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呆akuma为什么退圈了,潘星谊:20岁当谋女郎,29岁在父亲怀中割喉身亡,成母亲余生之痛

一个中年丧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家庭,到底可不可以好好生活?

2009年2月21日,天阴沉沉的。

气象预报说晴转多云,风寒气象指数是5,人体感觉很冷。

山区更甚,在零下徘徊。

这天,北京八宝山兰花亭,正在举办演员潘星谊的遗体告别仪式。

不算大的告别厅中。

潘星谊的母亲看上去面色如常,呆呆愣愣地站在女儿面前。

他的父亲,一个人躲在院子里抽烟。

一根接一根。

长叹一口气后,将手中还未燃尽的烟掐灭,走进楼道。

在女儿遗照前微笑着,随后烙上一吻。

最亲的人,如今呆若木鸡。

只剩下前来送行的黄小蕾 姚晨等人,强忍着,呜咽着。

心底有伤,笑不到内心深处。

潜意识中借着笑来逃避,却在笑声中显得越发悲凉。

所有人被潘星谊父母身上极致的“破碎感”虐到心碎。

余生,原来笑着哭,才是最痛苦的。

01 潘家有女初长成

时间退回到80年代初的安徽淮北。

这年的冬天,潘家父母的心,总是莫名没着没落的。

眼看着预产期一天天临近,自己肚子里的小娃娃却一日比一日安分。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常年扎根剧组的潘爸一琢么,这不行。

索性提前收工回家,带着潘妈提前住院,以防止意外的发生。

还别说,自打进了医院。

肚子里的小丫头一日比一日活跃,似乎抗拒着这种环境。

到了10月11日,提前发动了攻势,呱呱坠地。

这个女孩,就是潘星谊。

这闺女的相貌打小就特别的出众。

额头光洁,目光炯炯有神。

给人越看越漂亮,越看越有气质的感觉,这种气场让人光是看着都有勃勃生机。

随着年龄的增长,潘星谊越来越优秀。

能快速吸收这个世界的资讯,最快调整自己的状态。

不会落伍,永远向上。

就连最叫人烦躁的学习,在她看来也只是小菜一碟。

又或许对潘星谊来说,学习本来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没人知道,从那时候开始,潘星谊渴望更加宽广的舞台,更刺激的人生。

几年后,她告诉潘爸:“我想成为一个明星。”

但这个想法,却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

为什么?

某次采访中,香港著名演员黄日华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女儿很小的时候,我有一个想法。”

“我不能让她进入娱乐圈,这个圈子太复杂了,你付出多少,不一定能收到回报。”

“这个娱乐圈里的辛苦,艰辛,不想让她看见。”

之前疯传的一个视频中,一个女孩给吴京送花。

吴京看着她告诫:“长得这么漂亮千万不要进娱乐圈啊。”

娱乐圈是名利场,里面的人当然是“逐利”的。

想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出淤泥而不染。

几乎不可能。

作为剧组中的一员,娱乐圈的一份子,潘爸比任何人都清楚。

娱乐圈,本就是个不完全公平的存在。

资本家、明星、观众组成了娱乐圈。

而娱乐圈的本质是什么?

一本万利。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几乎没有人可以当圣人。

马克思说:

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

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

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

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潘爸觉得,潘星谊只是一时兴起,只看到了明星的光芒万丈,挥金如土。

却没看到数以万计的群众演员,十八线配角们还在为生活奔波,苦苦打拼。

所以,刚开始并没有加以阻止。

直到潘星谊一边撒娇,一边央求着自己学习艺术表演,将北京表演学院当成自己的“梦中情校”。

潘爸和潘妈才明白。

这次,闺女是玩真的。

那时的潘星谊还不知道,这个决定,改写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也间接为日后的惨剧,埋下了伏笔。

潘星谊,就是那个被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人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咱们言归正传。

潘爸和潘妈自然不乐意。

潘爸说:

“明星作为千军万马独木桥里杀出来的出现在你们面前的人,如非有常人所不能及,又怎能脱颖而出呢?除非你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潘妈劝:

“娱乐圈是一个太残酷的地方,听话,咱们不去。”

