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尾声,第231章 翻脸(为盟主‘淼淼孩子’加更3/4)_大唐扫把星_穿越小说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231章 翻脸(为盟主‘淼淼孩子’加更3/4)第231章 翻脸(为盟主‘淼淼孩子’加更3/4)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热门推荐:明天下 铁血强国 神话版三国 天唐锦绣 带着仓库到大明 宰执天下 红楼春 抗日之铁血兵王 唐朝贵公子 极品家丁 交锋 重生之战神吕布 官居一品     唐临来了。

    此刻打捞也到了尾声,有人说道:“该清点了。”

    包东说道:“咱们出力,大理寺的既然来了,好歹也得帮把手吧?”

    大理寺的怒了,“立功是你等,可愿分润些来?不愿就自己干!”

    刚到的唐临淡淡的道:“去!”

    老大发话了。

    一个官员过来,悲愤的道:“他们抢人。”

    “不抢你等可能查清?”唐临的话堵住了手下的嘴,皱眉道:“去清点。”

    大理寺的用纱巾捂着鼻子清点了一遍,“三把横刀。”

    “对。”包东在快活的核对着。

    “三副弩弓。”

    “对!”

    “箭矢……三十五支。”

    “对!”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唐临问道:“是如何查清的案子?”

    瞬间他的手下人人低头。

    大理寺接手了局面,但查了数日却没有结果,丢人啊!

    但再丢人也得说话,一个官员上前说道:“我等询问时,百骑的贾参军抢走了嫌犯,随后左武卫有人去抢夺,双方厮杀……”

    唐临面色一变,看了贾平安一眼。

    左武卫去抢夺无所谓,但竟然厮杀,就说明里面有大问题。

    这等时候能挺住的就是好汉。

    这个少年,竟然一次次刷新了自己对他的看法。

    “左武卫录事参军韩洋横刀自尽。”

    唐临深吸一口气,知晓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些臣子不该知道的东西。

    剩下的事儿大伙儿都不知道。

    “小贾,如何?”唐临来请教,那些下属就更扎心了。

    “某想着三副弩弓不是小数目,若是想弄出去,定然需要大车,某就查了丢失兵器那一日的账册,发现有一批杀好的肥猪送进了左武卫……”

    羊肉是美味,但军中若是全数供给羊肉,户部尚书能上吊,那些大肚汉能吃到皇帝绝望。

    “猪……”唐临茫然了一下,这个不怪他,因为他一直吃羊肉。而猪肉有时候连百姓都不吃,所以你让他联想也很困难。

    “就是豕。”有人解释道。

    “对,那些杀好的豕,腹部开了一个大口子,放弩弓进去太轻松了。”

    唐临低声道:“你从一开始就想的是他们会灭迹?”

    贾平安点头。

    唐临叹息一声,眼中多了欣赏之色,“你能看到这一点,就超越了许多人。”

    他回身,“那些人可招供了?”

    “我等招供!”

    在看到赃物后,那些参与此次栽赃事件的人纷纷开口。

    唐临拿到了口供,回身道:“小贾,一起进宫。”

    贾平安愕然,“某这个……不方便。”

    还是让李治去和那些小圈子的大佬们厮杀吧。

    可在旁人的眼中,他的这个姿态却是谦逊之意。

    “他查清了此事,却不肯去表功,不肯去接受陛下的夸赞,这份心胸真是难得。”

    “少年得意,却虚怀若谷,想到先前某还质疑他来着,真是惭愧。”

    一个官员冲着贾平安拱手,大声的道:“贾参军谦逊,某为先前之事道歉。”

    说着他躬身。

    “客气了,客气了。”

    贾平安的眼皮子在跳动着。

    他只是不愿意去看朝堂上的炮灰连天,可这些人竟然以为他是谦虚……

    他的苦笑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连唐临都觉得他是真的在谦逊。

    “案子是你查清的,你不去,某难道有脸去?走!”

    唐临拽住他就往外走。

    贾平安的苦笑越发的浓郁了。

    他真心不想去,只想趁机去感业寺寻个地方烧烤。

    大理寺的官员们都在发呆。

    “贾参军并未想抢功,只是……”

    洪夏很认真的道:“梁大将军和他交好,于是他出手。”

    贾平安压根没有要这个功劳的想法,只是为了帮助自己的朋友。

    哎!

