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佛门道火,天元_第十九章 佛门道家

天元第十九章 佛门道家

作者:血红书名:天元更新时间:2017-03-02

本站域名 www.xiyuanbook.com (息元小说网) 手机访问 m.xiyuanbook.com

淅淅沥沥的秋雨洒了下来,打在了芭蕉上,打在了松柏上,打在了青竹上,也打在了怒放的秋海棠上。大唐护国禅师大善智居住在‘一心院’,一间规格很小但是极其精致的禅院。禅院前有一片茂密的松林,松林间生长着稀稀落落的芭蕉,松林后是一大片青翠的劲竹,而禅院中,除了那两颗金丝菩提树,就是一片纯白的秋海棠。此时雨点细细洒下,芭蕉、松柏发出轻微的天籁,青竹、海棠微微摇晃,静谧得好似那极乐世界的永恒静寂之地。禅院中只有稀稀落落的几点灯光,依稀传来小沙弥敲打木鱼念经的声音。大唐特色的极大的黑色屋檐高高的斗角飞檐在青黑色的天幕衬托下,依然是如此的清晰,一种极其厚重的文化积淀特有的质感,从这只有区区数间楼阁的禅院中悠然回荡而起。空气中,有极品的龙脑香气在荡漾,深沉飘逸好似一缕幽魂。〓息元小说网〓WWW.XiyuANBOok.Com枯瘦,一脸苦相的大善智盘膝坐在正殿前的屋檐下,身边放着一串佛珠,一根锡杖,**着上半身,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印,静静的看着一点点晶莹剔透的雨点自那屋檐的瓦当上滑下。‘滴答,滴答’,节奏感,韵味感,加上那些小沙弥的诵经声,禅院中有一种极其韵永的禅意在回旋。‘嗡’,好似一声极其细小的龙吟自那地底深处直冲天空,如同一根铁丝直刺破了那苍穹,一缕细微不可听闻的声浪渐渐的自大善智的嘴唇中发出,益发的宏大起来。最终,大善智吐出佛门六字真言,双手法印连续变幻八十一次,一声大吼之后,一道莲花形的气劲自他眉心直射出数尺远近,渐渐的飘散在空中。那禅院上空的亿万点雨点,突然停滞了足足有三弹指的时间,整个世界似乎都静止了片刻,随后一切才恢复了正常。好似耗费了极大的气力,大善智吟唱了六字真言,以大能力控制了方圆百丈的时空三弹指时间后,整个身躯突然一阵剧烈的颤抖,汗水沉沉而下,身上穿着的一条裤头几乎是转眼间就被汗水湿透,眼里的神光也蓦然暗淡了不少。那缠绕在他身边的无形气劲渐渐的收敛,大善智低声嘀咕道:“六字真言,有破开一切障碍破空飞升的大威力,可惜,这是要金身罗汉才能发挥真正威力的大神通。吾等俗僧,还在浮屠世界中挣扎,得了其形,不得其魂,苦哉。南无阿弥陀佛,佛祖慈悲,早日救渡世人,脱离红尘之苦。”虔诚的在原地叩拜了几次,大善智抓起身边的佛珠,一颗颗的数着念珠,静静的念诵起经文。寂静的雨夜,突然被外面传来的高声吟唱所打破。一个好似玉石碰击般清脆,好似天雷轰鸣般激昂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青叶白藕红莲花,三教原本是一家;龙讳得阴阳,打破毛团皮囊;**功候,六六元丹;参天道,悟运转;道,非道;道!咄!”一声沉喝,整个‘一心院’突然震抖了一下,松柏、芭蕉、青竹、海珠同时折下了腰肢,弯下了九十度朝着那声音传来之处猛的一个鞠躬后,再重重的弹起。无数驻留在这些植物上的雨点被那巨大的反震之力直弹上高空,一时间好似天空在下雨,地面也在下雨,两片雨点,‘哗啦啦’的撞成了一片,汇聚成一片透明的水幕之后,带着巨大的响声,重重的砸落了下来。水幕所到之处,芭蕉折断,松柏凌乱,青竹断腰,海棠无色。这一声沉喝,却将‘一心院’整个折腾得乌烟瘴气,不再像个禅院,反而想是被净街积百个兄弟挥动着锄头铁锨,疯狂砸了三天三夜的破瓦窑。