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惊变,演武令 第一百五十二章 铁脚仙

    掌风轰鸣。

    如雷击落。

    陆乘风眼角都流出血泪来,可是全无办法,甚至用力过猛,内气冲得太急,还咳嗽了起来。

    沙通天面上显出狰狞冷笑,手掌堪堪触及如云发鬓的时候,眼中就看到一线冷光。

    宛如雪地梅开,霜寒森冷,刺骨生凉。

    心脏处,也是突然一跳,一股寒凉直透内腑。

    他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外面,猛然抬头。

    就见到本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青年,突然手臂弹起,握着一柄短剑,身形侧扭着,一剑如灵蛇吐信,就刺了过来。

    青年眼神如冰,杀意如沸。

    沙通天心头一惊非同小可,上当了。

    他想也不想,猛然收回攻击的右掌,气贯膻中,胸前衣袍无风自动,身形向后回缩。

    同一时间,右手长袖哗啦啦化为长棍,五指回缩齐弹,弹向剑身。

    不愧为横行黄河两岸,为祸数十年的邪道凶人,一生经过无数次的凶险恶斗。

    此时骤然遇袭之下,也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应变及时。

    但饶是如此,因为失了先手,还是有些来不及。

    哧……

    胸前衣襟被斜斜刺了个口子,入肉三分,差点,就刺穿心脏。

    沙通天痛叫一声,倒翻而起。

    也顾不得再行攻击,一退就退到了书房门外。

    低头看向胸口,就见到已经被短剑划出了十来公分的口子,皮开肉绽,血水汹涌流出。

    幸好,还差一点没伤到要害。

    “好剑法,难怪陆少庄主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太湖魁首,没想到还隐藏了一些手段,我是小看你了。”

    受了不轻不重的剑伤,此时血流虽然可以用功力封住,没有大碍,但是,再继续打下去,却是不知后果。

    到底是继续攻击,还是先行退走养伤?

    沙通天突然就些迟疑了起来。

    这一刻,不由深深懊悔自己先前太过大意。

    让那小子偷袭得手。

    不独沙通天心念百转,杨林此时也是暗自惋惜。

    终究还是差了点火候啊。

    这演武令武运值不多不说,堪堪只够提升到暗劲后期,差了那么几十点没能提升到化劲宗师境界。

    就算是他在持剑进攻之时,剑化刀招,已经暗暗运起杀气增幅。

    有着一口吞天气和寒霜吐息术的特效在,仍然功亏一篑,没能杀得了对方。

    若是能够达到宗师境,刚刚力量速度就能再次成倍……

    突然偷袭之下,一举干翻沙通天,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刚刚的短暂交锋,他也算是看明白了。

    沙通天这个邪道高手,其真实修为战力,其实与国术境界的宗师前期战力层次差不多。

    这里指的是力量和速度,以及个人反应力等等综合素质。

    只不过,真正打起来,内力还有着更大的一些优势……

    那就是可以离体,可以封穴,可以运转经脉,用出极其诡异的招数来。

    并且,运到足步,还能来去如电,高来高去飞腾自如。

    附到兵器之上,更能切铁断钢,如同朽木。

    附到衣袍之上,能束衣成棍,展布成钢。

    刚刚杨林一剑刺到,本来应该刺穿沙通天的心脏。

    结果,被对方鼓胀的衣袍挡了一挡。

    剑锋刺到之时,竟然不受控制的滑向一边。

    就如刺在厚厚的牛皮牛油之上,被卸了大半力道。

    速度减慢之下,才被沙通天及时以袖袍轮指弹开,把他的短剑震得稀碎,化为七八截钢片掉在地上。

    同时,还有一股诡异的炙热气流,从手腕接触处,直冲手臂冲入心脏。

    杨林虽然一剑刺伤了对手,但是,自己却也感觉胸口发闷,难以在短时间之内,聚起全力。

    ……

    一时之间,房内房外几人各有忌惮,全都调匀呼吸。

    陆乘风和杨林两人是恢复状态和内力,而沙通天则是权衡利敝,犹豫不定。

    他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趋吉避凶乃是本能,倒不是一味的脑袋硬。

    僵持了数秒钟。

    沙通天还没想好到底是不是再冲进书房。

    已经有人帮他作了决定。

    远远的兵刃丁当响处,一道雄浑而又缥缈的嗓音遥遥传来,震得屋瓦都簌簌作响。

    “一住行窝几十年,蓬头长日走如颠。

    海棠亭下重阳子,莲叶舟中太乙仙。”

    声音入耳。

    陆乘风面上就露出些许喜意。

    而沙通天,则是面色大变。

    “是全真七子,哪一位?”

    听到这声音,这内功火候,再想杀人屠庄,那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了。

    沙通天身形往后一退,如鹞鹰般扑向桃花林,在地面上点了几点,就消失在视线之外。

    他是老江湖,早就看出了这片竹林桃花,有些不太正常。

    先前跟着陆夫人进来,就记得了步伐和方位,此时退去,则是全无难度。

    紧接着,外面就响起掌风气劲轰鸣的震响。

    沙通天气怒吼道:“原来是九夏迎阳立,三冬抱雪眠的玉阳子真人,兄弟可不记得黄河帮与你们全真教有什么恩怨,为何今日要来为难于我?”

    “沙老前辈误会了,贫道来此并非找你们黄河帮的麻烦,而是与这太湖群英有旧。

    恰逢其会,正见到沙老前辈以大欺小,以强凌弱,怎能不插手帮上一把?”

    “好,好得很,那就看看你铁脚仙到底有着如何深厚的功力。”

    沙通天怒极反笑,也忘了此时已是有伤在身,性如烈火的扑上前去。

    双方两掌对拼,身形交错,忽起忽落,轰轰打了数招,就已经拼到庄外去了。

    杨林在房内听着,强行压下心头烦恶,一边吐纳七八口寒霜吐息,才把这股子内力入体的炙热气息,从身体里排了出去。

    张嘴就吐出一口黑血来。

    他咬了咬牙,回头看了看房内倒伏在地的小妹婉儿,沉声道:“爹爹、娘亲稍作歇息,看顾阿妹,我去去就来。”

    说完,也不等两人回答,脚步如箭,直冲门外。

    他可是记得。

    除了沙通天这个大高手直闯内府,还有着黄河四鬼以及众多金兵,也攻了进来。

    如今正在庄院之内,与太湖群豪拼死搏杀。

    这黄河四鬼,虽然不算太过有名。

    但也只是相对其他高手而言。

    事实上,比起杨林这位太湖魁首麾下的众寨主众头目来说,还是算得上高手的。

    杀起人来,也一点不慢。

    如今沙通天被玉阳子真人王处一牵制住,并且,越打越远。

    杨林又怎么可能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杀不了沙通天,他还杀不了黄河四鬼不成?

    再不济,也要多杀一些金兵,破了危局。

上海迪士尼穿什么衣服合适 上海南京路到迪士尼方便嘛 上海迪士尼新增英雄 上海迪士尼纪念币收藏家地图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币18240 上海迪士尼晚上打车多少钱 上海迪士尼有几个拿fp 上海迪士尼米妮周边商品 上海飞机场离迪士尼 上海迪士尼哪些项目 fp 记承天寺夜游公开课教学视频 鹭江之夜和鹭江夜游时间 自驾夜游长沙 记承天寺夜游动静结合的句子 北京夜游冬季 苏州可以夜游 惠州巽寮湾两天一夜游多少钱 河北景区夜游未来如何去做 秉灯夜游gl百度云 夜游园是什么的同人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