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照看孩子英语翻译,梨子清酒

《狼狗进化史》07 (终章)

 *泥塑

*校花vs小狼狗

从小到大,肖盏一直都很漂亮。尤其到了青春期,五官长开,一颦一笑皆是风情。身体发育成熟,曲线显现,该有肉的地方绝不含糊,让这个年纪的男生眼馋不已。

 

妈妈私底下和她讲过要提防有心之人,可她好像还是大意了。

 

从洗手间回来,她完全变了个人,王博凑过来讲话也不给反应,权当没听到,沉浸式埋头做题。

 

撕拉一声,浅绿丝绒的窗帘被人拉上,抵挡了走廊外的视线。

 

廊外灯光敞亮,级长班主任特爱突击检查,何时会背着手突然出现无人知晓。

 

讲台没有老师,王博瞥一眼紧实的窗帘,胆子渐大,掌心抻开,悄悄伸过去,握住肖盏抵在案前的手,捧宝物似的,把它拉到桌底牵着。

 

兢兢业业问,“怎么不理我。”

 

肖盏摇头,不看他,黑色水笔悄无声息,在纸上划出几道深邃的墨色痕迹。

 

“你要是今天不想,”

 

“那我们周末再…”王博斟酌着开口。

 

谁料,肖盏直接把手从他掌心里抽回来,捂住耳朵,眉头紧锁。

 

“你好吵。”

 

简短的三个字,让原本执着将手伸过去的人,退了回来。

 

王一博之前是出了名的上课吵王,各科老师轮流点名,他脸不带红的。现在只被肖盏说了这样一句,久违的自尊心涨潮似的噌噌往上涌。

 

在喜欢的人跟前被说多嘴,他觉得挺没面子的。

 

索性起身挪凳子坐了回去,面色不太好。

 

坐前桌的同学听到动静往回望,用口型说了几句,苦口婆心地劝,“上课呢。”

 

“回家再慢慢吵。”

 

王博抬头,放眼望去,周围一片奋笔疾书,再说下去好像真的会吵到大家。

 

肖盏低着头继续做题,根本不看他。搞得旁边的人一口气堵在嗓子口,上不去下不来。

 

他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突然不理人。

 

平日里漫长的晚自习,因为陪在肖盏身边而觉得时间飞逝,此刻的王博,坐这儿一秒都嫌多。

 

他从后门溜出去,剩余的时间一整晚没回来。

 

人不在的这段时间,肖盏也好过不到哪里去,自己默不作声地趴在桌子上,悄悄抹眼泪。

 

今晚约自己,明晚约别人。

 

他不累的吗。

 

越想越难过。

 

下课铃响,较为好心的同学回宿舍之前,善意提醒让她别伤心,早点回去睡觉。

 

“嗯。”

 

教室里学生陆续离开,她发了会儿呆,才魂不守舍地收拾东西,背上书包走出门。

 

谁知,脚步刚迈出门栏,就迎面扑来一面热乎乎的人墙。

 

对方跑上来的,一口气跑到五楼,速度过快,脸有些红,正急促地喘息。

 

“还好赶上了。”

 

肖盏一个人生闷气,整晚没说几句话,看到他突然出现,不惊讶是假的,但也仅此而已。

 

王一博喜欢对她动手动脚,或许早该坚信,他就是那种重色又爱玩的人。

 

她转身背对他,从前门走到后门,绕了一圈,坚决不打照面。

 

从地面拼了命跑上来的人,先她一步堵在门口,撑开双臂摁在门框两边,以一种十分强势的姿势将人拦住。

 

见她哭得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心脏像给人捏了一把。

 

语气无奈地道了一句,

 

“傻不傻。”

 

“别人说什么都信。”

 

还硬是把他气跑了,才自己一个人开始悄悄哭。

 

整栋教学楼空空荡荡,偶尔走过的稀疏人影大多是留在教室的情侣,忙着你侬我侬,压根没空看这边。

 

肖盏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撇过头,瓮声瓮气地问,“你回来干嘛。”

 

“回来找我祖宗呗。”

 

这是他们面临的第一次情感危机,缺乏情感经验的愣头青觉得受了不少打击,冲到隔壁班拉几个狐朋狗友到网吧打游戏。

 

一边抢人头,一边听李狐瞎几把讲他们班的八卦。

 

结果吃瓜吃到自己头上。

 

游戏这局开到一半,全然不顾队友的声嘶力竭,果断挂机,徒步跑回学校找人。

 

谢天谢地赶上了。

 

饭菜不兴隔夜,矛盾也是,必须及时处理。

 

“肖盏。”他叫她的名字。

 

“我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

 

认真且虔诚的解释。

 

往前一步,不顾她的别扭情绪,先一步靠近,倚着教室后的墙,将人搂了进来。尔后缓住她的情绪,劝她开口讲话,

 

“她们都说什么了?”

 

看不出来脾气挺犟,肖盏不答。

 

她本来就不喜欢讲话。

 

最后还是拗不过王一博的软磨硬泡,眉头微皱,拧巴着开口。

 

“她说你…约她去旅馆开房间。”

 

嗯,这个跟王一博从李狐那儿听到的版本差不多。

 

“还有呢?”

