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教张大川,管城硕记.pdf

《管城硕记.pdf》由会员分享,可在线阅读,更多相关《管城硕记.pdf(211页珍藏版)》请在得力文库 - 分享文档赚钱的网站上搜索。

1、钦定四库全书子部十 管城硕记目録杂家类二【杂考之属】卷一 易一【计五十二则】 卷二 易二【计三十九则】 巻三 书一【计三十二则】 巻四 书二【计二十六则】 巻五 书三【计二十一则】 卷六 诗一【计三十九则】 巻七 诗二【计三十九则】 巻八 诗三【计四十五则】 巻九 春秋一【计十五则】 卷十 春秋二【计三十六则】 巻十一 春秋三【计一百五十则】 卷十二 礼一【计二十二则】 巻十三 礼二【计十七则】 巻十四 楚辞集注一计【二十七则】 卷十五 楚辞集注二【计二十一则】 巻十六 楚辞集注三【计二十九则】 巻十七 楚辞集注四【计四十一则】 巻十八 史类一【计四十则】 卷十九 史类二【计四十八则】 巻二十。

2、 史类三【计三十九则】 巻二十一 正字通一【计一则】 巻二十二 正字通二【计八十四则】 巻二十三 正字通三【计八十一则】 卷二十四 正字通四【计六十八则】 巻二十五 诗赋一【计五十六则】 巻二十六 诗赋二【计四十四则】 卷二十七 天文考异一【计四十八则】 卷二十八 杨升庵集【计三十九则】 巻二十九 通雅【计三十六则】 巻三十 杂述【计四十九则】 以上共一千二百八十四则 【臣】等谨按管城硕记三十卷 国朝徐文靖撰文靖号位山当涂人雍正癸夘举人乾隆元年荐举博学宏词十七年荐举经学 特授翰林院检讨衔此其所作笔记自经史以至诗文各加辨析考证毎条以所引原书为纲而以已 按为目葢欲小变说部之体其大致与笺疏相近其间疎。

3、漏之处读易据梁武以解文言而王应麟之辑郑 注反未之见至于读史引证乃及于潘氏之总论刘定之之十科策畧蔡方炳之广治平畧廖文英之正字 通隂时夫之韵府羣玉皆未免龂龂俗学然其推原诗礼诸经之论旁及子史说部叅互考证语必求当亦 颇能有所发明要可谓博而勤者矣乾隆四十一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校官【臣】陆费墀 钦定四库全书 管城硕记卷一翰林院检讨徐文靖撰易一 周书本义曰周代名也易书名也其卦本伏羲所画有交易变易之义故谓之易其辞则文王周公所 系故系之周 按周礼太卜掌三易贾公彦曰连山归藏皆不言地号以义名易则周非地号以周易以干为首干为 天天能周匝于四时故名易为周孔仲逹易正义曰文王作易正在羑里。

4、周徳未兴犹是殷世也故题周别 于殷据此则周易二字疑文王所自取也朱子乃以其辞为文王周公所系故系之周岂周易二字为后人 之所加乎 乾元亨利贞本义曰元亨利贞文王所系之辞元大也按文言元善之长也晋语司空季子曰筮告我 曰利建侯屯厚也主震雷长也故曰元韦昭曰震为长男为雷雷为诸侯故曰元元善之长也古皆训元为 长朱子本义曰元大也易见曰如必元之谓大大哉乾元宜为大哉干大也凡六籍之称元皆取诸长不谓 大也元后作民父母言长民也元首明哉不谓大首也殷王元子不谓大子也元年春王正月不谓大年也 大与元相去千里故周公之占爻也别之为元吉大吉然以元为大不始朱子诗元戎十乗韩婴章句曰元 戎大戎谓兵车也礼文王世子一有元良万邦以贞郑康成注曰元大也汉董仲。

5、舒传臣谨案春秋谓一元 之义一者万物之所从始也元者辞之所谓大也师古曰易称元者善之长也故曰辞之所谓大也易大有 元亨王弼曰不大通何由得大有乎程传曰元有大善之义有元亨者四卦大有蛊升鼎也是元之训大不 始朱子而易见非之殊失考也 夕惕若厉无咎本义曰言能忧惧如是则虽处危地而旡咎矣 按王弼注至于夕惕犹若厉也淮南人间训夕惕若厉以隂息也汉书王莽传易曰终日干干夕惕若 厉公之谓矣张衡思赋夕惕若厉以省諐兮惧余身之来敕也晋傅咸叩头虫赋旡咎生于惕厉后周保 定三年诏惟斯不安夕惕若厉宋隆兴元年九月马骐讲干夕惕若厉上曰当读为若厉是古者皆以夕惕 若厉为句厉只是震动俨恪之意非危地也三重刚不中居下之上乃为危地文言虽危旡咎者言夕惕若 厉虽。

6、处危地而旡咎非即以厉为危也孝经云在上不骄髙而不危三之谓矣本义以为终日干干而夕犹 惕若则是以厉为危矣以厉为危可谓虽厉旡咎乎 干文言坤文言本义曰此申彖传象传之意以尽乾坤二卦之蕴 按王洙王氏谈录曰公言秘阁有郑氏注易一巻文言自为篇马贵与经籍考曰凡以彖象文言杂入 卦中者自费氏始孔氏易正义曰文言者是夫子第七翼也夫子赞明易道申说义理以释二卦之经文故 称文言梁武帝曰文言是文王所制穆姜筮徃于东宫已有是言襄公九年传穆姜薨于东宫始徃而筮之 遇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姜曰是于周易曰随元亨利贞无咎元体之长也亨嘉之会也利义之和也贞 事之干也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是时孔子未生而先有是言则文 言是文王所。

