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暖慕夜白免费全文,慕暖慕夜白第31章【现代言情小说吧】

第31章 疼就叫出来

疼,那种一点点深入的疼痛,正将慕暖吞噬。

她身子弓起,死死咬着唇,只觉下身一股暖流划过,眼角的泪光顺着脸颊落下。

“疼么?”

慕夜白的气息喷撒在她颈间,那潆洄的暧.昧,却减不了丝毫的疼痛。

谁又能想得到,女孩子的第一次,那层膜——

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的。

她还没有满十八岁,甚至还没有……接触过真正的感情。

就这样,把自己给丢弃了。

“疼就叫出来。”

那独特的男性嗓音抵在她耳边,诱哄着,可是手上的动作却不止,反而越发深入几分。

可是,女孩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死死咬牙,目光凛凛,看着这个掠夺的男人。

记住了,这种痛。

当他抽出手指时,那暗红色的血迹,象征着她女孩的纯洁,就这么失去了。

那白色床单上,有了一抹嫣红,慕夜白看着那像花形的红色,满意的吻了吻人儿的唇瓣。

“暖暖,你是最美好的。”

最美好?

慕暖很想笑,可是却疼得笑不出来了。

想哭,也没了那力气。

这样的词语,从来不适合她。

美好么,可是为什么,她感觉不到丝毫因为这样的美好而带来的悦然呢?

除去痛苦,只剩悲凉。

以为今夜的惩罚,就该这么过去了。

她已经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作为赔偿了。

可是很显然,还不够。

人都是这样,得到了,就想要更多。

更何况,他今晚还没有完全拥有她。

十八岁,还有两个月。

他,不急。

但今晚,慕夜白要她身上每一处,都留下他的气息。

……

那身子浸入热水之中时,慕暖才清醒过来,瞳孔紧缩,死死咬唇,可眸底却是无法言语的痛苦。

她真的……

好恨他。

慕夜白吻着她的眉目,声音暗哑,透着无尽的蛊惑——

“以后乖乖的。”

他不喜欢的事,就不要去做。

今晚,慕暖失去了自己的那层膜,可是却不是第一次。

但他这样的行为,跟强行要了她,有什么区别吗?

她再也不完整了,甚至对那种事情,都留下了阴影。

“我恨你。”

这三个字,她第一次开口对他说,只说一次,却已经足够了。

慕夜白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菲薄的唇微微扬起好看的弧度,恨?

嗯,总比不恨好。

这一晚,不再如往日那般,即便日后她再顺从他,也忘不了今晚的疼痛。

慕暖就像是可以被他随意践踏的玩物,现在的她,拖着一具残破的身体,却还要迎合。

难道,她生来就是要承受这些的吗?

……

付远东在接下来一周的时间里,都没有再见过慕暖。

她到底怎么样了,慕先生……

会怎么对她呢?

想过去慕家找她,可是那晚上,那句话,让他到现在都无法理解——

慕小姐是先生的人……

这句话,歧义很多,不是么。

……

“先生,付少爷来了。”

卿姨说这句话时,慕暖正在慕夜白怀里坐着,手中捧着一本书。

在听到是付远东来了时,怀里的人儿本淡漠的盈眸泛起了一抹涟漪,却也不过片刻,她抬眸对上男人深色的瞳孔,没有言语。

慕夜白唇角弯起弧度,英俊如斯的五官看不出丝毫的不悦——

“给他备茶。”

“好。”

卿姨又看了那不为所动的人儿一眼,才退出书房。

“继续读。”

而男人,似乎并不会因为这突然的小插曲而打断此刻的宁静。

薄凉的吻覆在她额头之上,慕暖垂眸看着手中的书,又一字字顺着读下去。

他喜欢听她读书的声音,这辈子,也就只能给他一个人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暖时不时会用余光看一眼墙壁上的时钟,却又极力想隐瞒自己此刻的分神。

他便是知道,也不会戳穿。

倒是不知,那人等了这么久,是否还在呢?

……

付远东已经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个小时了,杯中的茶水已经见底,他的目光一编遍投在那楼梯之上的方向。

慕暖为什么,还不来见他呢?

是,不想见吗?

就在他想要放弃,选择离开时,却传来男人淡淡的声音,透着慵懒——

“一个小时,就不能等了?”

“慕……慕先生。”

付远东没想到,慕先生白日会在,作为晚辈的他,自然礼貌的颌了颌首,说道:

“我只是想来看看慕暖,她已经一周没有去上课了。”

“嗯,病了。”

病了?

