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四川方言,川普(四川普通话)?

| 打甩手、几哈、攒劲、撇脱、扎起……说川普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方言十八扯 014

老黄毕业之后选择留在四川,在成都软件园过上了“朝九晚六”的生活。作为一个“新四川人”,他接受了吃兔头,能吃中辣的火锅,对成都苍蝇馆子了若指掌。掌握普通话是他的职业技能,听懂四川话是他的生存技能,但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川普他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在他看来,川普这种怪异的语言不土不洋,不伦不类,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搞笑而诞生的。直到他在成都待到了第九个年头时,忽然明白了。说川普,是老四川人最后的妥协。

01 川普是个什么东西椒盐,川菜调料的一种,花椒炒香后磨成的粉末即是花椒粉,若加入炒制的盐巴即是椒盐。椒盐味道香麻且咸,四川人经常将自己说的带川味的普通话称作"椒盐普通话",也就是“川普”。川普,是一种把四川方言换成普通话语音语调而生造出来的特殊语言。川普的神奇之处在于,这种特殊语言会说普通话的四川人能掌握,不会说普通话的四川人也能掌握,唯有外地人掌握起来十分困难。川普是一种十分既排外,又因对外地人妥协而生的语言。

椒盐里脊是四川名菜(图片源自网络)在四川街头,说四川方言是常态。面店老板会问你“要不要海椒”,街头孃孃会热情地告诉你“厕所就在抵拢倒拐”,出租车师傅会给你说“我一脚(jio)油门就杀过去了”。如果你一直说普通话,同时长时间露出听不懂地无辜表情,那么你就大概率能听到四川特色——川普。四川人无论再怎么安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总是要与外地人交流。不会说普通话的巴蜀人自然有应付这一难题的办法,于是川普就应运而生了。川普诞生的时间已经无法考证,私以为大概是国家大力推广普通话时产生的。1986 年国家把推广普通话列为新时期语言文字工作的首要任务,1992 年确定推广普通话工作方针为"大力推行、积极普及、逐步提高",在强化政府行为,扩大普及范围,提高全民普通话应用水平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1997年国务院总理办公会议批准举办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从1998年起每年举办一届,由教育部、国家语委会同相关部门组成推普周领导小组共同组织开展。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四川人民积极相应国家号召,学习普通话。截至2018年,四川全省普通话普及率提高到80.31%。这80.31%的得来是有四川民族地区推普脱贫攻坚落地落实,双语教师、“一村一幼”辅导员、学前幼儿、青壮年农牧民等普通话培训不断加强。

(图片源自网络)如果你到四川三四线城市,或者少数民族地区,听着当地人操着一口流利地川普和你交流,你就会恍然大悟。川普这种介于四川话与普通话之间的语言, 在国家大力推行普通话和四川本地人用语习惯夹缝中生存。四川本地人日常生活中并没有使用普通话的需求和习惯。在四川街头你能看到孃孃操着一口川普和外地人摆龙门阵,在学校里你也能看到老教授说着一口川普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只有到了银行和政府窗口,你才能遇到说普通话的四川人,前提是你得自己主动说普通话。其实川普也是近几年才逐渐被人放在了潮流的标签上。早几年谁嘴里要是说着不土不洋的川普,一定是被众人嘲笑的对象。

猫和老鼠四川方言版曾经十分流行(图片源自网络)从四川话版的猫和老鼠开始流行,到《让子弹飞》专门制作了四川话版,再到众多的四川方言歌曲在网上爆红,直到最近《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操着一口川普的太乙真人出现。从四川话到川普,逐渐成为了年轻人追捧的潮流,不伦不类的川普以其独特的魅力“二次翻红”。四川方言喜欢用儿化音,喜欢用叠词的习惯被川普原汁原味地接收了。也就是很多时候,四川人对着外地人说“瓜兮兮”、“哈戳戳”的时候,外地人还以为四川人在卖萌。

