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士坦丁凯旋门建筑特点,集中式和巴西利卡有何区别,还是一个是建筑结构方法一个是建筑形式?

之前的一个回答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集中式”与“巴西利卡”,和“希腊十字”与“拉丁十字”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面。

集中式和巴西利卡有着各自的历史,有交集但也不完全一样,即是结构也是空间。

公元前6世纪,希腊才进入古典时期,罗马共和国也刚建立,位于意大利中部的伊特鲁里亚人在为他们的王拉斯·波希纳建立陵寝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将会在2500多年后,引出了一个让建筑学生们苦恼不已的问题:“希腊十字与拉丁十字的区别?”1一切的开端

一切要从罗马发迹前说起:在意大利中部,现在被叫做托斯卡那的这片地方,一群我们现在叫做伊特鲁里亚人的人,自从公元前十世纪就生活在这里。他们创造的文明有着丰富的墓葬文化。其中一个精彩的例子就是围攻过罗马的传奇国王拉斯·波希纳的陵墓。虽然这座陵墓具体的形制早已不可考,但是罗马学者所留下的描述启发着后世各种大胆的想象:

“一个方形的基座上立有五座圆锥,四个角和中心各一座,而它们之上还有两层,也是一样的形制;最底下的五个圆锥还撑起了一个圆形的华盖,华盖周围用链子系着铃铛。”后人猜测的复原图这个复原就比较飞了

时间飞逝,罗马崛起了——在拉斯·波希纳的陵墓建立的不久之后,伊特鲁里亚人的国家就被罗马吞并。

文明虽然已破灭,但伊特鲁里亚人的建造技术和墓葬文化深深影响了罗马人,拉斯·波希纳的陵墓所体现的中心化,对称和层层上升的形式也被罗马人的陵寝所采用,成为成为罗马墓葬的流行形式的一种。其中影响最大的两个例子就是奥古斯都大帝墓哈德良大帝墓

奥古斯都大帝墓,公元前1世纪奥古斯都大帝墓,公元前1世纪哈德良大帝墓,公元2世纪也就是现在的圣天使堡

但这里必须要插播一下对于术语的解释。这里用来形容这种布局的“集中式”的英文是“centered”,或“centralized”,本身就是一个普遍的形容词,不完全算作一个专业术语;只是形容这种向中心聚拢的布局,不用太扣字眼。

2那个男人

拉斯·波希纳的陵墓建立之后过去了八百多年,一个叫做君士坦丁的男人站上了历史舞台。传说在312年,他在争夺王座之战的前夜在天上看到了上帝的启示。

第二天带着上帝的启示的他赢得了战争。次年,报恩的君士坦丁大帝公布米兰敕令,自此基督教在罗马境内合法化。

这一举动对基督教建筑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此前由于信仰基督教会被迫害,仪式大多在普通建筑,或是地下的洞穴中偷偷举行,没有固定的建筑形式。而合法化让基督徒不得不面临这一问题:教堂要建成什么样子啊?

教堂不能是“异教的”,所以雅典神庙那样的建筑不能用,而且还信仰罗马神的人也不会允许他们用。于是作为世俗建筑的“巴西利卡”就被选中了。巴西利卡可以理解成带有侧廊的长方形大厅,在罗马时期常被用作市场、法院等集会场所,具有一定的世俗权威。长方形的空间适合举行仪式时的游行,而带有的侧廊正好便于将女性和新入会的成员和正式成员区分开来。这样,巴西利卡才与教堂建筑产生了联系。

在意大利,仍有一些保存了比较纯粹的巴西利卡平面的早期的教堂留存至今,比如罗马的圣撒比纳圣殿。这里没有后世十字架式的平面左右伸出的两翼,教堂的平面只是单纯的长方形,在顶端有一个半圆形祭坛。

Saint Sabina,5世纪

在巴西利卡成为教堂建筑的形式的同时,有一个建筑形式也进入了教堂建筑的视野:这就是之前提过的平面向中心聚拢的、或者称为“集中式”的陵墓。因为早期被迫害的历史,基督教有大量的殉道者(martyr),因而纪念他们的忠烈祠(martyrium)也就应运而生。而鉴于殉道与死亡之间的关系,原本常用于陵寝的集中式布局也就被借用过来,成为了教堂建筑形式的一部分。

在这个转变的过程当中,信仰基督教的皇室成员可能扮演了一个角色。因为早期基督教的赞助人中有许多的皇室女性,她们在赞助基督教建筑的过程中,很有可能把原本常用与皇家陵寝的建筑形式引入基督教建筑中,而后被他人效仿。这其中的著名例子,就是君士坦丁大帝女儿的陵寝