7、制者理或然也初九潜龙勿用何谓也以下则文言也故加子曰以别之 乾元用九乃见天则本义曰刚而能柔天之法也按徐在汉曰乾元用九即所谓大明终始时乗御天 者也故曰乃见天则 坤初象曰履霜坚冰隂始凝也本义曰按魏志作初六履霜今当从之 按魏志太史许芝引此句履霜上有初六字下无坚冰字举正只存履霜二字赵胥山曰七十二候九 月霜降十一月冰坚而坤则十月之卦何以言霜言冰葢坤初一变为复复之初即剥之上人但知剥极为 复而不知九月之剥十一月之复其间尚有十月之坤焉坤纯隂疑于无阳而不知复之一阳从十月半渐 生于坤中至冬至而一阳始成剥之一阳自霜降渐消至十月半而一阳始尽 初利用刑人用説桎梏以徃吝本义曰当痛惩而暂舍之以观其后 按尔雅杻谓之梏械谓之桎此。

8、岂发之具哉程以发为发下民之又以桎梏为拘束葢谓此也 其实利用刑人者不过如虞书扑作教刑伊训制官刑儆于有位具训于士已耳盖教刑即夏楚以收其 威而士即童始学之士不必其皆下民也此发所利用也用説桎梏者説如舆説辐之説谓弃去也彖 传以养正孟子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胥此道也其取象于桎梏者之下卦坎体也荀九家坎为桎 梏故初取象以之岂痛惩而暂舍之谓哉 需象君子以饮食宴乐本义曰事之当需者亦不容更有所为但饮食宴乐俟其自至而已 按需以干刚遇坎险而不遽进以防于险故曰需需岂但饮食宴乐无所作为而遂不陷于险乎象云 云上于天乃万方待雨之期万方待泽之象也君子之施泽于臣民者用以饮食之教诲之笙簧酒醴以晏 乐嘉宾云尔于是建中守正而臣民效力故能渉。

9、川有功而险可出也观上六隂居险极下应九三三与下 二阳需极并进为不速客三人来之象则所谓饮食宴乐即是敬之终吉即是酒食贞吉也若乃险在前而 自为饮食宴乐以待之吾恐其需者事之贼也宴安酖毒险可出乎 上象不速之客来敬之终吉虽不当位未大失也本义曰以隂居上是为当位言不当位未详 按象虽不当位未大失盖言上能下应九三三与下二阳需极而进为不速之客不速者难进易退不 肯躁进也上乃能敬之如此则虽不当位犹必不至于大失况上六以隂居上而为当位者乎 讼有孚窒惕中吉本义曰九二中实上无应与又为加忧且于卦变自遯而来为刚来居二而当下卦 之中有有孚而见窒能惧而得中之象 按朱子卦变图云凡一隂一阳之卦皆自复姤而来二隂二阳之卦皆自临遯而来又曰伊川不取。

10、卦 变之説自柔来而文刚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诸处牵强説了王辅嗣卦变又变得不自然以余按之易原 无所为卦变卦变者揲蓍求卦之法由本卦变而之他卦也故曰爻者言乎变者也又曰十有八变而成卦 又曰化而裁之存乎变变者变动而不居圣人观变而立卦如干一爻变则立为姤坤一爻变则立为复也 有本卦变而之他卦者闵元年毕万筮仕遇屯之比初九变也昭二十九年蔡墨论干云其同人曰见龙在 田九二变也僖二十五年晋侯将纳王遇大有之暌九三变也庄二十二年周史筮陈敬仲遇观之否六四 变也昭十二年南蒯之筮遇坤之比六五变也僖十五年晋献公筮嫁伯姬于秦遇归妹之暌上六变也故 曰辞也者各指其所之之卦也贲三阳三隂不以上卦之柔来入于干中则无以文刚不以下卦之二刚分 其一以文。

11、卦上则无以文柔所谓分隂分阳迭用柔刚间杂而成文者也无妄以外卦干之一刚来居内卦 之坤初为主于内内卦一阳来复复则不妄故无妄本义以贲卦自损而来又自既济而来无妄自讼而变 则是先有彼卦而后方有此卦也其实牺皇重卦只因一已成之卦以八卦次第加之非有所谓自某卦变 成者也朱子作为卦变图胡双湖谓象传中所释卦变讼泰否随蛊噬嗑贲无妄大畜咸恒晋暌蹇解升鼎 渐涣只十九卦其所释自讼晋与卦变图同外余皆不合如随自困噬嗑未济来据图则自否泰来之类是 也然则卦变之説安可据为画一也又按周易略例曰爻茍合顺何必坤乃为牛义茍应健何必干乃为马 而或者定马于干案文责卦有马无干则譌説滋漫难可纪矣互体不足遂及卦变变又不足推致五行纵 复或值而义无所取是辅。

12、嗣亦未尝有取卦变之説又呉钟会传会尝论易无互体 讼天与水违行本义曰天上水下其行相违 按孔氏疏曰天道西转水流东注是天与水相违而行象人彼此两相乖戾故致讼也后魏书陈竒传 曰袐书监游雅与竒论典诰及诗书雅赞扶马郑至于易讼卦天与水违行雅曰自葱岭以西水皆西流推 此而言易之所及自葱岭以东耳竒曰易理绵广包含宇宙若如公言自葱岭以西岂东向望天哉北史竒 传亦载其事以末二句为雅言是则北史之误也大概以天西转水东注与孔氏正义略同朱子乃易东西 为上下天上水下理所固然何有见其违行哉 师五田有禽利执言无咎本义曰敌加于巳不得已而应之故为田有禽之象而其占利以搏执而无 咎也言语辞也 按王弼注曰物先犯已故可以执言而无咎也程传曰执言奉辞也谓。

13、奉辞以诛之也但此当为田猎 教战而言也周礼大司马之职仲春教振旅遂以搜田仲夏教苃舍遂以苗田仲秋教治兵遂以狝田仲冬 教大阅遂以狩田田则有春夏献禽秋冬致禽之事故曰有禽田则有表貉誓民读书契载事号戒众庶皆 赖有言以宣之故曰利执言利执此以教民也此所谓教而后战者也不教而战是谓弃之故曰长子帅师 弟子舆尸也比卦师之反师五言百姓之田比五言王者之田一则田有禽一则失前禽非皆取象于田哉 师六开国承家小人勿用朱子语类曰旧时説只作论功行赏之时不可及小人今思量看理却去不 得他既一例有功如何不及他得看来开国承家是公其得的未分别君子小人在小人则是勿用他讲议 经画耳此义方思量得未改入本义姑记取 按小人勿用承上大君有命而言勿者禁止之词。

