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乐行业的投资框架,如何理解逆全球化?

500

最近最热闹的新闻,莫过于“辱澳”漫画的事情了。

11月29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突然要求中方道歉,起因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日前敦促澳大利亚对最近的战争罪指控进行调查,并在推文中引用了中国漫画家@乌合麒麟的讽刺漫画。漫画中,一名澳大利亚士兵用刀抵着一名儿童的喉咙,上面还配有文字“不要害怕,我们来给你们带来和平”。而莫里森宣称,这幅漫画是“伪造的”,中国政府应该“感到耻辱”。

500

该漫画的作者得知自己上了外交热点,决定当晚再画一张。

500

也就是下面这张。

500

我关心的倒不是这件事情本身,澳洲士兵屠杀阿富汗士兵的事件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且是澳洲媒体自己爆出来的,但是令人吊诡的是,在此事件后,英国、美国、法国、新西兰等国表示支持澳大利亚,认为中国试图侵占西方国家的核心利益。

为什么在西方诸国的角度,澳洲可以做,而中国不可以说?

阅读了一些深度的文献之后,我想从经济全球化的起源角度来分析一下,下面五个问题都看懂的话,就能够从逻辑上解释上面这个问题了。

问题一:什么是经济全球化?

IMF的解释:经济全球化是指跨国商品与服务贸易及资本流动规模和形式的增加,以及技术的广泛迅速传播使世界各国经济的相互依赖性增强。

在这个描述中,全球化是中性的,仅仅是一种经济过程,与政治、军事、意识形态等好像没有多大关系。

然而,对全球化的显著不满,近些年来出人意料的来自发达国家,这在提醒人们,以往对全球化的一些美好想象,可能是对全球化的性质缺乏足够了解,而它主要又缘于对全球化从何起始及其本原体认识不足。

全球化远不只是在商业动机驱动下市场的全球整合,而是各种社会群体谋求扩张其集体权力和分配权力以实现其目标的结果。全球化当然不只是个经济过程。

问题二:此轮经济全球化的实质是什么?

此轮全球化的起始条件是“美国治下的和平”。

美国在二战结束后主动帮助欧洲原殖民国家重建工业基础、向冷战前沿战略要地的盟友单方面开放市场,以及后来接受中国参与全球化进程,都是同一逻辑在不同时期的类似演绎,这是“将中国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的话语由来,也是全球化和二战后国际秩序的实质所在。

问题三:站在美国的角度,全球化出了什么问题?

全球化其实是战后国际规则制定者的一次超大规模对外投资,其预期回报是为霸权做出加持和优化国家治理。同时,全球化的一个重要表现,是资本流动的全球化,但在全球化刚刚展开之际,资本是有国家属性的,受到了霸权国家政治意志的有力节制,使之与母国及其公民构成了“利益相关者”。

二战结束后,美国牵头建立了多个国际组织、倡导多边主义下的合作,表示出一定的共同分享世界权力和权利的姿态,即强势国家意图构建一个可共享的世界,而不再是少数拥有、多数被剥夺。

然而,随着冷战结束、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及其背后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动力弱化,资本和国家的关系在演变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现实,它们开始突破曾经有过的政治对资本的规制。

美国的初衷是,有实力的霸权国家提供了更多的国际公共品(比如维护世界和平、航路安全),因此也应享有更多的国家权力和权利,即对世界事务的主导权。

因此在这个分享体系中,美国和西方国家仍应占有优势地位,这主张的是一种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美国拥有规则制定权。比如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一票否决权”。

强势国家对国际事务的主导权,被视为是二战的胜利果实之一,是不能允许别人拿走的。但是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实际的进程却让美国觉得事与愿违。

全球化处于起点时的权力优势方,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容忍其优势地位的弱化和接受更加平等的国际关系?

问题四:资本意志vs国家意志

自罗斯福新政起,美国在其政治制度上建立起了对资本的制约机制,使资本运动有利于促进国内和谐,但是金融资本如今开始失去控制。

货物、资本、人口、技术的全球流动和传播是全球化的基本方面,在20世纪后期至21世纪到来之际,曾给全球带来了经济繁荣,然而,对它们的不适却也随着全球化的深入而更加明显。

金融资本在全球范围攫取超额利润,不仅在全球范围不同国家间,也在各国内部,造成了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在收入分配上的悬殊差距。普通制造业和出口部门、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却因工作机会的流失而受损。

全球化使得经济精英们形成了一个全球范围内联系密切的俱乐部,各国精英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利益互相攸关,但他们和自己的国家、自己的社区联系的纽带却断裂了,当全球的精英俱乐部联系得越来越紧密之后,他们和本国的利益便越来越疏离,“如今,对华尔街有利的事情,往往对美国不利,对美国有利的事情,往往对华尔街不利。”

这一轮全球化的后半程,资本应用和技术发展相对政治意志的独立性空前增强,由某一个霸权国家来独享绝对性的技术及其他方面优势的局面不再可以维持。

问题五:新冠疫情会终结全球化吗?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严重阻滞了全球物流和人员往来之后,对全球化的心灰意冷,已经成为一种另类的“全球化”。

全球化在建构全球性的生产链条和贸易体系的同时,也瓦解了不少国家的生产自立和生活用品自助能力,对全球经济体系高度依赖,所出现的“全球化内化”现象,普遍加大了各个国家在应对某些突发危机时的难度。

当全球供给体系因抗疫带来的“闭关锁国”而突然发生断裂时,一些国家的无力感明显比未加入全球经济体系时强烈得多,欠发达国家尤其如此。

在抗疫行动中行动有力和经济、社会恢复得越快的国家,在全球竞争中也会越有优势,中国正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但这会加剧全球化动力提供者对从全球化中获得的收益少于成本的认知,转而杯弓蛇影、疑心加重,更加激烈地寻求维护曾经拥有的优势。

美国深陷疫情困扰后,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增多,要求清算中国责任等,就是上述背景下的表现。

当代形态的全球化已突破了其启程之初的政治限度,由此在国际和很多国家带来严重的政治失序,使全球化不再可能沿着原有轨道继续下去,新冠疫情则加快了全球化的终结速度。

那么回到本文的问题,为什么在西方诸国的角度,澳洲可以做,而中国不可以说?

