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方法与学术论文写作学习心得2页,第七版(2020年8月)

《文献信息检索与论文写作(第七版)》简介

《文献信息检索与论文写作(第七版)》的修订,主要根据近年文献数据库的更新情况、读者的体验和移动阅读发展的新特点,结合教学实践等方面进行修订。例如,对在2020年疫情防控期间推出的通过CARSI(CERNET Authentication and Resource Sharing Infrastructure,中国教育科研网统一认证和资源共享基础设施)服务,即CARSI与学校统一身份认证系统对接,用户可不通过原来的VPN,在校园网等局域网外直接访问ScienceDirect、Web of Science、中国知网(CNKI)、SpringerLink、IEEE、EBSCO、Emerald、Nature等一些中外文重要商业文献数据库,将增加进入相关章节。

古今中外,凡学术研究之集大成者,一般都非常重视搜集和利用文献资料。中国儒家经典《论语·八佾》中记载着孔子的一段话:“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孔子论事有据、注重文献的治学精神可见一斑。英国著名科学家牛顿说过:“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略为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缘故。”牛顿所谓的“站在巨人肩膀上”,现在解读为:充分地占有和利用文献资料,从前人研究的“终点”中找出自己研究的“起点”,从而在学术研究工作中取得突破性的成就。

上述孔子和牛顿的言论,充分说明文献资料搜集工作在学术研究中的重要作用。搜集文献资料的方法很多,其中文献信息检索是最主要的方法。文献信息检索在学术研究中的功能主要体现在:第一,文献信息检索有助于学术研究新手的成长;第二,文献信息检索可避免重复研究与重复报道;第三,文献信息检索有助于学术研究和学术论文质量的提高。

在学术研究中,文献是研究工作的起点,又是研究工作的终结,其作用贯穿于学术研究的全过程。文献信息检索与作为科学研究工作的程序之一的学术论文写作又是相辅相成的——文献信息检索(沉浸在文献中)的最终目的之一是撰写学术论文,论文的写作与发表的过程有助于作者在文献中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而且当今学术论文“正是从事科学研究的新手们所热望的东西,同时也是他们被训练的目的”[1]。

20世纪80年代,我国高校纷纷将原隶属科研部门的情报机构划归图书馆,实现图书情报统一归口管理,这标志着高校图书馆由服务教学为主进入到服务教学科研的时代。1981年10月,教育部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学校图书馆工作条例》,提出高校图书馆的任务之一是“开展查阅文献方法的教育和辅导工作”,第一次把文献检索的教育任务和高等学校图书馆联系起来。一部分高校图书馆也开始为学生开设专门的图书馆用户教育课程——文献检索与利用(以下简称“文检课”)。1983年10月上旬,全国高校图书馆工作委员会召开专题研讨会,认为高校应开设文检课。1984年,教育部印发《关于在高等学校开设文献检索与利用课的意见》的通知(〔84〕教高一字004号),之后的1985年、1992年、1993年国家最高教育行政管理机构就文检课又先后颁布3个文件,从而使文检课在更大规模和层次上展开,并在高校产生重大影响。高校图书馆是学校的文献信息资源中心,是为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服务的学术性机构,不仅有“四当”之说(详见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拙著《大世界里的丰碑——湛恩纪念图书馆的前生今世》第八章第一节),更有“校园里另外一种教授”之誉,其主要任务在于支持教学与研究,它有责任使图书馆的资源被充分利用与合理使用。为此,图书馆用户教育成为当今高校图书馆工作的重要内容,而其开设的文检课等信息素养教育课程则是用户教育的主要形式。不过,基于“互联网+”思维的“世界图书馆”理念和国际图联发布的《数字素养宣言》,高校图书馆为学生开设的文检课不能仅停留在教授图书馆文献资源的利用这个层次,应当提升,即应该为提高学生的出版素养、数字素养等信息素养服务;在文检课教学中,应当将文献信息检索看作学术研究的基本要素,并置于整个学术交流活动的链条中。

14余年前,笔者在编写文检课教材时,就试着将“文献信息检索”与“论文写作”置于同一体系的叙说框架中,将之命名为《文献信息检索与论文写作》,并于2006年8月出版。之后其第二版、第三版、第四版、第五版和第六版又相继付梓。作为一名图书情报工作者,笔者当然也笃信:像图书馆的其他服务工作一样,这类教材的编写,不仅是技术活、体力活,而更应该是“心活”。拙著倍受师生的青睐,先后被全国近400所高校选为相关课程的教材。

“黄金无足色,白璧有微瑕。”万物不会有尽善尽美者,本书自不例外。尤其是,随着近年来信息环境的变化(如“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的出现、“大数据”浪潮、“互联网+”理念、“开放数据”运动)、学术生态新出现的不和谐之声(如“同行评议”造假,自己给自己“审稿”),再加上教育部于2015年12月31日颁布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教高〔2015〕14号),进一步明确高校“图书馆应重视开展信息素质教育,采用现代教育技术,加强信息素质课程体系建设”,笔者在学术研究、教学实践、编辑出版、图书馆服务等活动中,逐渐发现《文献信息检索与论文写作(第六版)》已有一些不合时宜之处,亟须修订。

第七版保留了前面几个版次的主要特点,如第五版“无缝嵌入”不少与学术出版相关的知识点,更着重对第六版中的一些术语、叙述在科学性、确定性、规范性等方面进行改进,对部分章节内容进行删减、调整、更新、补充。关于本书各章的进一步阅读材料和更多的信息,可浏览本版次网页,具体网址为:wjk.usst.edu.cn/dqb/list.htm。

探究文献信息检索之方法是众人之事,必须善于撷取他人之长,同时,介绍文献信息检索之技巧又是个人之事,须推陈出新,善于阐发一己心得。因此,本书虽是融百家之长于一炉,但我们更求炼特色之钢而铸剑,以形成独特的风格,给出一些“人所未提”的新信息,传递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思想、新观念,力避当今国内教材编写普遍存在的拼凑和功利性等弊端。

目前,编写教材被一些人视为一种壮夫不为的“雕虫小技,童子小道”,且广被诟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美国著名物理学家、哥本哈根学派最后一位大师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 1911—2008)曾经说过:“要想了解一个新的领域,就写一本关于那个领域的书。”[2] 惠勒的惊人之语与我国南北朝北齐的文学家、教育家颜之推之“古之学者为己,以补不足”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亦诠释了笔者“偏向虎山行”的心境:所有言说与文字的努力,除了要表达自己已经了解的一切之外,更是要力求明白自己尚有多少不曾了解的事物。

注释

[1] 弗拉斯卡-斯帕达著:《历史上的书籍与科学》,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453页。

[2] 田松:《一代宗师魂归量子世界》,载《南方周末》,2008年4月24日第D26版。

附一:微信公众号“文献信息检索与学术出版”二维码

附二:第七版目次.pdf

上海迪士尼适合3岁玩的么 上海迪士尼烟花表演 时间 暑假去上海迪士尼玩人多吗 上海迪士尼乐园总承包单位 上海迪士尼和日本香港的区别 上海迪士尼购票热线 上海迪士尼里面可以带伞吗 游上海迪士尼论坛感想 上海迪士尼小门票价格 上海迪士尼选址问题 携程与旅行社的协议 家长暴揍老师 携程 携程欺负供应商 携程无法绑定运通卡 携程礼品卡都能换什么 携程超级会员送爱奇艺值不值 为什么携程说退款了却没收到 携程 浙莫干山旅名庭酒店 携程旅游七月青海价格 使用携程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