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尾巴很甜,小尾巴很甜全文免费阅读-小尾巴很甜(许珩年唐温)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完整版小说《小尾巴很甜》已上线;讲述的是主角许珩年唐温的故事;小尾巴很甜全文免费阅读讲述学生会面试。一个高一的软妹新生大胆坦言,自己喜欢部长许珩年众人吃惊地看向他,一脸吃瓜样他却漫不经心地转着指尖的笔,置若罔闻。

小说简介

直到半个月后,有人撞见许珩年强行把妹子抱起来锁在怀里欺负,气得妹子两脚乱蹬还想咬他,怒喊:“许珩年你个大坏蛋——”全校疯传,软妹新生追上了高冷学神。再后来许珩年过生日,全班同学偷偷跑到他家去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看见穿着睡衣的软妹把许珩年摁在沙发上亲众人:“????????”众人:“你们***了?”许珩年掀起眼帘,将那颗面红耳赤的小脑袋按到怀里,云淡风轻地开口——“我们从小就订婚了。”

小尾巴很甜免费阅读

医生给月半开了药单,并且交代了一些平日里注意事项,以及预防措施。李叔去拿药的时候,两个人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着。路灯昏黄,在病房内传出一两声猫喃,像是有把毛茸茸的刷子扫过许珩年的心头,抑制不住的痒。实际上,他是真的感到了痒。刚才借着灯光看了下手背,发现红肿了一片,想必两只手臂也是未能幸免。而唐温并不知道。此时她正坐在座椅上哄猫,这会儿月半的精神稍微好些了,稍微吃了点大厅护士给的小鱼干,她怕它口渴,想着去给它接点水。唐温穿着许珩年的外套,袖子有点长,两只小手努力向外抻着,跑到咨询台旁的饮水机那儿垫着脚接水。本来台面的高度就已经到了唐温的头顶,饮水机又被放在了咨询台上,她连纸杯都够不着。护士这会儿也去了洗手间,空荡荡的,没人能帮她。费劲儿巴交地垫着脚尖,一只小手扒拉着台面,卯足了力气去抓搁置在饮水机上方的纸杯袋子。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袋子的角儿,不知何处突然响起几声狗叫,吓得她脸色苍白,一个***不小心将袋角扯了下来。“呀——”她低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抱头蹲在地上,紧闭上眼睛。不出所料,装着纸杯的塑料袋“啪”地砸在她的头顶,又软绵绵地弹起来,落在脚边的地板上。她睁开眼看向一旁,还好,纸杯还装在塑料袋里,没有洒出来。正徘徊在走廊看广告屏的许珩年听闻声响,转过脸来,看见她正蹲坐在地上,噘着嘴角去抓成叠的纸杯。“怎么了?”他急急地走过来,球鞋的声响依次敲亮了头顶的声控灯。“我想接点水。”她******唇角,站起身来,抱着成叠的纸杯,看了看饮水机,又看了看许珩年。昏蓝色的灯光映照在他清隽的侧脸上,像是一汪暗沉幽深的海洋。两个人大眼瞪大眼地互盯了几秒,直到头顶的声控灯都灭了,她才皱着脸嗡里嗡气地说:“我够不着……”许珩年:“……”他这才看见她身后的饮水机,会意之后,三两步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抽出一个来,将剩余的重新放回机盖。饮水机的“咕嘟”声在寂静的走廊里尤为扰耳。这时站台的小护士也回来了,怀里还抱了一只不知道从哪个病房溜出来的猫,只见它“喵呜”地叫了一声,两只猫眼瞪得像铜铃似的,一愣不愣地盯着***口“哗啦啦”的水流。唐温看着许珩年接水的动作,眼尾一扫,突然看见他发红的掌心。小脸疑惑地凑过去:“你的手怎么了。”他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掌,轻咳一声,声音有些低:“没事。”就在他端着纸杯要递给唐温的刹那,猫突然从护士的怀里蹿出来,横冲直撞地扑到许珩年手肘上,毛茸茸的爪子紧紧按住他的手臂,隔着衣袖低头就啃。他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纸杯也掉到了地上,水洒了一片。小护士一惊,连忙绕过来捞起那只小猫,紧紧抱在怀里。唐温也吓傻了,伸过胳膊去抓许珩年的手,迫切地问:“怎么样?没咬着吧!?”一旁的小护士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不过不用担心,这只幼猫还没长牙。”话音刚落,许珩年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看得唐温眼神一紧,还没开口,他就紧接着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小护士看了眼他长满红疙瘩的手心,皱起眉来,疑惑地问:“你对猫毛过敏吗?”“啊!?”唐温愣住。许珩年吸了下鼻子,刻意避开她的目光,缓缓点头。小护士有些纳闷地嘀咕起来:“看你这过敏还挺厉害的……”想了想又安慰性似的说,“没关系,回去涂点药膏就好了。”缩在她怀里的小家伙不老实,拽着她的领子玩得不亦乐乎,她一看,连忙跟两人暂别,抱着小幼猫匆匆往房间里走去。空荡荡的大厅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夜色已深,走廊显得格外清寂孤凉,墙面上的挂钟“吧嗒吧嗒”地响着。许珩年将地上的纸杯捡起来,顺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又重新拿了一个新的纸杯,接满水,递给唐温。她愣愣地接过,唇瓣微微颤抖,漆黑的眸子里逐渐亮起着晶莹的光。“痒不痒啊……”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耳热地抬起头来,语气里带了三分哭腔。“没事。”他轻轻地说,抬眼看去,发现她微红着鼻尖,小脸紧皱,一副随时都会哭出来的表情,不由心头一紧,伸出手去拽她。“早知道我就不养了,”她越想越难过,眨了几下眼,豆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咬着唇喃喃地说,“谁都照顾不好。”她有点气自己,没有顾及到许珩年,也害得月半生病送医院。积攒已久愧疚像洪水决堤般爆发了出来……许珩年最见不得她哭,看到这番情景,不禁手忙脚乱起来:“不是……这不是你的错。”他口齿不清地解释着,有些紧张无措。凉风从窗口倾灌进来,吹进他的脖颈。他紧蹙着眉头看着她眼睫上轻颤的泪珠,翳了翳唇,抬起手来,将温热的掌心落在她的脑袋上,安慰性地揉了两下。她的发丝温软细滑的,像是毛茸茸的兔毛,贴在掌心里挠的他心痒痒。面红耳赤的。唐温一怔,略微红肿的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他,唇角干涸。“别哭了。”他干净的嗓音格外温和,像三月扑面的春风,轻柔地拂进心底。片刻,唐温觉得许珩年的眼睛宛若蜿蜒的银河, 连夜空满布的星光都黯然失色。她像患了失语症般虚握着手指,心口隐隐发烫。