英美联盟是二战的胜利者,也是冷战的胜利者,战后国际秩序的缔造者,还是伊战、阿富汗战争的胜利者,五眼同盟都是英语国家不是偶然的,加、澳、新其实是英美国家的延伸或者附属,英国衰落之后也成为美国的延伸或者附属。

在英美眼中,其他国家都不配与它们一起分享统御世界的权力。

因此,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讲英语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可以批评别国,制裁别国,而其他国家是没有话语权批评他们的。那么澳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反应就很符合逻辑了。

即使在欧洲大陆上的强国,如法国、德国、俄国等,也没有资格与英美及其五眼联盟叫板,因为法德实际上都是二战的失败者,欧洲国家甚至本国已经没有军队,全靠驻扎的美军,俄国则是冷战的失败者,经济上也不足为虑。中国是唯一在战场上没有输给英美的国家(韩战越战),而中国加入全球化,纯粹是个意外。

当初为了对抗苏联,美国意外地将中国纳入了全球化体系,本来以为中国会像印度东南亚一样安心地做好下游来料加工工厂的角色,没想到中国爆发出了惊人的发展效率,甚至在经济总量上即将赶超美国,并开始挑战英美国家制定的国际秩序。中国成为此轮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一部分美国人认为自由贸易和人口自由流动已严重损害他们的利益,因此对全球化产生抵触情绪,特朗普及其执政团队正是代表了这个群体的声音。

发达国家觉得全球化对自己造成了损害,因此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府不断退群,甚至屡次声称要退出联合国,世贸组织已经名存实亡。美国与中国之间发生了激烈的贸易摩擦,并且意图通过各种方式与中国“脱钩”,与此同时,其与欧盟、日本、墨西哥等很多国家也都发生了贸易纠纷。全球化已不再可能沿着原有轨道继续下去,即使拜登上台,全球化的终结速度仍然会加快。

500

中国现在是全球化的主要倡导者和受益者,那么中国接过全球化的大旗后,必须改造和构建更公平和有责任感的全球化。

一方面,在提供全球性公共物品的过程中,要防止自身被全球化所反噬;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因没有适当推进一些全球化议程而伤及其他国家,引起他国反感。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工业化如火如荼,德国是当时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马克斯韦伯却说:“全球经济共同体的扩展只不过是民族之间相互斗争的另一种形式。。。全球经济共同体在本民族内部唤起当前物质利益与民族未来的冲突,并使既得利益者和本民族的敌人联手来反对本民族的未来!”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全球化中踩过的坑,未来也可能让中国遇上。

美国目前的情况是,在产业大量向海外转移、同时经济越来越金融化后,资本对“母国”的需求大为减弱,使得工业化时代建构起来的“现代国家”,在履行其政治功能时遇到了两个严重挑战:一是不再能够通过凯恩斯主义式的经济政策调节,为广大民众提供工作机会;二是也不再有足够的国家能力可以从资本集团征税,从而丧失了利用国家财政力量为民众提供社会保障的能力。

苹果公司现金储备中有94%都在境外。94%的现金储备即2500亿美元,这甚至比英国政府和英格兰银行所有外汇储备相加都要多。

今天那些庞大的跨国资本已强大到可以不再依赖任何母国来赢利,它们与任何母国的公民之间既能建立利益关联,也可以撤消利益关联。资本对特定国家也不再忠诚,富人与穷人间的“贫富分化”就不再简单只是财富上的差别,而是失去了利益关联。

金融资本在全球范围攫取超额利润,不仅在全球范围不同国家间,也在各国内部,造成了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在收入分配上的悬殊差距。互联网寡头的出现让全球化分工更加跨国化,更加加剧了国内贫富差距。

美国退群,英国脱欧,他们都已转向民族资本主义,此轮全球化起始于美国治下的和平,那么可能会终结于中国的崛起,但是在中国足以抗衡美国军事霸权地位之前,中国不可能取代美国提供全球公共品的责任,也不可能一下子主导国际秩序。

因此,未来的世界环境可能是无序的,逆全球化的,我们提出双循环的原因也在于此。未来的资本市场,也一定是逆全球化的,比如美股肯定会逐步剔除中概股,这是美国转变为民族资本主义必然的趋势,做好准备即可。

迪士尼做地铁回上海站 上海迪士尼乐园一天游客 上海迪士尼收不收兼职 上海迪士尼晚上几点停止排队 上海迪士尼选址因素 上海迪士尼乐园酒店经营模式 上海迪士尼乐园可以带食物进园吗 快速通行证上海迪士尼 上海迪士尼出来怎么坐车 上海迪士尼网红墙 衢州 塘源口村 农家乐 杭州农家乐买茶叶 仙居县步路乡农家乐 农家乐同义词 重庆永川十里荷香农家乐 鄂州周边农家乐自己养殖土 的 南宁市周边农家乐那山 上海市十八灶农家乐 金华安地琴坛村农家乐 浙江安吉特色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