14、勿用者即大君之命也二刚而中王锡命以着其宠 上顺之极君有命以重其防盖大君正功之日功大者开之以国功小者承之以家分茅胙土大启尔宇而 又欲世世子孙安其人民守其社稷进君子而退小人长保富贵于无穷也长国家而小人是用则必致败 于而国凶于而家故大君于正功之日申之以命令俾凡有国有家者戒以小人勿用也勿用句即大君命 之之词若谓开国承家不妨与小人共之但勿用与他谋议经画则此有国有家者已经与小人公共又何 从使纲纪政治不与谋议经画乎故知小人勿用者大君命之之辞汉武命广陵王曰勿迩宵人亦是意也 比吉原筮元永贞无咎本义曰必再筮以自审有元善长永正固之德然后可以当众之归而无咎 按孔氏疏曰原谓原穷比者根本筮谓筮决求比之情程传曰必推原占决其。

15、可比者而比之惟朱子 以原筮为再筮尔雅释言原再也文王世子末有原后汉张衡再转复为太史令曰曩滞日官今又原之是 原为再之意也胡云峰曰之筮问之人者也不一则不专比之筮问其在我者也不再则不审 不宁方来本义曰其未比有所不安者亦将皆来归之按郑氏大射仪注天子祝侯曰惟若宁侯无或 若女不宁侯不属于王所故抗而射女葢我能再筮自审果有元永贞之徳则不宁之侯方来正归重于自 审意未可以方来为将来也后夫凶本义以迟而后至为训窃意后当训不如松栢后凋之后如家语禹朝 羣臣于涂山防风氏后至戮之之后非但迟至而已史记封禅书苌设射杀貍首貍首者诸侯之不来者 徐广曰貍一名不来因取以况诸侯之不来即所云后夫凶也 履三武人为于大君本义曰又为刚武之人得志而肆。

16、暴之象如秦政项籍之类 按履虎尾咥人凶此葢暴虎冯河之武人虽至死而不悔者以此人而有为于大君其志徒切于刚猛 必不能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此所以若蹈虎尾而有咥人之凶也三虽居下之上于位为不当顾乃比之以 秦政项籍非其伦矣若四之愬愬终吉是乃临事而惧者知四之志行则三之志刚而不足与有行可知矣 泰初防茅征吉志在外也否初防茅贞吉志在君也本义释否曰小人而变为君子则能以爱君为念 按泰初志在外者君子之志在天下不在一身故曰在外否初志在君者小人之志本欲得君以用事 故曰在君爻象胥戒以能贞则吉葢小人进不以正志亦非真爱君者岂遂能变为君子 泰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本义曰帝乙归妹之时亦尝占得此爻 按易纬易之帝乙为汤书之帝乙六世王又京房易载汤归妹。

17、之辞是皆以帝乙为汤书多士自成 汤至于帝乙罔不明德恤祀程亦疑之以为未知孰是据左传哀公九年晋赵鞅卜救郑阳虎以周易筮 之遇泰之需曰微子启帝乙之元子也宋郑甥舅也祉禄也若帝乙之元子归妹而有吉禄我安得吉焉乃 止是帝乙谓纣父无疑世泥于易纬之説非矣 有三公用亨于天子本义曰亨春秋传作享谓朝献也古者亨通之亨享献之享皆作亨字 按随六王用亨于西山王弼曰通于西山升四王用亨于岐山弼曰顺物之情以通庶志有三公用亨 于天子弼曰公用斯位乃得通乎天子之道是皆以亨为元亨之亨惟益二王用享于帝吉则以为享帝之 美不训作通以享从子亨从了字异故也据僖二十五年狐偃言于晋侯曰求诸侯莫如勤王公曰筮之 筮之遇大有之暌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卦战克而王飨吉。

18、孰大焉又京房易曰享献也説文亨享二 字本一字则本义作用享者是也 豫四勿疑朋盍簪本义曰至诚不疑则朋类合而从之簪聚也又速也 按辨体曰君子进而众贤聚故复朋来无咎众贤盛而君子安故解朋至斯孚君子志行而小人之心 服故豫勿疑朋盍簪簪聚也四以刚居柔而易疑故曰勿王弼曰勿疑则朋合疾也盍合也簪疾也易原曰 簪京房本作撍蜀才云速也虞翻本作戠云丛合也陆希声本作捷本义训聚训速者以此 随时之义大矣哉本义曰王肃本时字在之字下今当从之 按王弼注随之所施惟在于时也时异而不随否之道也故随时之义大矣哉干寳晋武帝革命论曰 各得其运而得天下随时之义大矣哉鲁褒钱神论曰易不云乎随时之义大矣哉皆作随时 蛊元亨利涉大川本义曰蛊壊之极乱当复治故其占为。

19、元亨而利涉大川 按陆庸成曰随备元亨利贞四德而贞为要故曰大亨贞爻亦首贞吉焉蛊只云元亨利而不言贞且 爻又云不可贞而贞字不更见何也随无故也无故而动悦则必言贞以防之蛊则饬也当饬而防止则圣 人最欲激之使干不复言贞以阻之 临刚浸而长本义曰二阳浸长以逼于隂故为临按隂符经云天地之道浸故隂阳胜朱子曰浸渐也 天地之道渐渐消长故刚柔胜此便是吉凶贞胜之理隂符经此等处特然好王伯厚曰愚尝读易之临曰 刚浸而长遯曰浸而长也自临而长为泰自遯而长为否浸者渐也圣人之戒深矣 噬嗑四爻得金矢本义曰周礼讼狱入钧金束矢而后听之 按王弼注金刚也矢直也程传亦云金取刚矢取直九四阳徳刚直为得刚直之道非入钧金束矢之 谓也或谓讼狱入金矢葢刘歆逢新室之。