小尾巴很甜全文阅读

月色如轻纱般铺满街道,路灯的光线洒在石阶上,渐渐模糊成半透明状。许父披着夜色赶回家中,叨唠着公司的琐事,刚落座,唐温便懂事地将汤碗放在他面前。许老爷子见她见状,轻笑一声,停下筷子问她:“温温今天开学,怎么样啊?”她坐到座位上拾起筷子,笑意盈盈地回答道:“班主任姓尹,是个教数学的女老师,脾气看上去挺好的。”她有些口渴,***了下嘴唇,捧起面前的汤碗喝了一口。汤是刚盛的,碗面上还氤氲着热气,火辣辣的热量烫的她舌尖发麻,皱着脸了倒吸一口冷气。许珩年轻瞥了她一眼,蹙起眉来,忙将自己面前吹凉的汤碗推到她面前,把热的那碗端了过来。唐温眨眨眼,捧起碗来将汤“咕咚咕咚”全都喝下了肚,开心地摇头晃脑,还打了一个轻嗝。许母笑了笑,适时地插话进来:“那你跟珩年的班级离得远不远?”“啊?”这个问题倒是把她问倒了,她虽然知道所在的教学楼也有一部分高二的学生,但远不远她还不清楚,她在学校还没来得及见许珩年。只见许珩年慢条斯理地夹起青菜,清了清嗓子:“不远,就在他们楼上。”“哎?”她好奇地侧过头去。她惊奇地并不是楼层相邻的短距离,而是他竟然知道她的班级,甚至班级的具体位置,要知道她从来没有提起过她在一班的事情。许珩年夹起一棵青菜来,目光不疾不徐地落在她身上,那眼神仿佛是在说:调查这点事对我来说岂不是轻而易举……唐温:“……”她傻乐了两下,低头扒拉米饭去了。——试穿军装的时候,唐温终于明白了许珩年在车上所说的“太长”是什么意思。外套的袖子太长了,她的手又小,袖口大到将整个拳头包裹在内,甩两下,特别像唱戏的。她光着脚丫站在床上,踩着太空被,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袖子玩,想着期待已久的军训。正出神着,门口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她连忙胡乱理了两把头发,清清嗓子:“请进。”许珩年端着一只水晶碗走进来,里面装着削好的西瓜和苹果,边打量她边将碗搁在她的桌角:“妈让我给你的。”“帮我谢谢阿姨!”她笑起来,在软床上蹦蹦跳跳的。他倚在书桌前,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她稍长的袖口,挑眉轻笑了一下:“尺寸没报对?”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她立马委屈地皱起眉头,嘀咕着说:“这是最小号了。”她以为会合适的。许珩年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一些,信步上前,轻捞过她不安分的手,在她不解的眼神中,认真地将过长的袖口翻折上去。他的动作很慢,修长的手指按压在粗糙的布料上,骨节白皙均匀,手背上的青筋弯曲起迷人的线条感。小姑娘瞪大眼睛看着他,嘴角的弧度抑制不住,在脸蛋上挤出两个甜甜的梨涡。“明天记得带水。”整理完一只袖子,他又捞起另一只,还不忘提醒她。“哦对,”她拍了拍脑门,“你的水杯还在我这儿呢。”“明天拿给琴姨就好了。”唐温点点头。她站在床上,比许珩年高了整整一头,难得能够垂着眉看他。他的耳廓很软,耳轮分明,在白炽灯光清透到仿佛能看见流通的血管。耳垂厚而饱满,细细打量,还有一层短而软的绒毛。看上去手感不错。唐温的脑海中突然蹦跳出这样的想法,歪着头眨眨眼睛,毫无预兆的伸出手去,用温热的指尖轻轻捏住了那只耳垂。许珩年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那只手娇小柔软,贴近腮骨的掌心带着几分热意,肥大的袖口随着她指尖的动作无意地摩擦着他的脖颈,惹得他耳根迅速蹿红,滚烫一片。“哇,年年,你的耳垂真软。”她心情好的时候就喜欢这样喊他,眼神清亮,眉梢都染着甜浄的笑意。