‘一心院’正殿上更有数十片瓦片重重的弹起,落在殿前石板地上,摔成了粉碎。小沙弥们惊呼起来,更有那不成器的被吓得乱叫乱哭,清静禅院,瞬间翻为市井大街一般不堪的地方。“呜…~哇…~!”大善智一声怒吼,好似净雷劈开长空,那些惊惶失措的小沙弥马上闭上了嘴,重新开始吟诵经文,那乱糟糟的庭院也在一瞬间被一种古怪的氛围所笼罩,似乎那些残破的石板和破碎的屋瓦,都拥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在里面。一声狮子吼,扫出了眼前一切的邪障,大善智眼里微微放出两线金光,沉声喝道:“哪位高人在此?为何寻我一心院的开心?”“一心一心,我开心也不成么?”风雨中敞开了一条宽有丈许的甬道,那无形的甬道中,一点雨也没有。一名身穿淡绿色的道袍,头上高冠,头顶隐隐有三缕白气冲出,托住了天空降下雨滴的长须老人缓步行进了一心院的院子。这老人两只手揣在袖子里,似乎有点怕冷的模样,很缓慢的一步步的行到了距离大善智有十几丈的地方。满天的雨点静静的落下,时不时有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拇指头大小的枯黄树叶裹在雨中,被那秋风自很远的地方吹得飘落进了一心院的院子。大善智和这老人都半天没吭声,只是相互间眼光很是不善的看着对方,好似两头就要奋起而拼斗的公鸡。过了足足有一炷香的功夫,这老人才缓缓开口道:“大善智,这里是长安,这里是中原,这里是我大唐的江鱼。这里不是烂陀寺,这里不是天竺,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长吸一口气,院子里突然卷起一道小小的龙旋风,大善智沉声道:“苏道远苏大宗师,大唐三大宗师中最是神秘莫测的一位,深夜来此,就是为了说这句话么?你毁我一心院的景致,这笔帐又该怎么算?”他手上的佛珠一颗颗的,很缓慢的滑过了他的手指,一股极强劲的劲气裹住了他身体,数千颗雨点被那气劲裹在了里面,化为一颗颗流星,‘嗤嗤’有声的围绕着他急速旋转起来。一时间,这和尚通体上下都缠绕上了一线线的白光,加上他那愁眉苦脸的模样,煞是诡异。“这禅院,也不是你的,却是我大唐的君主赏赐的,毁了,就毁了罢。”苏道远有点萧瑟的蜷缩了一下身体,缓缓的说道:“有人叫我给大和尚带来一句话,世间信徒,是靠自己传播教义收于门下的,却不是用武力来行事的。若是大和尚再出那等不智之举,就勿怪我中原道门也学大和尚的手段,用武力将你佛门自中原铲除了。”伴随着这杀气腾腾的声音,一道闪电‘嘎嘎…~哧’的撕裂了长空,划开了数层乌云,露出了黑漆漆的一片天空来。空气中,回荡着一种雷雨天后常有的怪异的很清新的臭味,冲淡了那龙脑的味道。“你中原道门,这是威胁么?”大善智的脸色微微一变,手上的念珠突然停了下来。他目光不善的看着苏道远,冷冷的哼道:“那么,不如试试?你天道真传阁也好,天师道也罢,三星洞也成,且看看你们能否奈何我天竺婆娑法莲寺!”大善智右手一挥,那一串儿十八粒龙眼大小的佛珠突然散开,带着隐隐雷霆声,直朝着十几丈外苏道远上半身十八处死穴射了过去。“哼哼!”一声冷笑,苏道远右手终于慢条斯理的从那袖子中抽了出来。只见那好似极品羊脂玉雕琢而成的手指轻轻的一点,虚空中七十二颗雨点突然划了一道诡异的弧线,聚集在苏道远手指前三寸的空中。一蓬紫色的气劲在苏道远手指间微微一闪,七十二颗雨点已经激射而出,在他前方数丈处悬浮于空中,摆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九宫八卦结合的阵势。