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士坦丁凯旋罗马,6.条约_你的帝国_147小说

在冬日的朝阳照耀下,连海风都变得不那么冰冷,它拂过布拉赫奈宫的穹门和窗台,鸟儿乘着褪色的夜,叽叽喳喳的向西飞去,追逐着逝去的繁星。

下了一夜的积雪,被朝阳镶上一层金边,铺满了皇城的石板地面,两只毛色雪白的京巴正在雪堆中撒欢,宫女和太监们正在逗弄着狗儿,手冻得通红也毫不在意。

我随手把腊肉干抛给那些欢快的生灵,狗儿舔舐着掌心,痒痒的。

朕只是静静地感受着冷风拂面,凝视着远方的游隼追猎野鸽。

我们沉浸在早晨难以言喻的平静之中,彼此的心灵渐渐相互理解。

康丝坦斯十一世·巴列奥略,托上帝鸿福,东罗马帝国的凯撒,元老院第一公民,奥古斯都,希腊人的皇帝,摩里亚专制公,君士坦丁堡的执掌者。

和大明朝天子,中华帝国皇帝,大草原的天可汗,藏地的文殊菩萨,朝鲜的保护者,南洋诸国的宗主,青藏高原的宣政者,明思宗,崇祯皇帝朱由检。

两人同岁,会毫无缘故的不定期交换身体,一周两到三次,不受月相和星盘的影响,交换总是因为睡眠而触发,原因不明。

交换时的记忆,醒来之后会马上变得暧昧不清,像一个真实的梦境,然而我们确实进行了交换,周围人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证明。

渐渐地,在逐渐适应了这种梦境般的互换体验之后,我也能记住梦中经历的事情了,比如说,我即使醒来之后,也认识到有个叫朱由检的皇帝居住在北京。

朕也确信,在遥远偏僻的荒凉西域,居住着一个叫康丝坦斯的女皇,即便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任何理由,但朕就是确信这一点。

在这之后,我们开始进行沟通,用对方熟悉的语言,在笔记上留下记录。

也想过寄信或者派遣使节,但因为朕敏感的身份,但因为我贫穷的财政,以及两个国家之间遥远的距离,只能作罢。

时间在静静流淌着,种下的籽粒在岁月的浇灌中渐渐发芽。

当——

教堂的钟声再一次响起,显然那些圣徒在创立教义的时候,没有考虑过我这种看书到深夜的夜猫子。

我昨晚可是研究纪效新书和神器谱一直到,恩,丑时?

安娜推开我的房门,旧门的吱呀声把我的梦境和睡意一起搅碎,在我抱怨之前,她把手里拿着的书信递给我,上面奥斯曼帝国的印玺让我的一切话语都变成了难登大雅之堂的粗鄙之语。

我先端起床头的水杯,把里面剩余的半杯凉水都灌进肚子——那个蠢货,睡觉前又忘记把水添满了。

随着冰水浸润干渴的喉咙,模糊的视线终于聚焦到了信纸上。

“奥斯曼家族的君主、众苏丹之苏丹、众汗之汗、忠诚的哈里发……”

我直接无视了这段头衔,这个穆拉德二世,明明是个突厥蛮子,这套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本事倒是学的挺快。

“兹命令君士坦丁堡拥有者,康丝坦斯十一世,重新向苏丹穆拉德二世宣誓效忠,并缴纳一定税款作为苏丹保护之酬劳,暂定为每年五百杜卡特金币。”

“奥斯曼的舰船可以未经君士坦丁堡的允许,自由进入或离开达达尼尔海峡。”

“君士坦丁堡进口的每蒲式耳粮食定价应不低于……”

“君士坦丁堡应当一次性支付两百杜卡特金币作为苏丹的损失。”

“位于马尔马拉海的小亚细亚堡等军事要塞,将重新收归于苏丹的控制之下。”

“为展现真诚的和平意愿,苏丹及他强大的军队将从君士坦丁堡外撤军。”

《最初进化》

我揉着太阳穴,这样的条约等于是在垂死的东罗马帝国脖子上拉紧了绞索。

应当拒绝这个条件吗?

理智上,穆拉德二世并非不能攻陷君士坦丁堡,只是他在东欧和巴尔干立足未稳,来自匈牙利,波兰和阿尔及利亚的基督教领主们还能对他构成威胁。

在东方,帖木儿帝国和其他土库曼的部落一直与之有着边境摩擦,1403年帖木儿帝国带给奥斯曼的惨败才刚刚恢复。

在南方,马穆鲁克王朝一直在威胁他的南方海域。

威尼斯人和热那亚人的舰队至今一直纵横地中海,令他无比忌惮。

君士坦丁堡是万城之城,是两片大海和两座大陆间的锁钥,这样的城市固然令人垂涎。但穆拉德二世想要彻底攻陷君士坦丁堡,意味着他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在他国内的其他大食教领主会趁机推翻他的统治。

如果他的牙齿在狄奥多西之墙上尽数崩断,那么他的敌人也会趁机入侵奥斯曼的领地。

他很清楚这一点,并且他也清楚我也明白这一点。

深吸了一口气,我放弃了这个和穆拉德比赛谁会死的更早的豪赌。我没有选择,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这座城市,如果爆发惨烈的攻城战,穆拉德只有一半的概率会在接下来的内战和外敌入侵中丢掉王冠,但在此之前,我和罗马帝国成为历史的概率将是百分之百的。