付远东听到这两个字,怎么会不紧张呢,神色中都是担心:

“她……严重吗?我想……”

想看看她,却是这几个字,对方根本不会给他说出口的权利。

“这样的想法,你最好不要有。”

慕夜白可不想动老爷子的孙儿,可若是对方执意,那么很多事,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付远东却以为,慕先生是因为那晚上的事情,还在动怒。

“慕先生,我有必要再跟你解释一遍,那晚上……我和慕暖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也没对她有非分之想……”

什么都没有发生。

慕夜白自然是知道,因为女孩的那层膜,是在他手上没了的。

“但我不否认,我喜欢她。”

少年的话,其实站在书房门前的慕暖都听到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

现在的她,就算有了想要逃离的想法,也没了那个资本了。

再然后,她就听不到付远东的声音了,他走了。

走了,也好。

慕暖,那一瞬间,你在期许什么?

……

再次见到付远东,是三天后了。

她去了学校,不外乎就是会遇到他。

“你生病了吗?是什么病严不严重?”

慕暖沉默着,低着头就往前走,这样的态度,又回到一开始的原点。

就好像,他和她不曾认识过那般。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对自己若即若离。

“慕暖!”

这次,付远东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却注意到她颈间那细红的痕迹,那是——

刹那,他瞳孔猛的一颤,不敢置信。

慕暖蹙眉,推开他的手,可这一刻也有些慌了。

她怕,看到别人那种眼神,就好像再说——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啊!

不由得,低着头加快自己的步伐,不去听,也不去理会。

却没有注意到,那出了校园后的马路上,笔直行来的车子。

“慕暖,小心!”

慕暖看到那车子朝她的方向开来,那一瞬间,竟然没了动作。

她在想什么,竟然觉得,这样也好?

……

医院里。

手上都是血的人儿蜷在角落,全身都在颤栗着,唇色也越来越白。

血,死亡的血。

那急救室的红灯,没有熄灭,里面的人,不知生死。

为什么……

为什么在那种时候,竟会是不顾危险的推开她呢?

“怎么会这样啊!”

付母来的时候,眼中都是泪,看着那急救室,说不出话来了。

付远东出了车祸,这无疑是突然的噩耗。

而车祸的原因竟是——

为了救慕暖。

慕暖,付启安没记错的话,是夜白家的那个女孩子,上次……远东说喜欢的女孩。

而那女孩,此刻安静的完全不像是刚经历过生死瞬间的人,她看着自己手中的鲜血,红的如同彼岸的颜色。

“你还好吗?”

面对付老爷子的询问,慕暖抬了抬头,他在,问她么?

明明躺在里面急救的,是他的外孙,可却来问她还好么。

“爸,远东是因为救她才在急救室里躺着的,您糊涂了么!”

付母狠狠瞪向那女孩,就是因为她!

不然好端端的,她的儿子又怎么会陷入危险之中呢?

而慕家人,到现在都没有个影子,这算什么事啊。

时间一点点过去,那急救室的灯也从未熄灭。

慕暖看着那长长的医院走廊,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哦,她差点忘了。

慕夜白现在在国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所以今天要是付远东没有推开她,那就是她今**在手术台上,也许他都不会知道吧。

医院里,尤其是抢救室,是慕暖最怕的地方。

当初也是在抢救室外,她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医生盖上那白色的布,宣布死亡。

也是那一天,警察来了医院,带走了她的父亲。

抢救室灯熄灭的那一刻,她努力想要站起身子,可是腿软无力的,眼前彻底变为黑暗。

若是能这样睡过去,倒也好。

可那坠下的疼痛,她没有感觉到,取而代之的是那熟悉的气息,那沉暗喑哑的嗓音,幽幽传来——

“暖暖……”。

合肥万达主题乐园和上海迪士尼哪个好玩 上海迪士尼的发起方 上海迪士尼52个项目介绍 上海迪士尼乐园微笑姐姐图片 上海迪士尼二进园门票 在哪个酒店可以看到上海迪士尼烟火 上海迪士尼需要核算 上海迪士尼头饰咋网购 上海迪士尼乐园需不需要预约 上海迪士尼在南汇还是在川沙 国内游坐飞机需要办签证吗 境外申请美国签证 井点降水台班如何办签证 柬埔寨办工作签证 brp去爱尔兰还要签证吗 小学生出国旅游签证学籍证明 港澳通行证可以不办理签证吗 Z签证体检项目 永城办签证出国务工 申根签证fp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