20、恶假讼狱以为聚财而隂托周礼为名实开后世鬻狱行贿之端 朱子不宜引之以注易是又不然大司冦以两造禁民讼入束矢于朝然后听之以两剂禁民狱入钧金三 日乃致于朝然后听之注云百矢为一束三十斤为钧束矢钧金固非贫民所能办必入而后听其辞则民 之不能逹者多矣不知圣人之意以入矢入金禁民讼狱使之自惜其金矢而萌悔心犹可止也故入金三 日乃致于朝实禁之也且亦如官刑军刑之类则入钧矢非穷民也若穷民之狱秋官司冦既以胏石逹穷 民夏官太仆又建路鼔于大寝之门外以待逹穷者与遽然则入金矢所以禁富民之健讼也刚直则听自 知不刚直则不听也管子曰索讼者三禁而不可上下坐成以束矢亦是意也岂真假之以聚财而因疑周 礼非周公之书并疑朱子之误信以注易哉 贲象君子。

21、以明庶政无敢折狱本义曰明庶政事之小者折狱事之大者 按洹词曰狱贵详审而忌明察茍恃其明察而深文缘饰没其情实是之谓敢敢则民有不得其死者 矣其无敢折者非不折也虚明之心存于中慈爱之政行于外于无敢而见庶政之能明止于明也若以庶 政小而折狱大庶政或可明而折狱则无敢狱将谁折哉总之明庶政则洞如观火也无敢折狱判案如山 也皆贲象也 复反复其道七日来复本义曰自五月姤卦一隂始生至此七爻而一阳来复乃天运之自然故其占 又为反覆其道至于七日当得来复 按孔氏疏曰禇氏庄氏并云五月一隂生至十一月一阳生凡七月而云七日不云月者欲见阳长须 速故变月言日又按安石诗説曰彼曰七月九月此曰一之日二之日何也阳生矣则言日隂生矣则言月 与易临至于八月有。

22、凶复七日来复同意葢坤为纯隂十月之卦也隂数穷于六而七则又为干之始复一 阳即干之初故云七日来复也复与剥相对剥卦倒而成复反复其道即一隂一阳之谓道也 复其见天地之心乎本义曰邵子之诗亦曰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按周易大全或问天心无改移谓何朱子曰年年岁嵗是如此月月日日是如此章本清图书编曰以 一日言起于子则为子时出卯入酉则时为卯酉歴十二辰而为日一日如是日日如之而每日起于子中 者无改移焉以一月言晦朔之间日与月交会于壬子则为朔周三十日而为月一月如是月月如之而每 月交于子中者无改移焉以一岁言冬至日与天防于子故十一月建子周十二月而为岁一岁如是岁岁 如之而每岁会于子中者无改移焉可见厯数以日为主算厯数。

23、当以子中为主而其有改移者天之宿度 与星辰之次舍不齐耳日起子中子曷尝有过不及哉尧时日短星昴冬至日在虚固虚为子中矣夏商在 女周在牛汉至宋在斗元在箕今厯冬至箕三四度矣何亦以子中为定位乎曰天度密移惟其一日过一 度也积一岁过三百六十五度积而至于六七十年则实移一度矣其实左旋而过之者日之起子终亥者 无改移也试以今厯太阳行度言之列宿三十余度为一宫十一月冬至日躔析木寅宫也自至日积之三 十日则过三十度而移一宫矣故十二月日躔星纪非丑宫乎然其所以躔丑宫者由天之过度星纪适当 乎子非日过丑宫与月交也自十一月起子积至来岁十月建亥则过三百六十五度移十二宫而一周矣 故二月日躔大火非卯宫乎然其所以躔卯宫者由天之过度大火适当乎子非。

24、日过卯宫与月交也知一 岁太阳之躔度则十百千岁可知矣尧时日躔虚宿由虚宿恰当子宫本位也从此天度密移数千百年歴 虞夏商周冬至日躔经女越牛去虚宿逺矣由天之过度牛女各适值子宫故日与天会由当日正值牛女 之宿也而其会于子者何异尧之时哉又从此密移数百千年歴汉唐宋元冬至日躔经斗越箕去虚宿愈 逺矣由天之过度各适值子宫故日与天会当时皆值箕与斗之宿也而其会于子者何异尧之时哉若谓 日躔于箕乃日之实过于箕则今厯冬至当在建寅之月矣曷为仍在建子之月也可见密移者天之度而 日位子中不可得而易也邵子诗云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朱子所以深叹其至也 大畜象天在山中本义曰天在山中不必实有是事但以其象言之耳 按人之浅见尠闻譬之如坐井观天以管闚。

25、天又乌知天之广且大也试一登泰山日观之峰则周天 三百五十六度以及于五纬二曜多在目前史公之所谓旁罗日月星辰李贺之所谓二十八宿罗心胸者 皆在于此岂不天在山中乎本义谓天在山中不必实有是事亦泥于在字为过实耳测言曰天在山中即 芥子纳须弥之意则又视在字为过虚矣 六五豮豕之牙程传曰豮去其势则牙虽存而刚躁自止 按孔氏疏曰禇氏云豮除也除其牙也然豮之为除古无明训据尔雅防豮郭注云俗呼小豮猪为防 子则是豮豕为小豮犹童牛耳今五以柔居中当尊位是以制二之刚健若小豕之牙也又按埤雅曰牙者 畜豮豕之杙也方言海岱之间系豕杙谓之牙此可以发千古之防矣又按周礼肆师职大祭祀展牺牲系 于牢颁于职人注职读为樴樴可以系牲者附注职音弋樴同是樴杙音义。