Santa Costanza,4世纪

同时,教堂中的集中式建筑还来自于洗礼需要的建筑空间。由于洗礼和水的关系,原本罗马浴池中的集中式建筑形式被借用(不过洗礼堂常常是八角型的,象征世界在创世后的第八天开始运行)。

Lateran洗礼堂,4世纪

由于出现了两种对应着不同功能的建筑风格,当一个地方既有需要纪念的殉道者,有需要举行仪式的时候,就出现了需要将两种建筑形式结合的情况。这有点像我在《日式建筑和唐代建筑有什么联系?》中提到过的,日本宗教建筑中的要在神殿外设置用于仪式的拜殿的情况。而在建筑处理手法尚未固定化的早期,出现了大量不同的解决方案。其中比较著名的包括包含基督墓的圣墓教堂(直接把巴西利卡和圆形殉道堂硬接起来)和圣西门柱头修士殉难教堂(中间的殉道堂往四个方向伸出四个手臂一样的巴西利卡)。

圣墓教堂,公元4世纪。左侧的是耶稣墓,圆形的忠烈祠平面;右边是巴西利卡。圣西门柱头修士殉难教堂,5世纪圣西门柱头修士殉难教堂,5世纪

至此,中心化的建筑平面在基督教建筑中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3未曾设想的道路

324年,试图获得更加稳固的统治基础,君士坦丁大帝创立新罗马,也就是日后的君士坦丁堡,今日的伊斯坦布尔。此后不久,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而这一分裂,为日后东西教堂建筑走上不同风格埋下了种子。

西罗马帝国在此后“野蛮人”的入侵下不断衰弱,而迁向东部的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我们后来称为的拜占庭帝国——则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快活日子。长时期的富足和相对的和平让东罗马帝国的教堂建筑不断地趋于复杂,而其不同于西部欧洲的宗教仪式又将这一趋势带向集中式的空间布局。

拜占庭流行的仪式中强调的教职人员在弥撒中列队进入教堂。这一偏好使得教堂的平面变得更短,因为缩短变粗的中殿能更好地为这一仪式骤提供戏剧性的舞台,让教众可以在周围侧廊,二楼和前厅观瞻这一过程。

而中殿穹顶的出现更是将这一中心舞台的戏剧效果带上了巅峰。通过帆拱,圆形的穹顶被成功嫁接到的方形的平面上,为在教堂中心举行仪式的神职人员提供了宏伟的背景。

这一变化最终演变出两种常用的平面形式:双层平面穹顶巴西利卡平面

穹顶巴西利卡顾名思义,就是给一个长方形巴西利卡的安上了一个穹顶;

穹顶巴西利卡平面,S. Irene,6世纪

而双层平面则由圆形的集中式平面进化而来:双层平面中心是一个圆顶,支撑圆顶的一圈八角形的结构构成内圈,最外面则是平面为长方形的外墙。内外两层不同的形状变化,很是复杂。

双层平面,SS. Sergius and Bacchus,6世纪

4绝顶!

时间来到了532年,刚刚经历暴动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决定重建被暴民烧毁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虽然动荡,但查士丁尼一世时期可以算是拜占庭最后的黄金时期,这次重建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也将成为拜占庭建筑史后无来者的建筑奇迹。

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平面十分特殊,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把一个双层平面的拜占庭教堂切开来,在中间塞进去一个穹顶巴西利卡(见下图解释)。

第一步,拿来两个平面。左边是穹顶巴西利卡;右边是双层平面第二步,把它们切开

第三步,把它们拼在一起第四步,得到了一个平面!最后一步!和圣索非亚的平面和截面对比一下?

造成这一特殊设计的原因可能与它非专业的设计师有关。查士丁尼一世委任的两位设计师米利都的伊西多尔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都不是专业建筑师,分别是物理学家和数学家。这样的背景使他们更加少受到现成范式的限制,并且能够通过工程知识采取创新的尝试。

最后的结果便是史无前例的复杂的穹顶组合。

圣索非亚大教堂的穹顶,6世纪

5“希腊十字与拉丁十字的区别?”

