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军中花舞,广场舞大妈被妖魔化?她们背了公共空间匮乏的锅!

利用公共空间,每个社会群体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每一种合理的诉求都有理由被尊重。

继河南洛阳一篮球场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与打篮球年轻人起冲突后,江苏南京也发生类似冲突,双方为小区内封闭篮球场的使用权争执不下。警方和居委会不得不介入调解,表态将为小区原本破旧的小广场增加照明设备。

提到广场舞,媒介传播中的一项固定搭配就是大妈,中老年妇女的确是跳广场舞的主力军。和“老人变坏”等公共讨论话题相呼应的是, 广场舞大妈被笼罩在浓郁的贬义色彩中。中老年人与年轻人抢夺有限的公共资源,很多人趋向于认定老人有错在先——类似“小伙被跳广场舞大妈围殴”的新闻,更是把戾气释放到极致,把矛盾的责任推给大妈团。

在习惯性舆论认知中,中老年人是不应该占有过多公共资源的——他们不应该在公交车上和年轻人抢座,不应该在电影院里大惊小怪,不应该在旅游景区叽叽喳喳坏了年轻散客的心情。好像在某些人眼中,中老年人只能静静地、孤独地留守在家里,天天等着子女归来,或是干脆空巢。 人们口口声声说着敬老,心里却不愿意接受老年人给自己添麻烦,中老年人的社会地位远没传统文化所提倡的那么高。

老年人在篮球场上跳广场舞,就被认为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反对广场舞大妈有很多条看上去合理的理由:篮球场本来就被设计为打篮球用,跳广场舞破坏了其使用属性;小区内跳广场舞有扰民嫌疑,中高考季节明知故犯简直为老不尊;发生冲突后,广场舞大妈抱团的态度也让人不爽。总之, 广场舞在舆论表达特别是网络传播中成了反人类的运动。

但是,大妈们本来就有平等享受公共空间资源的权利。更关键的是,不是广场舞大妈侵占公共空间,而是公共空间没有充分考虑中老年人的需求。

广场舞不仅满足了身体需求,还有精神需求,这是其它中老年运动难以取代的

且不说中国的人均体育场地跟发达国家和地区比仍处于落后位置,就算在仅有的公共体育设施中,规划者也习惯考虑年轻人的需求。篮球场这类激烈运动场地,只能为年轻力壮者所使用。把体育锻炼视为年轻人的专属,违背了终身健身的理念。广场舞成为中老年人群体最热门的运动项目,不是偶然。它对运动设施的要求最小,不光满足参与者的健身需求,还是孤独的中老年人的理想社交方式。

广场舞适应了城市公共空间的形态,在局促的空间中艰难成长。绝大多数城市居民身边,谈不上有什么开放、廉价的公共体育设施,但是小区、写字楼附近的大小广场却是相当普遍。在白天,这些广场或承担了人员疏散的功能,但在入夜以后,在空荡荡的广场上跳舞可谓物尽其用。广场舞如此迅猛地发展为“大众运动”,跟我国城市公共空间的特征存在密切联系。

然而,正如篮球场、足球场,广场毕竟不是为广场舞所设计的。一跳舞,一播放音乐,就难免扰民。其实,最适合跳广场舞的空间不是开放的广场,而应该是封闭的体育馆、操房。老爷大妈却很难享受到这样的运动场馆,与年轻人抢地盘,成为他们无奈之下的最后选择。

在激烈的舆论批评下,一些公共广场已贴出了“谢绝广场舞”的告示,广场舞大妈也学会了见缝插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甚至与年轻人抢占地盘。谢绝中老年人在可能影响居民休息的时间和地方跳广场舞,从道理上说十分正当。不过,空谈规则却不满足需要,那就会把广场舞大妈逼上对抗之路。不从根本上满足各个社会群体的差异化空间需求,这样的矛盾只会增多。

解决广场舞纠纷,需要合理和具有前瞻性的公共空间规划。利用公共空间,每个社会群体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每一种合理的诉求都有理由被尊重。

谷子地是什么电影国内股票指数泸沽湖大洛水村地图决什么什么的成语有哪些修仙模拟器布施事件穿成真千金只想学习全文免费阅读日本谷歌账号购买真真假假的拼音怎么写的星空影院免费理法方药的出处三年级的好书推荐卡怎么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