02 四川人要说好普通话到底有多难很多时候走在成都街头老黄都在想,为什么会有四川方言这种语言?后来和四川人交流地多了,老黄才认识到,川普其实是四川人对普通话无奈地妥协。普通话对四川人实在太难了,学习标准普通话要克服的障碍实在太多。众所周知,汉语拼音的构成基本要素有声母、韵母、音调。但是在四川方言里,这三大要素,简直就是四川人学习普通话的三只拦路虎。声母方面,地道的四川话是不区分平翘舌和鼻音边音。在四川人嘴里,“四是四,十是十”、“刘奶奶拿榴莲牛奶”、“天上有个日头,地下有块石头,嘴里有个舌头”等绕口令念出来统统都是一个腔调。舌头就如同一马平川的直,坚决不为任何一个字翘一下。除此之外,四川话中还有一些特有的声母在普通话里是找不到对应的读音。比如“谙到”的“谙”字读作ngan(二声),读音近似“暗”。“用盐巴漤一下”的“漤”字读作nan(三声)。(这两个例子中声母准确应该写作“ŋ”,便于理解和阅读写为“n”)这种读音上的细微差别只有在成都生活多年才能感受出来。

用盐巴漤一下,菜更入味如果说四川方言对声母的态度是视而不见,那么对于韵母的态度则可以叫做“无中生有”。四川话里有大量一个茶壶对应多个茶杯的情况。准确来讲即是四川方言里的一个韵母能够对应普通话的几个韵母。比如普通话复韵母uo[uo]与舌尖中音声母d、t、n、l,舌尖前音声母z、c、s,舌尖后音声母zh、ch、sh、r相拼时,四川话全都读成单韵母o[o]音,常见字为多、朵、夺、舵、剁等。例如普通话单韵母e[γ]与舌尖中音d、t、n、l;舌尖前音z、c、s;舌尖后音zh、ch、sh、r声母相拼,在四川话里几乎全部读ê[ε]音。如果你找个四川人来念“得、乐、车、社、热”这些字,你就会惊讶地发现似乎和普通话有些微差别。这细小的差别也就是成都人听起来比较“牙尖”的原因。

成都话与普通话拼音对照表(图片源自网络)如果四川人侥幸打败了前面两只拦路虎,后面还有音调这只猛兽。四川方言的语音语调极有自己的特色,川普更是继承发扬了其衣钵。极具辨识度的音调是川普和普通话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四川众多的方言中,不仅有四种声调,甚至还有5种声调。但是四川人在日常交流中,一声出现频率最高,很多四川人在口语中都喜欢将复杂的声调统统处理为一声。这也就导致了四川人在尝试着说普通话时,很容易在转换音调时出错,从而产生怪异的声调出来。这种怪异的声调四川人是觉察不到的。但是就如同外国人说中文一般,不经意间地尾音就被把他们出卖。四川人如今独树一帜的用语习惯,来自于一个久远的典故——湖广填四川。很长一段时间内,带着湖北腔的四川话是川内语言的主流。文化和语言不断地交融碰撞,多年以后才形成了如今四川方言的定式。四川人想要说好普通话有这么多的困难,川普这个充数的“次等品”出现也不足为奇了。

03 四川人对川普的态度四川是包容开放的,四川人是热情好客的,但是一个地区越发达和包容,本地语言受到地排挤就越明显。普通话和各种外地语言会一步步蚕食本地语言的生存空间。作为四川方言的附属物,歇后语曾经很流行,但是现在却面临着消失的困境。若要问“新四川人”接歇后语,估计也只能答得上“猫儿抓糍粑——脱不到爪爪”,“夜明珠蘸酱油——宝得有盐有味”这种经典歇后语。若要问“土地老爷卖房子——神不住了”,“罗汉请观音——客少主人多”,“盘古王耍巴浪鼓——老天真”这些老四川人才知道的,可能“新四川人”也只有一脸疑惑地看着你。

四川历来是全国人口大省。2018年末,四川常住人口有8341万人,比上年增加39万人。总量居全国第4位,占全国人口的6%。这些年四川经济稳定增长和提质增效,吸引了各类人才来川就业创业。四川得天独厚的宜居异游环境和开放共享的包容性,也吸引了不少省外人口入川定居。随着“新四川人”构成不断扩大,“我是四川人,不会讲四川话”成为一种见怪不怪的现象。越来越多的“新四川人”带来了外来文化和语言,四川方言的生存空间就被肉眼可见地侵占了,而夹缝中“川普”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曾经随着《傻儿司令》,《王保长今传》等一系列方言剧的热播,四川方言和川普很是流行了一段时间。但是今天你再换到四川台和成都台,除了无孔不入的种植牙和乳腺病广告以外,方言剧已经难觅踪影。