奈何,他们都看轻了潘星谊的决心和能力。

她,就是百年难遇的天才,被老天爷追着喂饭的人。

高中毕业,潘星谊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表演学院。

那可是北京电影表演学院的表演系。

是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触及的“梦想”,被誉为“中国电影人才摇篮”的桃花源。

赵薇、黄晓明、陈坤、徐静蕾、朱亚文等中生代顶梁柱,都出身于这个学校。

潘星谊所在的这届,更是卧虎藏龙。

北舞尖子生姚晨、星二代杜淳、古装美人黄小蕾、初期型男凌潇肃等知名演员,都是她的同班同学。

是星星,到哪里都会发光。

刚进入学校,潘星谊就受到了张艺谋的青睐。

2000年,张艺谋为自己新作《幸福时光》选角。

可以说,他任何一部影片都没有像《幸福时光》这样。

在开拍前如此受关注,大炒特炒。

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主角,张艺谋通过网络在全国各地挑选女主角。

“我对演员的要求:清秀、单纯、富有个性的16至19岁的女孩子。”――张艺谋

通告发了无数次,足迹遍布半个中国,也没能找到个合适的。

有的女孩天真有余,美貌稍显不足。

有的女孩美貌出众,却掺杂了不适合镜头的生涩。

有的女孩美貌与天真皆据,却不够有灵性,不适合大荧幕。

也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张艺谋在北影海选现场,第一眼就见到了潘星谊的美丽。

或许在很多人眼中,当时的潘星谊并不算最美的那个。

但她的五官,却非常上镜。

气质超群,时而恬静,时而柔美,时而媚态,美得另类。

符合剧本另类的女孩不漂亮,漂亮的女孩不另类。

张艺谋陷入了困难的抉择,由于挑选女演员,拍摄日期一拖再拖。

一边,是清纯小白花形象的董洁;

一边,是另类女孩的潘星谊。

最终,张艺谋心中的天平向着董洁倾斜了。

为了符合董洁的形象,老谋子把剧本都改了,女主角从另类女孩改成了单纯女孩。

董洁也很重视这次机会,2周之内把体重从90多斤减到了80多斤。

为演好盲女,和盲校的两个女孩朝夕相处40天。

由《幸福时光》而一炮打响,董洁踏入了娱乐圈。

而“众里寻她千百度”,最后被迫放手的潘星谊,张艺谋也没忘。

首次拍手机广告时,大手一挥搞起了“暗箱操作”,钦定潘星谊拍摄他的广告。

这个姑娘成为张艺谋选角历史上,唯一一个没参加过自己作品,却被盛赞的谋女郎。

为了不埋没孩子的天赋,潘星谊的父亲特地在北京买了房子,全身心保护着家中独女。

母亲因为工作原因,长期与父女两人分居两地。

22岁和刘亦菲同台比美,她的起点不可谓不高

或许是命运使然,2年后,董洁和潘星谊又有了同台比美的机会。

这次,还多了个刘亦菲。

2002年,承载了大部分80、90后童年的《金粉世家》开拍。

并于2003年开播,掀起了民国剧的巅峰。

孤高清冷的冷清秋,全无心肝的金燕西,穿着嫁衣跳楼的白秀珠。

最富贵,也是最悲凉的人生;和已然成火海的小楼。

这把辛酸乱账,算来算去也算不出谁是始作俑者。

但作为有幸看过原著的人,菀儿很公平公正公开地讲一句:

《金粉世家》拍得不错,演员也找得很好。

唯一的缺点,是为了突出老七和清秋的爱情。

弱化了其余女性角色,拍成了吵吵闹闹的婆媳姑嫂伦理剧。

除了主角三人之外,很多人物形象有点面目全非。

在这些乱成一锅粥的角色中,潘星谊饰演的三姨太,却成了整部剧的点睛之笔。

虽然在整个大宅中,她的戏份不多,但却极其善于察言观色。

看似生活潇洒,待人处事游刃有余。

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独善其身,没人看见她内心深处的盘算与戒备。

不生气,不表明立场,不色厉内荏,也不得理不饶人,守着自己的日子,小心翼翼地活。

家中有事,她不会缺席。

却永远站在角落的边缘,眉眼间都是权衡。

不显山,不漏水,在金家衰落大乱的时候全身而退。

这个角色,被刚出道的潘星谊演活了。

也是因为她,直至今日。

关于“三姨太”的角色,观众们用8个字做出了总结:

“风姿绰约 八面玲珑。”

可惜,既生瑜,何生亮。

当年这部剧中的美人太多,特别是女演员。

董洁、刘亦菲、舒畅等人正值颜值巅峰,美的各有特点,将潘星谊的光芒盖住了。

但即便如此,潘星谊精湛的演技,依旧获得了很多导演的肯定。

《金粉世家》后,潘星谊一炮而红。

这一年,她才22岁。

接到不少片约,很多都是举足轻重的角色。

年代剧《阮玲玉》、青春励志片《男孩向前冲》等剧中,都有着不俗的表现。

按照这样的发展,潘星谊和刘亦菲、董洁比肩,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

29岁撞破鱼缸被“割喉”, 在父亲的怀中去世

2009年2月20日,郦虹导演接到了潘星谊父亲的电话。

“星谊走了,明天来送送她吧。”

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

包括郦虹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相信,前一日还活蹦乱跳的潘星谊,怎么就突然离世了?