26、同也即方言所谓牙也 咸上象曰咸其辅颊舌滕口説也本义曰滕腾通用按孔疏曰旧説字作滕滕竞与也所竞者口无复 心实郑氏又作媵媵送也据尔雅云滕征虚也注云滕征未详亦不知引易为证説卦传兑为口舌云以虚 口説动人而不能至诚感物故曰滕口説也非滕腾通用之谓 晋二受兹介福于其王母本义曰王母指六五葢享先妣之吉占 按君之于臣有父道焉母道焉故家人有严君父母之谓也晋五之于二不惟锡予之厚又见亲礼是 以母道之慈爱待其臣者故云王母胡云峰曰小过六二遇其妣即此言王母也然不言母而言王母者晋 下坤体坤为母六五居尊故言王母以别之程传以王母为祖母则非矣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本义曰角刚而居上上九刚进之极有其象矣 按孔氏疏曰晋其角者西南隅也葢以晋上卦。

27、为离离为日晋上九日昃之象故曰角也日已在角而 犹进进过乎中岂可成其大事哉维用伐邑而已离为甲胄为戈兵故云伐邑离本卦王用出征亦犹是也 程传曰角为刚而居上之物伐邑谓内自治也夫以角为刚而居上则得矣于晋所谓明出地上者则未当 也王弼曰处晋之极过明之中明将夷焉而犹进今当从之 解二田获三狐得黄矢本义曰此爻取象之义未详或曰卦凡四隂除六五君位余三隂即三狐之象 也按引谓卦凡四隂除六五君位易中无此例于师以五隂从九二泰六四言三隂翩然下复临初九九 二之徧临四隂俱未尝除五君位今田获三狐乃独除五不然也况田猎之矢岂有黄者愚窃谓解下为坎 坎为隠伏狐之类近之荀九家又有为狐坎三爻即三狐也九二居中为得中直故云田获三狐得黄矢总 之去邪媚而。

28、得中直一言以蔽之矣 损二簋可用享本义曰言当损时则至薄无害 按赵彦陵曰享徐进斋主燕享説以下奉上之谓享谓献也古者享礼陈簋八簋为盛四为中二为简 洪觉山曰二簋惟损时可用圣人恐人泥以为常故彖特以应有时发之本义言当损时时者天之运而与 时偕行者圣人之权也 益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本义曰上有信以惠于下则下亦有信以惠于上不问而元吉可知 按郑孩如曰损之六五受下之益者也益之九五益下者也损五受益而获元吉益五但知民之当益 而已勿问元吉矣此惠心之出于有孚者也 夬五苋陆夬夬本义曰苋陆今马齿苋感隂气之多者按孟喜易注曰苋山羊也正譌曰苋胡官切音 桓上从防是羊头非草头下从见如兔字非见字葢山羊细角而大形者项氏玩辞曰陆犹鸿渐于陆之陆 葢夬。

29、之上卦为兑兑为羊故四五皆取象于羊也子夏易传曰苋陆本根草茎刚下柔上也马融王肃曰苋 陆一名商陆董遇曰苋人苋也陆商陆也是一是二迄无定论程传曰苋陆今马齿苋本义宗之丘行可曰 生五月故于姤言苋生三月故于夬言苋 姤彖曰姤遇也柔遇刚也本义曰姤遇也以其本非所望而卒然值之如不期而遇者故为遇 按五隂在下一阳在上则为剥剥尽则为纯坤十月之卦也至十一月一阳生圣人于阳之生幸其长 则曰来复来者冀其复反之谓也五阳在下一隂在上则为夬夬尽则为纯干四月之卦也至五月而一隂 生圣人于隂之生虑其壮则曰姤遇遇者偶然相值之谓也圣人扶阳抑隂之义于此可见 升南征吉本义曰南征前进也 按赵胥山曰防东南坤西南从防而升必歴离南而后至于坤故曰南征吉王弼曰以。

30、柔之南则丽乎 大明孔疏曰南是明阳之方故曰南征吉也 困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本义曰困于酒食厌饫苦恼之意酒食人之所欲然醉饱过宜则是反为所 困矣按仪礼士昏礼疏贾公彦曰易困卦九二云困于酒食朱韨方来郑注云二据初辰在未未为土此二 为大人有地之象未上值天厨酒食象困于酒食者采地薄不足已用也今解困于酒食者皆当从之张娄 东曰朱绂赤绂皆行饰所谓天子纯朱大夫赤者也二朱绂方来得君宠也五困于赤绂失臣翼也今解朱 绂方来者皆当从之 井二井谷射鲋瓮敝漏陆氏释文曰鲋鱼名 按王弼注曰井之为道以下给上者也二无应于上反下与初故曰井谷射鲋鲋谓初也孔疏曰子夏 传云井中虾防呼为鲋鱼也据广雅鲋一名鰿今之鲫也文选虽复临河而钓鲤无异射鲋于井谷皆以鲋 。

31、为小鱼也然庄子谓见涸辙中有鲋鱼亦即是虾蟆耳庄子秋水篇蛙跳梁于井干之上入休乎缺甃之中 后汉马援谓子阳为井底蛙蛙与虾蟆常在于井中间在于涸辙知必非鲫鱼也 革巳日乃革本义曰变革之初人未之信故必巳日而后信 按王弼注曰夫民可与习常难与适变可与乐成难与虑始故革之为道即日不孚巳日乃孚也本义 宗之巳读为损初巳事遄徃之已徐在汉曰卦象五行震东方木蛊中爻杂震为甲日兑西方金防中爻杂 兑为庚日坎离天地之中戊己十干之中巳隂土隂生午中离中一隂为巳日赵胥山曰五行于五德惟土 配信巳日乃孚即革而信之也此读为戊己之己 初九巩用黄牛之革本义曰黄中色牛顺物革所以固物其占为当坚确固守而不可以有为 按革之下卦为离离为火荀九家有为牝牛故初取象。