我还记得父亲曾经教育过我的话:活着才有一切,康丝坦斯,孔雀天使的奇迹只会为活人展现。

满腔的屈辱和愤恨令我捶足顿胸,当着安娜的面,毫无教养的朝信件上啐了一口。

穿过荒芜生草的城区,我披上了皇帝的紫袍在侍卫们守护下,拿着镀金的权杖走到黄金门的门口。

这道狄奥多西之墙上最壮丽的城门原本是用于举行罗马帝国的凯旋式。只不过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之后,只有我的先祖在夺回君士坦丁堡的时候举行过一次凯旋式。

随后,帝国就像孩童堆砌在沙滩上的城堡,每一次潮汐,就会垮塌一部分。时至今日,仅剩下一座君士坦丁堡,还屹立在新月旗帜的海洋之中。

输人不输阵,即便罗马已经凋敝至此,即便我是去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我也要从这扇门出去,这是罗马应得的荣耀!哪怕罗马已经只剩下一座孤城!

安娜看出了我的心思,调皮地捅了捅我的肋下:“我们不是还有摩里亚吗?”

我只能用眼神告诉她:只要奥斯曼愿意,夺取摩里亚易如反掌。

随着铜制城门慢慢打开,已经在门后等待的苏丹使节正骑在一批神骏的阿拉伯战马上等待我,我的目光不自觉被他腰间的长刀吸引住了,金光灿灿的刀柄和刀鞘上镶满了宝石,雕刻着华美的花纹。与之相比,我的权杖只配用来扒炉膛里的木炭。

冷静,康丝坦斯,这个使节说不定是苏丹的私生子,所以他的野种父亲才会给他这么好的刀。

几个姗姗来迟的扈从驭马小跑到他身边,一拉缰绳,以高超的骑术让战马在使节身后停下,居高临下的望着我,在他们腰间,清一色的佩戴着华美的大马士革刀。

……很显然,穆拉德在繁衍子嗣的方面果然很在行。

我接过仆从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对安娜笑了笑:“别担心,一个活着的巴塞丽莎暂时对穆拉德更值钱。”

“不是啊姐姐,我担心的是,万一穆拉德把你扣留,强行纳为妾室,那东罗马帝国不就从你的闺房被攻破了吗?”

“???”

几个城防军的轻骑兵护卫着我,在苏丹使节的领路下来到空地上的遮阳棚下,两边无遮无拦,以示安全。在棚子里,一个穿着土耳其传统长袍,留着大胡子的家伙正上下打量着我,在我看来,他最多比我大上五六岁,不过阴沉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与他年纪不符的血腥味。

汗毛根根倒竖,时刻提醒着我,此人在战场、宫殿或者卧室中亲手干掉过不止一打的好手。

毫无疑问,面前的男人是奥斯曼苏丹,罗马帝国最大的威胁。

呼吸变得沉重,双手在冷风中几乎冻结,我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假笑:“赛俩目,奥斯曼家族的君主、众苏丹之苏丹、众汗之汗,祝您和您的家人平安。您的温厚与仁治的言辞令我永生难忘,您的智慧与仁德广为传颂,您……”

尽管腹稿才念了五分之一,但我的马屁显然没有奏效,苏丹挥手制止了我的车轱辘话:“够了,让我们停下这场哑谜。”

他指了指一侧的桌子:“你是先签订条约,还是先陪我喝一杯?”

喝什么?发酵葡萄汁?

他的仆人迅速拿出一个金杯,用白布裹住鎏金小壶的握把,往杯子里倒满香甜的液体,热气袅袅,显然是一直在炉子上备着。

“原谅我,巴列奥略家族的康丝坦斯,这次出门是为了打仗,不是来郊游的。我的营帐里没有给妇女喝的‘摄里白’,只有我平日喝的‘布拉噶’。”

啊,明明我母亲怀我的时候,占星和内脏占卜都显示我是男孩。

女孩怎么了!吃你家面包啦!

我不甘示弱的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仆人又给穆拉德苏丹斟了一杯,布拉嘎刚倒到半满,他就伸手挥停,苏丹端着酒杯,也不急着喝,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你就不怕我下了毒吗?”

我把喝干的酒杯掷在桌上:“一位苏丹想要取一个巴塞丽莎的性命,不应该靠毒药和匕首,应该靠……嗝……靠刀兵和权柄。”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在说这么帅气的话的时候打嗝啊!

君士坦丁堡地图君士坦丁堡被攻陷君士坦丁陷落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君士坦丁堡陷落电影君士坦丁雕像君士坦丁图片君士坦丁堡平面图君士坦丁凯旋罗马 鉴赏君士坦丁凯旋罗马拼图君士坦丁凯旋罗马拼图方法君士坦丁凯旋进入罗马罗马的君士坦丁凯旋门君士坦丁 罗马罗马帝国 君士坦丁君士坦丁堡 罗马意大利罗马君士坦丁堡凯旋门罗马大帝君士坦丁迷你世界怎么获得免费永久兔美美233乐园我的世界末影龙蛋怎么孵化sinx-sina是公式吗金针菇的做法大全适合儿童最美生日快乐图片配文字雅阁动漫壁纸电视播放4k画质老是卡顿iqoo5屏幕材质好吗深圳市人民医院邱晨事件原委5600g核显配什么电源以前的女排队员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