    大理寺的觉得丢人,有人甚至说道:“某都想请他饮酒道歉。”

    大理寺有人是小圈子的走卒,但也有那等豪迈之人。

    “算某一个,钱某来出。”

    “当某没钱吗?大唐男儿,错了便是错了,走,去宫外等他。”

    一群人去了宫门外,宫中的贾平安却受到了欢迎。

    “小贾!哈哈哈哈!”

    老流氓梁建方被十余名千牛备身围在中间,兀自笑眯眯的。

    而在另一边,几个官员鼻青脸肿的站在那里,正在愤怒的弹劾老梁。

    “咳咳!”

    李治干咳几声,觉得那些话都听起老茧了,但依旧千篇一律,可见这些官员事先都培训过,老梁什么罪名,怎么弹劾他最有效……小圈子估摸着都内部排演过。

    哎!

    人生如戏都不足以形容这些官员,但你能说什么?

    皇帝的干咳并未能阻拦这些官员的弹劾,梁建方恍如汪洋中的小船,岌岌可危。

    太过分了!

    长孙无忌干咳一声,瞬间殿内安静了下来。

    贾平安看了国舅一眼,觉得这位真是一头往作死的大道上狂奔,拉都拉不回来。

    皇帝干咳几声臣子没反应,你长孙无忌干咳一声,殿内安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这啥意思?

    不说李治,就算是丐帮的帮主遇到这等手下也得先弄死了再说。

    李治微笑道:“唐卿求见何事?”

    那些官员这才从亢奋的状态中恢复回来。

    弹劾半晌,都没有大理寺一锤定音管用。

    众人安静了下来。

    梁建方看了贾平安一眼。

    他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大不了去边境地带,比如说吐蕃或是突厥那边,去辽东也成,盯着高丽人,寻机给他们一下。

    但……

    他抬头看了一眼皇帝,眼中竟然有水光闪烁。

    他一生征战,但从未独自领军进行过大型攻伐,也就是说,轮功劳,论什么,他都比不过李勣、程知节等人。

    可先帝重用他,到了当今皇帝也重用他。

    为何?

    就是因为两位皇帝信任他!

    他归顺大唐也不晚,但因为声名不显,所以官职不高。但后来靠着自己的努力,得了太宗皇帝的赏识,一步步的走了上来。

    程知节多年前就开始了蛰伏,可他梁建方却不会。

    老夫问心无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他若是被卸了军职,或是选择蛰伏,皇帝的日子将会越发的窘迫了。

    老夫何忍?

    李治正好看过来,他楞了一下,然后眼眶也红了。

    他登基以来,饱受小圈子的压制,可谁能帮助他?

    李勣被小圈子围攻,被迫请辞。

    宰相中至此再无他的帮手,于志宁之流与挂名无异。

    如今总算是多了一个高季辅,可力量却不足。

    而在武将中,李勣暂时转为文职,下面就是程知节,可此人惜身,不可倚重。

    苏定方的威望还不够,程名振是文官转武将,资历还差点。

    剩下一个梁建方顶在了第一线,掌控着左武卫,也是掌控着宫中的安全,护卫着他这个皇帝的安全。

    先帝驾崩前说过,皇宫的保护,一靠元从禁军,二要靠程知节。可程知节在他登基后宿卫了宫中三个月,就闭门谢客,不管事了。

    梁建方没有从属,没有派别,他豪迈,且从不对权势低头,这样的臣子才值得信重。

    可此刻这个值得信重的臣子却红了眼眶,让李治的情绪差点崩溃。他深吸一口气,面露微笑。

    此刻他知晓了阿耶临终前的那些交代。

    舅舅和褚遂良可靠吗?

    不可靠,他们的背后是关陇那些人,随时都能掀桌子的那些人。

    前隋就是被他们干掉了,大唐如何?

    可那时候的他没有能力反抗,若是阿耶说舅舅他们不可靠,他又能如何?徒增烦恼而已。若是因此多了些恨意,弄不好会被舅舅这等人察觉。

    所以阿耶临去前揽着舅舅的脖颈哽咽……那是想勒死他吧。

    小圈子势大,阿耶为了大唐江山,为了他,只能说舅舅和褚遂良可靠,别让人离间了君臣关系。

    是啊!

    他们真可靠。

    李治露出了赧然的微笑。

    眼底深处,一抹冷漠。

    唐临觉得气氛不对,“陛下,左武卫查到了丢失的那些兵器。”

    瞬间长孙无忌微笑了起来,看着很是和气。

    菩萨也不过如此吧。

    李治却眼前一亮,但却不知晓后续的结果,所以在极力的忍耐着。

    梁建方一怔,然后笑了起来,“谁干的?”