这10多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来,刚刚结束夜戏的潘星谊回家短暂停留后,要去往医院检查眼睛。

在刚洗完澡的情况下,电话响了。

或许是为了快点接电话,视力不太好的潘星谊在没有戴眼镜的情况下,摔了一跤。

不巧的是,这个跟头摔在了家里鱼缸的上方。

巨大的冲击力导致鱼缸应声而碎,锋利的玻璃碎片,插进了潘星谊的喉咙。

像电影《死神来了》一样,潘星谊在一个又一个巧合,一个又一个隐患的促使下,倒在了血泊中。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潘爸。

赶来后迅速将女儿抱在怀中,用潘星谊手中的毛巾,尝试着堵住迅速出血的颈部,奈何碎玻璃恰好割破了女儿的颈动脉。

还没来得及喊一声痛,潘星谊就在父亲的怀中离世。

连只言片语,都没能留下。

我抱着她,她就在我怀里,就在爸爸的怀中离开了。

几分钟的事情,没有任何前兆,她的离去没有一丝丝遗憾,就那么简单,一句话都没说,就在我怀里。

――潘星谊父亲采访截选

不难看出,这个强装镇定的父亲,已经开始语无伦次。

潘星谊的邻居记得,那天,潘爸在楼道中抽烟,一根接一根。

手中拿着一纸死亡证明书,粉丝围在外面,保安不让进来。

然后,灵车来了。

潘爸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潘星谊的血,大片大片的鲜红。

可他一直不舍得脱掉。

远在家乡的潘母迅速赶来,看到女儿遗体的瞬间,悲痛欲绝。

她跳起来了,在女儿遗体旁边哭。

哭晕了过去,又很快醒来,看似冷静地摆好了灵堂。

只是在没人看到的角落里,她一直在哭。

陷进了对过往的一种清晰又凌乱、不断重复的回忆里。

“再有半年就能来陪你了,怎么连这半年都不等妈妈呢?”

“为什么你不教会妈妈买衣服呢?”

“你没让妈妈学会买衣服,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给你买。”

潘母记得,在饭桌上,女儿的第一筷永远先嫁给自己。

星谊很有礼貌,嘴也很甜。

她怕痛,有一点小伤口就会抱着自己撒娇。

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令人自豪的孩子。

悼念会途中,潘母突然愣怔了。

看着女儿毫无血色的脸,陷入了回忆。

双手随着肩膀垂下,眼神跟着低垂,泪水随后泛起来了。

那个瞬间,这个母亲头上的白发变得明显,身上有了老意。

结语

这世上最悲痛的事,不是葬礼。

而是一对年迈父母出席自己唯一孩子的葬礼。

葬礼过后,潘母花了很长时间,给女儿找了一块墓地。

那里像个公园,有花花草草,有小桥流水,还有山。

墓碑面前,有一块草坪。

那个地方,住了潘爸和潘妈唯一的孩子。

为人父母者,半生皆已过。

骤然失独。

望身前,死神隐约可见;

望身后,来路空无一人。

行走在漫天黑暗中的人,如果看不到光,是没法走下去的。

而潘星谊的善良,成了老两口唯一的救赎。

潘星谊在生前,一直在资助一名大学生。

所以潘爸和潘妈希望,将女儿未完成的心愿完成。

如今,由潘星谊父母成立的“星谊电影表演基金会”,依旧存在。

规模不大,却一直在竭尽所能,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常说,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

作为子女,我们何尝不是父母抵御死神最坚实的那堵墙呢?

他们把最好的人生给了我们,再用剩下的人生来守候。

年轻的我们,可能拥有的只是一个世界。

而我们父母的世界,却只有我们。

为人子女,好好活着,亦是对父母最基本的孝顺,不是吗?

呆呆akuma退圈事件cv呆呆akuma退圈事件呆呆akuma骂羊仔cv一叶扁舟退圈了吗呆呆akuma钟祺源cv呆呆akuma事件呆呆akuma事件cv北落师门为什么退圈cv呆呆akuma为什么退圈了呆呆akuma 为什么退圈呆呆akuma为什么会被退社呆呆akumadiss谁了呆呆为啥退圈呆呆akuma百度百科呆呆akuma事件 diss呆呆akuma退圈了吗呆呆akuma什么时候退圈呆呆akuma退圈事件始末合格证编号就是车辆识别代号吗怎么看手相发现作文400字左右陈俊彦表示面部表情喜怒哀乐的词语超音速巡航导弹有哪些gt2 pro新年款新生婴儿气血不好怎么办急用钱住房公积金可以提取吗x470主板支持3900x吗戏剧性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