许珩年的喉咙不由自主的一滚,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他垂着眉清了清嗓子,像哄着她似的“嗯”了一声,声音沉如闷雷。说完之后也没有要躲的意思,身子朝向她微侧了半分,就这么任由她拉扯。小姑娘没注意他不自然的表情,玩了一会儿就松开了手,又瞅着他耳骨的轮廓看了一会儿,自顾自地说:“听说长成这样的耳朵有福气诶……”“嗯?”她不确定的降低了声音:“应该是吧……我记得是这样说的。”“……”“哎呀,你肯定有福气!”她***了下嘴唇,软糯的小手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笃定。“……”许珩年不说话了,松开那只折好的袖子。即使将袖子折好,衣服也有点像麻袋一样坠在她身上,还好腰带别到最里面可以起到勒紧的作用。“帽子合适吗?”许珩年有些担忧的看了眼她的头围,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巴掌脸和萝卜头。“差不多吧,”她马马虎虎地说着,眼神一目不错地落在桌角的水果拼盘上,咽了下口水,伸出手指头戳戳他的手臂,期待地看着他。许珩年无奈地轻叹一声,退后两步,长臂一捞便将果盘端到了手里,又伸到她面前。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欣喜地拿起竹签,插了一块涂满沙拉酱的苹果,迫不及待的放进口中。她的嘴很小,一口下去,整个左侧脸颊被塞得鼓鼓的。许珩年端着盘子,目光直直地落在她身上,抑住笑意。每次吃东西的时候,她都喜欢将眉眼都会弯成一条线,遇到好吃的还会摇头晃脑,看上去很幸福。几口果肉下肚,她兴奋地跳了跳,像只小兔子。“你也吃呀。”她停下来,口齿不清地嘟哝了两句,用竹签仔细剃掉西瓜的籽,插起来送到他的嘴边。许珩年顿了顿,耳热着低垂下眉眼,抬手虚握住她光洁的手腕,凑到唇边一口咬下那块西瓜。清香的果汁在齿尖肆意横流,果肉松松软软的,像是此时被他捏在手心里她的手掌。想到这儿,他蓦地轻笑出来,深邃的眼眸里闪着光。唐温疑惑着凑近了半分:“怎么了?”“太甜了。”他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她皱鼻,尝了一块,细细咀嚼,半晌后狐疑地歪头——啥啊……西瓜有那么甜吗……?

许珩年唐温小说

小说小尾巴很甜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小尾巴很甜小尾巴很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尾巴很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小尾巴很甜颜温小尾巴很甜txt小尾巴很甜免费阅读小尾巴很甜百度云小尾巴很甜txt下载小尾巴很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小尾巴很甜txt下载小尾巴很甜小说全文免费小尾巴很甜最肉的一篇小尾巴很甜开车部分小尾巴很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删减小尾巴很甜番外小尾巴很甜下载小尾巴很甜简介小尾巴很甜百度云杭州西湖至上海迪士尼 5岁 上海迪士尼攻略 18年上海迪士尼游玩攻略 上海迪士尼烟火秀vip坐席 航上海迪士尼乐园离外滩多远 2021年上海迪士尼开业的影响 上海迪士尼距离哪一个火车站近 萧山自驾去上海迪士尼 上海迪士尼乐园主入口在哪 2021年上海迪士尼可带食物 杭州千岛湖客运站地址 青岛到千岛湖自驾游攻略 千岛湖的水是从哪里流来的 千岛湖涨潮 千岛湖大墅镇房子出售 杭州千岛湖车站时刻表查询 飞千岛湖 千岛湖如归名宿 千岛湖玉器鉴定 千岛湖事件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