32、于牛也陆庸城曰革之始不可轻动故取牛之 中顺革之终可与乐成故取虎豹之变葢革之上卦为兑兑为泽为西方白虎之象故五上取象于虎豹也 鼎四其形渥凶本义引晁氏曰形渥诸本作刑剭谓重刑也今从之 按王弼注渥沾濡之貌也既覆公餗体为渥沾知小课大不堪其任受其至辱灾及其身故曰其刑渥 凶也周礼司烜氏邦若屋诛则为明竁焉郑司农曰屋诛谓夷三族屋读如其刑剭之剭此则郑氏之误也 葢屋诛谓不杀于市而诛于甸师氏屋舍中者非夷族也竹书平王二十五年秦初用族刑至战国时商鞅 造参夷之法参夷夷三族也成周盛时岂有剭诛夷族之刑哉汉书哀帝叙传曰底剭鼎臣师古曰剭者厚 刑谓重诛也唐元载以罪诛史臣赞曰易称鼎折足其刑剭谅哉是皆沿旧本之误者也程传谓所用匪人 至于覆败。

33、乃不胜其任可羞愧之甚也其刑渥谓赧汗也此与弼注意同解形渥者当从之 震二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本义曰亿字未详又曰此爻占具象中但九陵七日之象则未详 耳按初九以刚居下能以恐惧致福即是有德之人二以柔乗之假若傲尊陵贵则将自丧其资助而为丧 贝之象亿读如亿则屡中之亿谓意料其必然也乃二乗初之上初震而与之俱震一则震来虩虩一则震 来厉则虽所处之地极髙如跻于九陵而向之亿其为丧贝者勿逐而自得原未尝有所失也至于得而无 过七日者复下卦为震七日来复故震二亦取象于七日得也唐书天文志僧一行卦候议曰夫阳精道消 静而无迹不过极其正数至七而通矣此所谓七日以二之震厉如是其有得于初之资助者不逺而复如 七日之来复也干三之重刚以厉而无咎震二。

34、之乗刚以厉而有得厉者君子之所为恐惧修省者也 渐二鸿渐于磐本义曰磐大石也渐逺于水进于磐而益安矣 按史记孝武帝纪鸿渐于般意庶几焉裴骃注云般水涯堆也杨用脩是之以鸿不栖石今本易作磐 此因磐字从石而误果如杨説四鸿渐于木五鸿渐于陵鸿又岂栖木栖陵者乎据水经注磻磎中有泉谓 之兹泉水次磐石即太公垂钓之所是磐石为水次之大石乌在磐为渐逺于水也 丰三丰其沛日中见沬折其右肱本义曰沛一作斾谓旛幔也其蔽甚于蔀矣沬小星也 抑沛古本或作斾沬子夏传作昧云星之小者字林云斗杓后星薛仁贵云辅星据星传辅一星在北 斗第六星左去极三十度入角宿三度汉书翟方进传辅湛没火守舍张晏曰辅沉没不见则天下之兵销 盖辅星象亲近之大臣三居下卦之上乃大臣象也处。

35、离明之极以应上六之柔暗势焰逼主如旛幔蔽日 当午而见沬宜明反暗岂可以当大事乎仪礼觐礼云事毕乃右肉于庙门之东乃入门右北面立告听 事贾公彦疏曰按易丰卦九三云折其右肱无咎郑氏注云三艮爻艮为手互体为防防又为进退手而便 于进退右肱也犹大臣用事于君君能诛之故无咎此所谓日中见沬折其右肱于九三爻义为更切也 涣二涣奔其机本义曰盖九奔而二机也 按王弼注机承物者也谓初也孔氏曰二俱无应与初相得而初得逺难之道今二散奔归初故曰涣 奔其机也程传曰二目初为机先儒皆以五为机非也方涣离之时二阳岂能同也机谓俯就也其释机与 弼注意同本义以为九奔而二机胡云峰曰九奔二机葢以卦变言也九刚故象奔二中故象机然困初曰 臀困于株木孔氏曰释株者机木谓。

36、之株也襄十年左传诸侯之师乆于偪阳荀偃士匄请班师知伯怒投 之以机注机本作几故弼以承物为机则以二就初为奔机者乃正説也 中孚豚鱼吉本义曰豚鱼无知之物至信可感豚鱼故占者能致豚鱼之应则吉 按毛诗众维鱼矣实维丰年郑笺曰今众人相与捕鱼则是岁孰为供养之祥也易中孚卦曰豚鱼吉 孔疏曰豚鱼吉者彼注云二体兑兑为泽四上值天渊二五皆坎爻坎为水二侵泽则豚利五亦以水灌渊 则鱼利豚鱼以喻小民也而为明君贤臣恩意所供养故吉易中孚疏曰鱼者虫之幽隠豚者兽之防贱人 主内有诚信则虽微隐之物信皆及矣是皆以豚与鱼为二也其实卦所谓豚鱼即今所谓江豚也葢一物 也山堂肆考曰江豚俗呼拜江猪状似防鼻中有声脑上有孔喷水直上出入波浪中见则有风以其脑中 有井故。

37、又名井鱼本草陈藏器曰江豚生江中状如海豚而小出没水上舟人候之占风此风泽之卦所以 取象于豚鱼也 小过四弗过遇之本义曰弗过遇之言弗过于刚而适合其宜也或曰若以六二爻例则当如此説若 依九三爻例则过遇当如过防之义未详孰是 按王弼注曰虽体阳爻失位在下不能过者也故得合于免咎之宜故曰弗过遇之胡双湖曰弗过遇 之者阳微而弗能过乎隂反遇乎隂也弗遇过之者隂上而弗能遇乎阳反过乎阳也李衷一曰大抵小过 六爻皆反覆于过不过之间以弗过而遇为宜以过而弗遇为非宜总是发明卦辞中可小事而宜下之意 既济九三髙宗伐鬼方三年克之本义曰言其久而后克戒占者不可轻动之意 按竹书纪年殷武丁三十二年伐鬼方次于荆三十四年王师克鬼方氐羗来宾是其事也诗覃及鬼。

