

“长青春科尔寺很美!”

“对,我喜欢听那些带路的人讲理塘,他们讲出来的话很好听,和我所看到的理塘一模一样。”

阿姨的笑感染了姜红泥,她打开手机相机:“阿加,我能给你拍张照片吗?”

外出没带相机,只能拿手机凑。

阿姨面上的高原红深了一个度,不好意思地推脱着:“不好拍不好拍,我不好看。”

“阿加漂亮的,我和阿加一起拍。”

鄢天青懂了她的意思,挑眉朝她伸手,姜红泥把手机递过去。

阿姨那双龟裂的手又搓了搓围兜,怕弄脏小姑娘干干净净的衣裳。

姜红泥亲昵地挽着阿姨的臂弯,头靠在她肩上,嘴角上扬的弧度带出了甜甜的酒窝。

她们身后小路的尽头是一汪蓝色。

蓝天,红墙,依偎的人儿。

鄢天青的拍照技术逐渐成熟。

“托切那。”姜红泥双手合十向阿姨鞠了个躬。

阿姨惊得忙回应。

鄢天青也学着姜红泥的动作给阿姨回了礼。

为了不再耽误阿姨时间,二人道别了阿姨,继续前行。

走到路的尽头视野豁然开朗,山顶五彩斑斓的隆达在山风中摇曳。土坡上有牛群在悠闲地吃草。

山风卷着姜红泥的发尾在空中张扬,鄢天青半长的头发也难以幸免,

他们的发丝在风的撮合下交融,难舍难分,就如他们的未来,剪不断理还乱。

吉祥如意藏语怎么说藏语吉祥如意怎么说扎西德勒藏语藏语日常用语2000句藏语吉祥词汇扎西德勒 闽南语扎西德勒的藏文扎布多德勒 藏语吉祥如意用藏语怎么说?藏语如意吉祥怎么说吉祥如意用藏语怎么写吉祥如意的藏语怎么说吉祥如意藏语怎么说?藏语中的吉祥如意怎么说吉祥如意藏语怎么说藏语中吉祥如意怎么说吉祥如意的藏语怎么说?吉祥如意用藏语怎么写?手机金属后盖掉漆怎么处理铺地面砖怎么样铺法剧本杀情感本适合陌生人玩吗简美风格屏风隔断效果图脱发用什么药物治疗能生发卡托普利别名叫什么魔域xo幻兽蛋怎么获得realme x2pro 振动马达雏鸟捕食视频完整版引流产品的推广方案孕妇如何有效的解决胃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