说到这里你可能好奇,怎么还没说到希腊十字拉丁十字的问题。别急,我们这就要进入核心了。

理解这一问题的核心是要知道,虽然拉丁十字和希腊十字被确立成一种经典的教堂平面发生在相似的时间,却发生在不同的地域和文化背景中,其背后的原因也不同

我们先说希腊十字。拜占庭教堂中的希腊十字平面可以被称作“方形内十字平面”(cross-in-squre,一个穹顶安在一个四臂等长的十字平面上,但是外墙将十字补全成一个正方形)。

方形内十字平面,Church of the Myrelaion, 10世纪

这种平面流行于9世纪圣像破坏运动结束后的拜占庭帝国,成型于6世纪到8世纪间的拜占庭帝国。虽然具体的演变成型过程已不可考,但相对比较公认的观点是,方形内十字平面脱胎与我们之前讲到的查士丁尼一世的穹顶巴西利卡平面。从查士丁尼统治时期的晚期开始,逐渐演变成十字穹顶平面(cross domed plan),最后逐渐成熟演进到上面的方形内十字平面

一个十字穹顶平面(cross domed plan),可以看到,虽然已经有了希腊十字的雏形,但十字还是被局限在中间的中殿当中;而方形内十字平面中的希腊十字直接突破了限制,捅到了外墙。

这一变化过程与拜占庭的宗教仪式分不开关系。

之前说过,正是拜占庭的宗教仪式对于列队进入教堂的重视,使得原本很长的巴西利卡被不断缩短。而其后宗教仪式的逐渐变化,原本从大门进入的列队现在改为从中殿两侧进入,使得建筑空间进一步向横向发展。而两个仪式:Lesser Entrance(将福音书带入圣坛),和Great Entrance(将圣体带入圣坛),也逐渐分别在中殿的左右发展出特别储存和准备相关物品和圣物的空间。最终结果便是整个教堂开始往横向发展。

希腊十字的左右两臂最开始的出现可能只是个意外:某个教堂有特别的结构或者功能需求,所以需要这些范式外的空间。但这一新的变体正好符合新的仪式需求,而且这样的空间也可以很容易地通过将穹顶下的中殿左右的两个拱延伸出去而达成,于是十字穹顶平面——虽然其中具体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因为它对于新的仪式的实用性而被普遍接受。

而同时,新的平面也促进了仪式的变化,两者互相影响,最后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

而这一时期,虽然身处西欧,但因为从与拜占庭的交易中获取了大量的利益的威尼斯,也因为与拜占庭的这层关系,将十字穹顶平面选为圣马可大教堂的平面。

St. Mark's, 11世纪

同时,因为拜占庭夺回了部分希腊的领土,这一教堂形式也被带到了希腊;而到了十一世纪,而这种教堂形式还惊艳了新近才皈依基督教的斯拉夫人,被拿了回去当作自己教堂的范本。

H. Sophia,11世纪,基辅

好了讲到这里,希腊十字平面暂时告一段落,拉丁十字又是怎么的一种情况呢?

让我们回到君士坦丁大帝,东西罗马帝国分裂,教堂的平面还只有巴西利卡和集中式的时候。

拉丁十字的出现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建筑部件:耳堂(transept),也就是十字架的那两个手臂。这一部件为什么会出现一直是个建筑史的迷案,但基本能确定的是,耳堂的出现很大程度是出于个体教堂自己的特殊需要,而对原本形式的即兴创新。

浅绿色的就是耳堂(transept)

而在这个耳堂从意外的要素变成标准元素,最终促成拉丁十字的诞生的过程中,罗马的旧圣彼得大教堂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旧圣彼得大教堂建于基督教四世纪刚刚合法的时候,但在十六世纪时被拆除,让位于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

旧圣彼得大教堂是正宗的巴西利卡式平面,同时在平面上你也可以看到我之前提过的圆形集中式平面的结构:作为纪念殉道者的场所,纪念的分别是圣女彼得罗尼拉圣安德肋

Old St. Peter,4世纪

而相较于同时期其他的巴西利卡教堂,旧圣彼得大教堂在接近顶端半圆形祭坛的地方,原本走廊-中殿-走廊的纵向空间被横向打通来容纳圣彼得的圣遗物。

这原本是一个因为教堂的特殊状况而产生的因地制宜的设计,但却因为圣彼得大教堂在基督教中的核心地位,在后世不断被各地的教堂当作范本在各地被复制

而这样的设计也确有实际的好处,首先是它提供了灵活的空间,多出来的耳堂可以容纳额外的祭坛或是满足一些特殊的仪式要求。同时,耳堂与祭坛,中殿一起形成了十字架的形状,这种象征意义也吸引着神职人员。

于是这个过程在其后的几百年间不断发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变体,最终在加洛林王朝(8世纪-9世纪的西欧)成为一个教堂的固定要素。