38、 方毛传曰鬼方逺方也史记楚世家陆终娶于鬼方氏曰女溃鬼方葢国名耳王弼易注曰处既济之时居 文明之终履得其位是居衰末而能济者葢髙宗德实文明势当隆盛伐鬼方而歴之以三年其用兵亦劳 惫矣然而在所必克者所谓能济者也孔氏疏谓以衰惫之故故三年乃克之葢非也观未济三年有赏于 大国象曰志行良可覩已 九五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本义曰当文王与纣之事故其象占如此 按孔氏疏曰禴殷春祭之名祭之薄者也诗小雅天保禴祠烝尝疏曰自殷以上则禴禘尝烝王制文 也至周公则去夏禘之名以春禴当之更名春曰祠故禘祫志云宗庙之祭春曰禴周公制礼乃改夏为禴 若然文王之诗所以已得有制礼所改之名者易曰不如西邻之禴祭郑注为夏祭之名则文王时已改言 周公者据制礼大定。

39、言之耳今按竹书纪年殷帝辛六年西伯初禴于毕则禴自文王始矣西邻文王也东 邻纣也故曰当文王与纣之事 未济本义曰卦之六爻皆失其位故为未济 按周易考异曰未济三阳失位程子得之成都隐者朱子谓火珠林已有葢程子未曾看杂书今按唐 孔氏疏曰君子见未济之时刚柔失位正又曰中以行正者释九二失位志行者释九四失位三阳失位本 出于孔氏易疏一以为得之成都隐者一以为出火珠林何也 管城硕记巻一 钦定四库全书 管城硕记卷二翰林院检讨徐文靖撰易二 系辞上传本义曰系辞本谓文王周公所作之辞系于卦爻之下者即今经文此篇乃孔子所述系辞 之传也按南齐书陆澄传澄与王俭书曰弼于注经中已举系辞故不复别注今若专取弼易则系説无注 顾欢传欢又注王弼二系学者传之。

40、又沈驎士传着周易两系训注其书并亡今所传者惟韩注已耳宋天 禧中毗陵范谔昌撰易证坠简二巻上巻类郭京举正如震卦彖辞内云脱不丧七鬯四字程正叔取之渐 卦上六疑陆字误胡翼之取之自谓其学出于湓浦李处约庐山许坚下巻辨系辞非孔子命名止可谓之 赞系今爻辞乃可谓之系辞又重定其次序又有注补一篇辨周孔述作与诸儒异据此则文王所作卦辞 不当与周公爻辞同在系辞之列后云系辞以断其吉凶是故谓之爻则亦止言爻也本义以为文王系彖 辞周公系爻辞故同为系辞又古本作系辞上或作系辞传惟王肃本作系辞上传今从之 是故刚柔相摩八卦相荡本义曰此言易卦之变化也六十四卦之初刚柔两画而已 按易中蓍策老少隂变为阳阳化为隂阳刚而隂柔共相切摩刚摩柔为震坎艮之变化。

41、柔摩刚为防 离兑之变化刚柔两体为隂阳二爻相杂而成卦逓相推荡若十一月一阳生而推去一隂五月一隂生而 推去一阳虽诸卦逓相推移本从八卦而来故曰八卦相荡也其变化之成象者鼔之以雷霆震起而艮止 也润之以风雨兑见而防伏也日月运行一寒一暑离上而坎下也合而言之皆干刚而坤柔也其变化之 成形者干阳也坤隂也一隂一阳之谓道隂阳合徳而刚柔有体干阳道也统坤而成男震坎艮皆男而皆 成矣坤隂道也承干而成女防离兑皆女而皆成矣夫孰非阳变隂化之所为耶 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本义曰此言圣人作易观卦爻之象而系以辞也 按易或曰史称汉宣帝时河内女子伐老屋得易本旧称説卦三巻后亡其二灵川全赐以系辞上 下即是而不知説卦之为设卦系辞又本于设卦也传云。

42、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又云设卦以尽情 伪系辞焉以尽其言明明设卦系辞原是二亊设卦者犹云更置卦画也系辞本于设卦故説卦传继之何 得改系辞为説卦乎又案设卦者如天地设位之设盖陈设卦爻非必更置之谓也 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本义曰极至也三极天地人之至理三才各一太极也 按康伯注三极三才也孔氏曰言六爻逓相推动而生变化是天地人三才至极之道本义因之以六 爻初二为地三四为人五上为天陆徳明以初四为下极则地与人合一二五为中极则天与地合一三上 为上极则人与天合一所谓人为天地心者以此 辞也者各指其所之本义曰各随所向 按蓍法卦有之卦各指所之盖谓之卦也之卦见于左国者凡十有八庄公二十二年周史有以周易 见陈侯者使筮之遇观之否闵公元年初毕。

43、万筮仕于晋遇屯之比成季之将生也筮之遇大有之干僖公 二十五年晋侯将勤王筮之遇大有之暌宣公六年王子伯廖曰其在周易丰之离宣公十二年知庄子曰 周易有之在师之临襄公九年穆姜初徃于东宫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襄公二十五年崔武子 将娶东郭偃之妹筮之遇困之大过襄公二十八年游吉如楚归告子展曰楚子将死矣周易有之在复之 颐叔孙穆子之生也庄叔筮之遇明夷之谦卫襄公嬖人婤姶生元孔成子筮之遇屯之比昭公十二年南 蒯之将叛也枚筮之遇坤之比昭公二十九年秋龙见于绛郊蔡墨曰周易有之在干之姤哀公九年晋赵 鞅卜救郑未决阳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周语简王十三年单襄公谓其子曰周将得晋国昔成公之归 也晋人筮之遇干之否晋语董因为公子重耳筮之得泰之。