 

问题这么多?肖盏瞪他一眼,琥珀色的瞳仁漫不经心地转了转,不情不愿挤出几个字,“还说你帅。”

 

“嗯,我知道。”

 

?还挺不要脸。

 

两个人搂一块儿,贴得严丝合缝,肖盏觉得热,而且还在吵架,哪能这么快和好。于是抬手推他,越推,他就凑得越近,手上更加用力,低头,贴到跟前。

 

“除了这个,她们还说什么了?”

 

“还…”

 

说到这里,肖盏的神情变了又变,欲言又止。

 

“你真的要听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引得王一博紧张不已,额头起了一层薄汗,偏了偏头,竖起耳朵认真听。

 

肖盏嗫嚅了几个音节,低下头含糊着,“还说你,”

 

“说你…”

 

“活好。”

 

“她试过。”

 

 

“我自己都不知道它好不好。”王博气得耳尖发红。

 

他被绕进去了。

 

闻言,肖盏再次不放心地睁大了眼睛,眼神若有似无地往他身体的下半部分扫。

 

游疑着问,“那这是…有可能不好…的意思嘛?”

 

 

你想什么呢!

 

经历了一整晚的奔波,王博已经能够从容面对这般场景。

 

“请假条在口袋里。”

 

“出去试试吗。”它也有可能…很好。

 

冲着年轻那股劲,两个人着实有点疯,肖盏已经做好了明天请假的准备。

 

最后稀里糊涂地出了校门,无一幸免,皆是紧张得手心冒汗。

 

肖盏被后门大叔的糖炒栗子吸引了目光,围过去,奈何没有带钱,只能目光艳羡地看着面前热乎乎的食物。

 

王一博没有跟上来,钉在原地,对着手机键盘敲敲打打,不知道是给人回信息还是什么。

 

最后终于回过神来,跟上,尤其识相,二话不说,扫码付款,买了一大纸袋送她怀里。

 

肖盏肉眼可见的满足。

 

她刚想动手剥,就被人止住了所有动作。

 

“我来。”

 

现在才九点半,时候尚早。

 

两人找了湖边的一张长凳并排坐下,月光清凉,夏风吹拂,隐约的香味徐徐掠过。不知是花香浮动,还是靠得太近,肖盏身上的香味清晰可闻。

 

他剥栗子的间隙,肖盏转头来问,“你手机装了有道词典吗?”

 

约会还要学习?王一博些微迷茫,点头又摇头,“忘了。”

 

“我看看。”模范生不带智能设备到校。肖盏把他手机接过来,翻翻找找。

 

王博继续干活。

 

找了一圈,别说词典,浏览器差点找不到。

 

好在,还是能求助一下度娘。

 

蓝白软件,点开。

 

搜索栏下面清一色的浏览记录,一连窜。

 

往下拉,从早到晚,显示:

 

“第一次应该注意什么”

 

“怎样才能向女朋友证明我是处男”

 

“什么样的时长能让女朋友满意”

 

“女朋友太怕疼怎么办”

 

“总是对女朋友起反应正常吗”

 

“事后要注意什么”

 

查个单词的功夫。肖盏的脸从红到粉,温度变得滚烫。

 

她哪里还有心思查单词,做贼心虚赶忙退了出去。

 

愣神的功夫,王博把剥好的栗子连同纸袋送她手里,“吃吧。”

 

但她没动。

 

 

王博心领神会,十分识相地捧了一颗出来,凑到肖盏唇边给她吃。

 

结果她还是不动,摇头,示意自己暂时不要,含水双眸盯着他瞧,颇有恃宠而骄那味儿。

 

“怎么不吃?”王博直接问了出来。

 

“因为…”说到此处,肖盏脸红红地垂眸笑,柔软温热的两瓣贴过去,勾着他的后颈不放手,唇瓣碰上他的,轻声解释,“这里忙呀。”

 

“没空吃啦。”

 

王博觉得自己此时的心跳飙到了一百三。

 

那晚他们没有去成。

 

而是把最谨慎的这件事留到了高考后。

 

此后的很多年,王博还是养成了有事找度娘的习惯。

 

比如:

 

“几把太大,那个的时候被女朋友骂了,怎么哄才能好。”

 

“女朋友不吃饭,头发愁白了,哪个牌子的染发剂好用”

 

 

 

 

“结婚前夕太激动睡不着怎么办”

 

“儿子太黏老婆,兔崽子怎么处理比较好”

 

“结婚八年了,对着老婆还是能ing好久,正常吗。”

 

 

 

肖盏不经意看到,没一次不觉得手机烫手。

 

 

 

 

 

 

 

//

我还挺喜欢小狼狗这篇的。

希望你们也是。

谢谢陪伴与支持

我都可以 英文我现在有空 英文英语句式详解都可以用英语怎么说照看的拼音英语文本结构every用英语怎么说我可以英语怎么说我在照看孩子英文这些孩子他们照看的很好英文翻译我在照顾孩子英文照看的英语翻译看孩子英文翻译我正在照顾宝宝英文翻译我正在看孩子翻译成英语我在照看孩子的英语照看孩子英语怎么说照看小孩英文怎么说阳虚如何调养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新手攻略汇总最高人民法院失信人员名单公示和mate40pro差不多的机型word怎么打数学公式下标孩子如何学好英语行车记录仪停车监控怎么看回放谁是凶手小说原著林优优家用猫砂用什么样的好2020新年晚会背景图真我手机是什么牌子v1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