Abbey of Corvey,9世纪,黄色的是耳堂,红色的是西立面结构

顺便一说,另一个在这一时期被确定下来的重要要素就是给教堂安排一个宏伟的西立面(westwork),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壮观的、常常带有双塔和花窗的教堂正面。

6后话

当然,你们也很关注的新圣彼得大教堂,则是在两种建筑范式被确立之后几百年的事情了。它的十字平面(特别是最开始布拉曼德设计的平面)则代表着文艺复兴的集中式平面,则完全来自于另外一个传统,立足于对于古典时期的人文主义中的规律、对称等概念的热爱。

圣彼得大教堂,布拉曼德方案,16世纪

讲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其实还是省略了很多重要的案例,比如在建筑形式的演变上,连接了圣西门柱头修士殉难教堂那样的四臂平面和后世威尼斯圣马可教堂那样的五穹顶希腊十字平面圣徒教堂

圣徒教堂,君士坦丁堡结尾:为什么我们要学建筑史?

写这篇回答的想法始于于我和从猿到汪在评论区的争论。然后文章发布之后又有一次论战。这个人的急脾气,文字破碎混乱让人一下子很难搞懂他的观点。但是在仔细读过他的文章,梳理了观点,我发现其实我们是在讲同一件事,也是同一个观点。只是在几个具体的点上我无法同意他。

首先我们都是认同类似于“希腊十字”这种概念不是绝对的。希腊十字并不是和结构和宗教绑定的。也就像我们把苹果叫做苹果,当然不是因为先有了“苹果”这个词,然后创造了苹果这个东西去匹配这个词。所以去纠结词而不关注东西,就是本末倒置。

但问题是什么?问题是“希腊十字”这一类词根本不是一个足够好的形容建筑的词。它太笼统了。就像我们一般人说“苹果”就够了,但对于生物学家而言,“苹果”也许意味着植物界 Plantae-被子植物 Angiosperms-真双子叶植物 Eudicots-蔷薇类植物 Rosids-蔷薇目 Rosales-蔷薇科 Rosaceae-苹果属 Malus的苹果 M. pumila。

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因为在他她们研究的领域,单单一个“苹果”不足以描述这种生物与别种生物的区别,不足以描述它在整个知识系统中的位置

对于建筑历史也是一样的,对于一个“希腊十字”,一个专业的建筑史学家也许会这么形容:“从中殿中心的带有穹顶的开间中,上为桶拱的侧壁一直延伸到外墙,中间越过一个安置在第二层的高度上的,低矮的、由柱子支起横梁的屏风。”

为什么?这不是故作玄虚,这是为了把这一个“希腊十字”平面和另外一种也可以被形容成“希腊十字”的,却属于一个完全不同历史时期的平面类型区分开来——就比如我上面写到的“方形内十字平面”和“十字穹顶平面”。

所以我才写这一片文章来厘清“集中式”和“非集中式”,“拉丁十字”和“希腊十字”的前世今生,从而真正解答这个问题。

这也是我对于建筑史学习的观点:读建筑史不是为了提取规律,而是为了阅读细节,是为了去理解与体验过去的人的生活和思考。

只有进入历史的细节,才能读懂建筑。只有进入历史的细节,你才能看到从一种形式到另一种形式之间,变化为什么会发生,不同的要素如何互动。而只有这样,你才能明白建筑其实是一个活的过程,而非一个抽象的理念。

吸收这些营养,从而形成对建筑形态有深度的思考,这才是学建筑史的对于你当前的设计的意义。

以上的内容来自于

我的其他文章

君士坦丁凯旋门的建筑分析君士坦丁凯旋门立面图手绘君士坦丁凯旋门平面图君士坦丁凯旋门立面君士坦丁凯旋门简图君士坦丁凯旋门浮雕君士坦丁凯旋门图片君士坦丁凯旋门上的浮雕制作方式君士坦丁凯旋门建筑形式君士坦丁凯旋门是什么建筑君士坦丁凯旋门是哥特式建筑吗君士坦丁凯旋门位于君士坦丁凯旋门和巴黎凯旋门君士坦丁凯旋门艺术特点君士坦丁凯旋门是几跨式凯旋门君士坦丁凯旋门建于315年的罗马君士坦丁凯旋门介绍凯旋门君士坦丁堡y=x在空间直角坐标系怎么表示袁术为什么字公路音乐剧电影特效迷你世界,别墅高端网名好听又有个性程序软件设计放射科铅门谁装爆破片装置是一种可逆的能恢复原来状态的装置独体字查字典偏旁部首怎么查良言写意在哪可以看甄嬛和延禧攻略人物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