44、八是皆所谓之卦也之卦者由本卦变而之他 卦也故其辞亦各指所之而系焉 故神无方而易无体本义曰至神之妙无有方所易之变化无有形体也 按康伯注曰方体者皆系于形器者也神则隂阳不测易则惟变所适不可以一方一体明徐在汉曰 徃来不穷谓之通通乎幽明之故而知通乎死生之説而知通乎鬼神之情状而知皆是通乎昼夜之道而 知皆是通乎天地之道而知神以天地为方故立不易方而无方易以天地为体故体物不遗而无体 一隂一阳之谓道本义曰隂阳迭运者气也其理则所谓道 按一者数之始也天数始于一圣人画一竒以象阳地数始于一圣人画一耦以象隂阳之轻清者为 天隂之重浊者为地一隂一阳而天地生人生物之道不外乎是一隂一阳之谓道是即弥纶天地之道也 隂阳互藏其宅动静互为。

45、其根阳之中有隂隂之中有阳合而言之道也故曰一隂一阳之谓道张彦陵曰 朱子以理气分为两截夫理言虚气言实气之条理谓之理恶可与气对天地间岂别有理可以运是气乎 隂阳原是浑合不相离的一字不是説分正是説合若云迭运则隂阳仍是二物矣 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本义曰继言其发也善谓化育之功阳之事也成言其具也性谓物之所受 隂之事也 按一隂一阳之道盈满于天地之间天地以是道生人生物当其由天而之人则谓之继其纯然最初 者善也天地之性人为贵得乾道之一隂一阳以成男则其性健得坤道之一隂一阳以成女则其性顺降 衷各正者性也继之者善成之者性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也孟子之所谓性善其原盖出于此本义以 上句属阳下句属隂无由见隂阳之合徳矣 隂阳不测之谓。

46、神本义曰张子曰两在故不测 按赵氏曰两在不可谓道在隂又在阳只是阳中含隂不可测其为阳隂中含阳不可测其为隂其实 张子所谓两在即前所谓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者也在天与在地不同而所在则只此隂变为阳 阳化为隂者成象谓干在天成象也效法谓坤在地成形也知来谓占通变谓事而变化见也神也者妙万 物而为言者也无在而无乎不在而乌乎测之 成性存存道义之门本义曰成性本成之性也存存谓存而又存不已之意也 按易或曰老子曰有物浑成先天地生故曰成性此言盖非也夫成性即成之者性也性本善庶民去 之君子存之存即孟子所谓以仁存心以礼存心者圣人知崇而智存礼卑而礼存崇效天则圣人一干也 卑法地则圣人一坤也乾坤为易之门圣人效干法坤为道义之门易之门为诸。

47、卦所从出道义之门为徳 业所从出也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本义曰此言天地之数阳竒隂耦即所谓河图者 也按伏羲画卦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天数竒一三五皆天地数耦二四六皆地数起于一中于五 五者参天两地六七八九十倚之而起夏小正言节气无过五日又五日是也易虽言河图洛书圣人则之 未尝明言则以作易也即因以作易龙马不过一兽耳不过观鸟兽之文以逺取诸物耳易明言天尊地卑 乾坤定矣观变于隂阳以画卦矣明言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矣若以天一地二天三地四 阳竒隂耦即河图之数河图出而始知天一地二乎孔氏曰此言天地隂阳自然竒耦之数也斯言得之矣 天数五地数五本义曰此简本在大衍之后今按宜在此 按古易大衍之数节在前。

48、天数五节在后盖天地之数始于一而成于十左传庄叔曰日之数十故有 十时亦当十位天五地五合而言之为十位分而言之为五位盖十者天之成数而要以五而两故圣人作 易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参两者五也自一而衍之成五又衍之成十大衍之而成五十于 五十之中虚其一而不用子夏易传曰一不用者太极也邵子曰五者蓍之小衍故五十为大衍蓍徳圆以 况天数故七七四十九圣人画卦至四十九而为革彖曰天地革而四时成象曰君子以治厯明时大衍之 四十九防适与之合此一行所以有取于大衍也五位者分二为两仪之位挂一为三才之位揲四为四时 之位归竒再扐为闰月成岁归余于终之位五位成而先后多寡之相得隂阳老少之有合于是而着盖四 十九防一三五七九皆天而五则天之中数积。

49、五而衍之无过二十有五二四六八十皆地而六则地之中 数积六而衍之无过三十盖五六者天地之中合四时十二月中气所由定也此天地变化圣人效之以作 易也而变化之神妙莫测者则曰鬼神故曰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乎古本天数五节在大衍节后 非错简也 干之防二百一十有六坤之防百四十有四凡三百有六日当期之日本义曰凡此防数生于四象少 隂退而未极乎虚少阳进而未极乎盈故此独以老阳老隂计乾坤六爻之防数余可推而知也期周一岁 也凡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此特举成数而概言之耳按易象震衡交图説曰衡图者乾坤平衡为南 北陆卯酉之中日道四十八以蓍法揲之或赢或乏干阳得九四九三十六以六乗之干六爻得二百一十 六坤隂得六四六二十四以六乗之坤六爻得一百四十四天日平行十二次每次平行三十度夏至之日 出寅入戌首尾赢各三度中更七次二百一十六度冬至之日出辰入申首尾缩各三度近五次为百四十 四此冬夏昼日长短之大率也其与乾坤之防数合而当期之日者深有契也。

民教张大川民教张大川有声小说民教张大川好看吗民教张大川内容民教张大川小说百度云民教张大川简介武器店的大叔全球区块链钱包排行榜舌头上有齿痕是为什么掌门仙路地图最新章节列表航海王燃烧意志卡普怎么加点所有人你有一份冷冻冰鲜食品注意事项机械学院2016机电工程与自动化学院报告司令你的小萌妻诈尸了司令您的小萌妻诈尸了地狱少女第三季全集云在线观看琳琅什么目我是旺夫命全文免费阅读捡个憨夫种田忙免费阅读改革开放是什么短语类型4a92发动机噪音大吗第四十九章无尘子的道第一百五十四章无尘子检测是否感染艾滋病使用唾检试纸可信吗尿液检测也可以诊断艾滋病第六十七章结仇surebet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