    他担心栽赃会有后续。

    唐临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些兵器全在左武卫的茅厕之中。”

    瞬间梁建方就怒了,咆哮着推开那些千牛备身,冲着那些弹劾自己的官员骂道:“谁会把那些弩弓丢在茅厕里?谁?”

    把兵器丢在茅厕里,没几日就不能用了,那便是板上钉钉的栽赃!

    长孙无忌的脸颊颤抖了一下。

    “唐卿辛苦了。”李治只觉得心中喜悦的像是飞了起来。

    这个案子一旦查不清,梁建方只能被降职。

    左武卫就此丢掉。

    唐临……

    果然是朕倚重的臣子!

    唐临笑道:“陛下,此事……小贾谦逊,臣说说吧。”

    李治看了贾平安一眼,说道:“你且说来。”

    “此事小贾一直在查,却没询问嫌犯,今日他突然带走了嫌犯……”

    唐临依旧在后怕之中,“左武卫录事参军韩洋带着数十人冲了进去,和百骑厮杀……”

    李治的面上浮现了一抹铁青,看了舅舅一眼。

    你们的人!

    那是皇城之中,你们的人竟然就敢动手砍杀!

    长孙无忌木然。

    “百骑制住了那些人,随即贾平安说拿到了那些兵器,就在左武卫的茅厕中,那些人纷纷招供,另外,陛下,韩洋随即自尽。”

    李治微笑道:“查出来就好,只是……那些兵器是如何丢进了茅厕里的?”

    唐临说道:“贾参军来说吧。”

    我真不想被聚焦啊!

    贾平安心中苦笑,说道:“陛下,臣一直在查账册,想着那些弩弓若是想弄出皇城定然是不能。”

    李治点头,“若是弩弓能拿出皇城,朕也只能躲在宫中不敢出门了。”

    这话若有所指,长孙无忌依旧不动声色。

    果然脸皮厚!

    贾平安暗赞了一句,说道:“梁大将军治理左武卫颇严,青天白日的想把那些弩弓弄走并非易事,臣就查了那一日军中大车进出的情况,发现当日有一队大车送了宰杀好的肥猪进了左武卫,而且……他们的路线就经过了军械库!”

    “肥猪?”

    李治连肥猪什么样都没见过,一脸不解。

    “就是豕。”高季辅没觉得丢人,因为猪这东西富贵人压根不吃,也不想看。

    猪此刻喂养在肮脏的环境里,只是穷人的食物,贵人……羊肉它不香吗?

    李治想了想,“很肥硕?”

    和长孙相公差不多……贾平安看了长孙无忌一眼,“很肥硕,宰杀之后要剖开腹部,里面放几把横刀没问题,放弩弓也行。”

    李治明白了,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多了满意,也多了欣喜。

    他才将暗示了唐旭别管贾平安,就是想看看这个扫把星能干出些什么事儿来。

    没想到才将说完,扫把星就给了他一个惊喜。

    梁建方看了一眼贾平安,心中转动着把他弄成孙婿的念头,旋即说道:“陛下,此乃有人陷害臣!”

    李治点头,“确凿无疑,这便是陷害!”

    谁干的?

    无人回答。

    长孙无忌默然,眼角瞥了贾平安一眼。

    这个谋划他知晓,后续一系列变化他也给了意见,大家都踌躇满志的想着小圈子的扩张,可没想到却被这个扫把星给破坏掉了。

    他第一次对这个少年生出了杀机。

    但那是百骑。

    是皇帝最后的底线。

    他若是去触碰,皇帝会视他为死仇。

    梁建方咆哮道:“老臣忠心耿耿,先帝在时并未疑老臣,陛下更是让老臣执掌左武卫,老臣发誓守护陛下的安危,可有人不甘心,有人想弄死老臣,想夺了左武卫。那些逆贼,老夫在此,可敢抬个头吗?谁敢?!”

    梁建方须发贲张,目视长孙无忌。

    翻脸了!

    老梁翻脸了!

    贾平安犹豫了一下。

    他可以明哲保身,可以寻个地方去了此残生。

    但他的脑海里却浮现了那个老卒的身影,耳边传来了那个坚定的声音。

    ——你不舍什么,就去守护什么,问心无愧就好!

    我……

    贾平安往前走了一步。

    唐临看到了他脸上的挣扎之色,然后也跟着上前一步。

    那些弹劾梁建方的臣子心中巨震。

    原来在这等大势之下,依旧有人敢于上前一步!