只见那些雨点中一缕细细的紫光微微一闪,十八颗陷入了那阵势包围中的佛珠顿时凌空炸碎。大善智的面色微微一白,身体朝着后面猛的仰了一下,但是他马上又坐直了身躯。苏道远的手指头微微一颤,头上一缕发须轻轻一飘,但是也顷刻间恢复了正常。一僧一道顿时又恢复了对峙状态。大善智的面色益发的愁苦,而苏道远身上的气息则是更加的飘逸欲飞,好似只要再来一阵清风,他就能随风飘去直上九天一般。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大善智的身体前隐隐然有一头猛虎气劲成形,仰天发出震天的吼声。苏道远头顶则有同样气劲形成的仙鹤一只,轻盈的在苏道远上空凌空飞舞,啼声清脆好似天音璇佩。就在猛虎和仙鹤相互对峙,眼看着就要奋起一击的时候,一心院外传来一声隐隐龙吟,一道龙形气劲拖着一名高大老僧凌空飞来,滑翔十几丈后,静静的停在了大善智的身边。大善智的脸上一喜,猛虎气劲猛的朝着后面缩了少许;苏道远面色一变,右手急挥,几朵莲花形气劲凌空飞舞,隐隐笼罩了那后来的老僧胸口数处大穴。“婆娑法莲寺龙虎双相使,果然厉害。”苏道远嘴角扯下了一点点弧度,阴阴的哼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苏施主修为精深,再入一步,也是通天大道了。”大善智和后来的那老僧大威势同时吟唱佛号,龙虎气劲相互汇合,突然化为黑龙白虎两头异兽在他们身前跳跃咆哮,声势一时间压过了苏道远极多。一心院的院落里,道道劲风碰撞,发出让人心口憋闷的轰鸣声,那原本盛开的秋海棠,已经化为无数碎片翻滚开去,整个院落被践踏得不见原本盛状,看得大善智是脸色益发的悲苦起来。和满脸愁苦,好似先天就有人欠了他八百万钱的大善智不同,后来的这位天竺老僧大威势却是满脸法相庄严,大有佛祖化身怒目明王降妖除魔的威势。此时看到一心院内的物事已经被震得不成样子,大威势不由得开口道:“苏施主,你等到底意欲为何?若是为了贫僧师弟他日前强化那江施主入门做我佛门护法的事情,不如我们各自退让一步可好?”“退让?”苏道远冷冷一笑,仰天道:“两位天师耗费了多少心力,才算出这江鱼日后也是我道门一比较重要的人物,大善智大师居然就要去强行渡化他去佛门做护法,这,有点不将我中原道门放在眼里了罢?此番不仅是道德真传阁、天师道、三星洞,就是天机门也都看不过去啦。我苏道远区区一俗世俗人,也是应了这些道友所托,和你们来评说个道理罢了。”大威势微微一笑,颔首道:“我佛门宣法,正需要俗世间护法撑持,这渡化他人入我佛门的法门,原本也是如此的。既然那江鱼是你道门中有用之人,我法莲寺不插手如何?”大威势挥手收去了面前的龙形气劲,长叹道:“苏施主,还请告知道门诸位道友,这教统传布一事,原本就是不择手段,但若是引起了两教相争,又何必呢?又何苦呢?中原广袤,莫非就容不下我一个佛门?容不下你一个道家么?”苏道远微微一晒,淡淡道:“你等来之前,中原却只有我道门独尊的。”大威势更是笑意盎然:“原来如此?却不知地煞殿又是何等存在?”苏道远眉头一皱,冷冰冰的说道:“旁门外道,当被我道门诛杀,千百年来,他们何曾翻身?”大威势马上接口道:“千百年来,他们手下无辜性命多少?若道门有悲天悯人之大慈悲,有渡化红尘众生的大神通,何不救渡那些无辜百姓?”苏道远默然良久,眼里一道精光射出,冷冷的盯着大威势和大善智两个老和尚,冷然道:“莫非你们就能彻底消泯地煞殿这个大祸害?”两个老和尚同时吟诵佛号,大声喝道:“南无阿弥陀佛,我佛法力无边,愿心广大,当救渡亿万生灵。地煞殿,无非是反掌之间尔。”苏道远‘哈哈’大笑,收起头顶仙鹤气劲以及右边莲花真气,刚要说话,那一心院外却又传来了大呼小叫的声音。