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词悲剧情结的文学研究,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专著:《启蒙·革命·战争——中俄文学交往的三个镜像》,齐鲁书社2009年。

专著:《言与思的越界——陀思妥耶夫斯基比较研究》,复旦大学出版社2010年。

专著:《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白银时代俄国文化》,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译著:《陀思妥耶夫斯基启示录——罗扎诺夫文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

译著:《尼采与陀思妥耶夫斯基——关于悲剧哲学的随笔》,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论文:

《超越实证 拯救关系》,《中国比较文学》,2001年第2期。

《网络时代的世界文学》,《中国比较文学》,2002第1期。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性问题——对两个情结的文化阐释》,《俄罗斯文艺》2002年第5期。

《李清照与周邦彦:一个话题》[合著],《泰安师专学报》2002-10-30

《文学翻译的政治——论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译介》,《中文自学指导》2005年第1期。

《柳永的情词与“恋妓情结”》 [合著],《临沂师范学院学报》,2003-03-30

《在沉默与言说之间——中西诗学比较兼及现代转型》[合著],《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3-07-30

《戈宝权先生对文学翻译和比较文学的贡献》,《中国比较文学》2005-07-20

《凭着记忆的权利——苏联文学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思考》,《历史的壮丽回响》(论文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三副面孔——对中国陀氏研究的批判性考察》[合著],《武汉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04-28

《弗拉基米尔·索罗金和“蓝色脂肪”的语言游戏》,《中文自学指导》2006-09-18。

《中国外国文学学术史研究的重要成果——评陈建华主编的《中国俄苏文学研究史论》,《中国比较文学》2008年第1期。

《俄苏文论与中国》[合著],《文艺理论研究》2008年第5期。

《外国文论在中国的译介(1949-2009)》[合著],《当代作家评论》2009年第5期。

《论托尔斯泰对莎士比亚的批判》,《文艺理论研究》2011年第2期。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译介和接受》,《当代中国学者论陀思妥耶夫斯基》(论文集),2012年。

《外国文论翻译中的误译问题》,《东方翻译》2014年第2期。

《启蒙和革命的神话——“现代化”目标引领下的早期外国文学研究》,《燕赵学术》2014-04-30。

《俄苏文学翻译之考察与分析》,《新中国60年外国文学研究·外国文学译介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

《“别车杜文论”在当代中国的命运》,《外国文论在中国(1949-2009)》(论文集),河南大学出版社2016年。

《总览全貌,独立思考:追溯外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5月4日,第7版。

 

译文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人道主义的危机》[谢·卢·弗兰克著],《中文自学指导》2008-09-18。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索洛维约夫的分歧》[罗扎诺夫著],《中文自学指导》2009年第1期。

《俄罗斯文学启示录》[罗扎诺夫著],《古典与现代》2014年。

  

参编学术著作

《插图本外国文学史》,高扥教育出版社2002年。

《国外汉学史》,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年。

《外国文学经典——文选与解读》,安徽文艺出版社2003年。

《中国现代翻译文学史》,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年。

《中国俄苏文学研究史论》,重庆出版社2007年。

《外国文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

《外国文学作品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

《外国文学鉴赏辞典大系·小说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年。

《二十世纪西方文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

《外国文学史新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年。

《新编外国文学教程》,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科研项目

2006年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白银时代俄国文化”(已结项)

2010年上海市人文社科项目:“罗扎诺夫诗学研究”(已结项)

 

荣誉

全国高校第五届外国文学教学科研优秀成果奖(著作类),2015年8月。

2014年度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奖(理论类),2015年12月。

 

 

上海迪士尼了云 上海迪士尼乐园图片地图 上海迪士尼1.2米以下儿童攻略 上海迪士尼之旅作文300三年级 上海迪士尼官网的商业技术 上海虹桥高铁站有迪士尼商店吗 上海迪士尼P6停车场预约 上海迪士尼一个人穷游中国 上海迪士尼爱莎花车 上海迪士尼乐园奢华游 百望山森林公园北门进入 郑州象湖森林公园 东莞水濂山森林公园开放吗 清远免费森林公园排名 济宁森林公园规划设计 沣河森林公园地铁站到厅 毛家湾森林公园门票 第一个国家级沙漠森林公园 钟家山森林公园在哪里 福州森林公园以前是墓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