    长孙无忌的眼皮子跳动了一下,说道:“陛下,老臣请严查此事。”

    长孙无忌终究没有选择当场翻脸。

    李治双拳紧握,只觉得心潮澎湃。

    “舅舅此言甚是,唐卿,晚些大理寺再去查查。”

    这话就像是走过场,唐临知晓缘故,“是。”

    李治看了贾平安一眼,刚才在梁建方和长孙无忌翻脸的那一刻,贾平安往前走了一步。

    这是一个姿态。

    但很难得。

    李治微笑道:“此事真相大白,朕心甚慰,梁卿可回家歇息两日。”

    这是放假两天,也是给双方缓冲的时间。

    随后各自散去。

    梁建方站在殿门那里,回身道:“谁要弄老夫,只管明刀明枪的来,谁特娘的在背后捅刀子,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

    众人心中一凛,想到这个老流氓的作风,都有些纠结。

    但双方还没动手,还有回旋的余地。

    老梁牛逼!

    贾平安从到了长安后,这是他所见到第一位敢冲着小圈子龇牙的人。

    当然,没算他自己。

    梁建方指着他,“小贾,跟老夫去饮酒。”

    “不喝行不行?”贾平安苦着脸。

    高季辅笑道:“他若是不去,大将军只管拉走就是。”

    等贾平安和梁建方走后,高季辅淡淡的道:“老夫今日看了许久,就一个感悟,本分。”

    长孙无忌没说话,晚些到了自己的值房,淡淡的道:“左武卫谁弄的?”

    晚些传来消息,长孙无忌淡淡的道:“此等人身体弱,不堪用!”

    务本坊的一个宅院里,一个男子在看书,不时含笑念诵一段,很是自在。

    身后,一个男子缓缓靠近。

    “黄先生。”

    男子回头,见是自己的随从,就笑道:“可是左武卫传来了消息?说吧。”

    说着他回头,随从右手垂落,一根绳子掉了下来。

    他双手拿着绳子,猛地套住了黄先生的脖颈,随后背身抵住了黄先生的脊背。

    黄先生愕然,旋即剧烈的挣扎着。

    渐渐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当嗅到尿骚味时,随从又加力勒了一会儿,然后松开绳子。

    一具尸骸晚些被埋进了后宅刚挖的一个深坑里,随从掩埋了黄先生,抹去额头的汗水,笑道:“整日琢磨怎么害人,如今却害了自家,这人啊!还是多些善念才好。”

    ……

    “哪一家?”梁建方站在平康坊里,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让老家伙想去嫖,但想到贾师傅是个纯阳童子,这才忍住了,“去长安食堂。”

    大理寺的那些官员先前叫嚷着请客,唐临出来,一句继续查案就让他们偃旗息鼓。

    长安食堂,贾平安点了几个家常菜,随后就要了酒水。

    老梁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嗨皮的,想让所有人都知晓他的无辜。

    但没借口啊!

    酒过三巡,就听边上有人在说话。

    “说是那梁建方偷兵器?”

    “不,说是偷了弩弓,准备刺杀谁来着。”

    “啧啧!这便是奸贼了。”

    这是什么?

    这是舆论战。

    背后那人倒也聪明,知晓散播谣言。

    但这些人发动的却晚了些。

    “阿郎!”门外进来了老梁的随从。

    梁建方狞笑道:“这等四处散播谎言之辈,打!”

    晚些隔壁传来了踹门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暴打。

    “是梁建方的人!”

    “啊!救命!”

    有人竟然打开窗户跳了下去。

    擦!

    老东西的名声太凶残了,竟然把人吓得跳窗保命。

    贾平安推开窗户往下看,就见一群人聚在下面,一个男子坐在那里,抱着左腿在哀嚎。

    这场景,真是让人欢喜啊!

    ……

    求票啊!月票,推荐票,贾师傅啥票都要。

    

最新网址:www.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男人戴玉坠的好处玉吊坠配什么链子好看男士翡翠吊坠男士戴什么翡翠吊坠好甲状腺专科医院甲状腺结节如何治疗常仙图片在阳光牧场摆上向导桌教育心理学的研究内容主要包括布鲁纳认为教育心理学研究包括哪四个方面54岁高考钉子户高考钉子户24次高考油烟机不排烟是什么原因抽油烟机抽不起油烟饼浸缠茶捡的形近字组词每个至少3个激情的岁月分集剧情介绍12019年广播电视统计业务培训pdf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亳州分公司冷库造价表小型冷库造价冷库价格表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焰火CadenceAllegro中文教程行业日语翻译2021日语就业前景日语就业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