“哎呀,我说吉备真备大人,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来这和尚庙里逛悠呢?我江中游虽然是奉旨陪同您,可是却也没说要陪您来看和尚啊?不如这样?趁着天色还早,我们赶紧去找个窑子,找她十个八个的红牌姑娘好好的暖和一晚上?”过了一会,那声音益发的近了:“怪了怪了,你们这些扶桑人啊,放着美貌的大姑娘不去抱,却要来找那老和尚,莫非你们喜欢光头和尚不成?这也行啊,咱给你吉备真备大人准备几个尼姑怎样?也不用来这里嘛!”苏道远眨巴眨巴眼睛,修为深湛心境平和的他,也差点就狂笑出声来。而那大善智和大威势两个老和尚,则面色古怪得一塌糊涂,尤其大善智,一张苦脸都变黑了,眼看着心头的无名怒火已经烧起来了起码十丈高。两个老和尚刚要发话呵斥那胡说八道的人,却见到十几个矮子已经打着油纸伞,在二十几个身穿锦袍的大汉簇拥下,大步的行了进来。这矮子也真矮,大概也就是四尺出头不到五尺的平均高度;这些大汉也真高,平均起码也是八尺左右的身高,尤其他们领头的那位,高高瘦瘦的怕不是有一丈的身板?苏道远、两个老和尚认出了这一行人,同时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句:“感情这群花营的人,故意挑选了这些块头极高的人,寒碜这些扶桑矮子的?”他们的想法却是极对的,这些陪同吉备真备一行人来找大善智的簪花郎,还真是江鱼故意、恶意挑选的。“南无阿弥陀佛!”看到有扶桑人行了进来,大善智、大威势也懒得骂刚才胡说八道的江鱼了,他们摆出了完美的法相,甚至强行运转体内的真气,在身上制造出了一点点外泄的佛光,大声喝道:“诸位施主万里而来,可是来求佛祖救渡的么?”大威势的眼珠子都快眯成了一条线,一个眼珠子在向吉备真备放出威势无穷的震慑性寒光,另外一个眼珠子,则是在向苏道远发出挑衅的目光――看,扶桑使节他们是来找我们的。苏道远眉头一皱,刚要说话,江鱼却已经代替他开口了。满脸不快的江鱼谨慎而提防的看了大善智一眼,冷冰冰干巴巴的说道:“两位老和尚,你们可别弄错了。这位吉备真备大人是扶桑的使节,他们扶桑如今似乎还没有和尚这种希罕货色,这次来,是特意来看和尚的。看,本大人给他们准备的妓院最好的红牌姑娘他们都懒得去看,就是来看你们了。”一番话,说得大威势、大善智无名火直接狂飙到三十丈高,苏道远则是强忍住笑容,舌尖已经死死的放在了自己牙齿间,狠狠的给自己咬了一记。说得恶毒啊,说得太恶毒了,听江鱼的这番话的意思,那就是这两位老和尚比起妓院的红牌姑娘,似乎还是要高明一点的,但是,似乎,听江鱼的那语气,也就是高明一点点啊。两位被封为大唐护国国师的老和尚气得浑身直哆嗦,大善智是看着江【本章还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073牧良想要组建势力01跑什么039亟039字用粤语广东话点读怎么读01中医基础理论75课李德新0117孟子注疏卷5下067号手绘火柴人卡通动画爱情表白贺卡四年级数学公式手抄报四年级数学公式自学010韩语表达0755-83763333ת?˹?030闯入毁灭的前夕第二更求全订02商品管理与扫码砍价系统项目0221个性花架l04LaTeX学习系列之合同法第48条无权代理规则评注苹果12电池加密破解013号凶案密档女主是谁013号凶案密档无弹窗03章五四大潮的洗礼毛泽东传共和国人物058大结局给猫铲屎需要注意什么怎么给猫猫铲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