傻儿司令三部曲曾经十分受欢迎(图片源自网络)实际上,很多老四川人把四川方言作为身份认同的一个重要标志。四川人抱团取暖由来已久,四川方言自然是最好的润滑剂。如果两个人之间需要靠着蹩脚的川普才能交流,自然无法抱团。现在很多四川人已经感受到了普通话对四川方言的冲击。在成都越来越多的景点和饭店都用方言词汇来做装饰和文化格调提升,但是仅仅浮于表面是不够的。四川人常开玩笑说,普通话限制了他们吵架的能力,影响了发挥。用川普吵架只会引起阵阵嘲笑,震撼力太弱。四川方言里独特的词语和用法,难以在普通话里找到恰如其分的表达,更别提用川普“二次转换”。四川人对四川方言认同感很高,对于其他语言也仅仅是做到不排斥不认同。能主动用川普交流,已经是四川人最后的妥协和坚持。在成都待到第六个年头的时候,老黄结婚了。老婆是大学同学,土生土长的成都人。起初,他并不喜欢操着一口川普的老丈人和丈母娘,觉得根本没法畅通地交流。但是在一起生活久了,他才发现是自己误会了。对于年过半百的老成都人,一辈子都没出过省的老人,能努力说着蹩脚的川普与你交流,已经是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要知道四川地区对本地方言有着自己的执着。上到政府企业,下到路边市民,除非逼不得已,统统使用四川方言,而且还无人对此有意见。坊间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当年建国之初,四川话差一票成为国语。作为长在南方的北方方言,虽不如东北话的魔性传染力,四川话其实也有很强的群众基础。

四川人对于各种美食都是包容的,在成都你可以看到大排长龙的泰国菜,可以看到人均几千的日本料理。四川人对于外地语言是不排斥的,他们可以允许外地语言充斥他们的生活空间。当然,如果外地人表现出一丁点对四川话的兴趣,四川人是乐意与之交流的。四川人会说着磕磕绊绊的川普热情地教你,很快你就能学会第一句四川方言。“瓜娃子。”

参考资料[1]《蜀语》与四川方言词汇研究[D]. 向学春.四川大学 2007[2] 四川方言与巴蜀文化[M]. 四川大学出版社 , 崔荣昌著, 1996[3] 四川方言词典[M]. 四川人民出版社 , 王文虎等编, 1987[4] 从移民史和方言分布看四川方言的历史——兼论“南路话”与“湖广话”的区别[J]. 周及徐. 语言研究. 2013(01)[5] 从语音特征看四川重庆“湖广话”的来源——成渝方言与湖北官话代表点音系特点比较[J]. 周及徐. 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2(03)[6] 近十年(1997-2007)四川方言专书专著研究综述[J]. 汪启明,程曾. 绵阳师范学院学报. 2008(10)[7] 近十年(1997—2007)四川方言研究综述[J]. 汪启明,程曾.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2008(08)

爆笑女警爆笑大全爆笑 笑话爆笑'虫子''爆笑简短哈哈笑话笑话大全爆笑爆笑四川方言黑人搞笑配音爆笑四川方言搞笑配音爆笑四川方言搞笑爆笑四川方言笑话爆笑四川方言搞笑配音之奥特曼爆笑四川方言猫和老鼠爆笑四川方言搞笑配音,金花哥爆笑四川方言捷德奥特曼爆笑四川方言惹的祸爆笑四川方言搞笑配音怎么配中国最新高端武器古代最富的人是谁大件运输车辆美容顾问年终总结和明年的计划今生今世 电视剧 2009免费天天视频为什么人类的听觉和视觉不如动物主角老婆是真命天子的小说金刚总持心咒的功德js解析json字符串白酒股价排行吴秀波唐艺昕实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