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橡树百度云春日负暄,致橡树【CP完结】(17)_春日负暄

“嗝——”

祝苗舔走嘴唇上的奶沫,打了个奶嗝。

第20章 飙车

暖暖的牛奶温暖着祝苗的胃,祝苗觉得浑身都暖烘烘的,疲惫的神经得到舒缓。

“说吧,怎么回事。”项澍说道,“如果你想说的话。”

祝苗把牛奶杯放在吧台上,屁股在高脚凳上挪了挪,眨着眼盯着自己的手指,轻轻地说道:“我奶奶去世了。”

店里一下子变得特别安静,项澍好像连呼吸声都消失了。祝苗飞快地抬头看他一眼,勉强扯起嘴角给他一个“没事”的笑容。但怎么会没事呢,祝苗整个人就像蔫儿了小草,低着头抠手指,头发湿了点雨,蓬乱地支棱起来。

过了一会儿,项澍抬手在祝苗的头顶轻轻拍了拍,收手的时候揉了一把他的乱发。

祝苗吸吸鼻子,不等项澍说话,祝苗马上说道:“我没哭。”

项澍突然站起来,隔着玻璃窗,指了指外面的摩托,说道:“带你兜兜风?”

外面还下雨呢,隐约能听到闷闷的雷声。如果是平时,祝苗说不定会答应,无他,项澍的摩托车看上去挺酷的,任何一个高中生都受不了这个诱惑。但这个时候祝苗就有点提不起劲了,他说道:“哥,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项澍没听他的,直接从吧台后面绕出来,拽着祝苗的手肘,直接拎着他就出去,把他摁在摩托车后座上,头盔胡乱套他头上。

“我不去了……唔唔唔……”祝苗的声音闷在头盔里,项澍给他扣反了,等他调整好前后戴好,摩托车一沉,项澍跨到了车上,引擎发动的声音低沉,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喧嚣。

祝苗大叫道:“还没关灯!锁门!等等——”

他还没喊完,摩托车就飙出去了,叫声直接被引擎声淹没。他快吓死了,手忙脚乱地揪住项澍腰侧的衣服,惯性让他后仰,他生怕自己把项澍的衣服给揪破了。

两旁的街景飞速后退,项澍好像朝他喊了句什么话,声音全部闷在头盔里、散落在风里,祝苗完全没听见,他大喊道:“什么?我——听——不——见——”

项澍扯着嗓子喊道:“抓——紧——了——”

祝苗连忙一把环住项澍的腰,根本顾不上害羞。项澍拐了个弯,走了条没什么人和车的小道,他车技纯属,祝苗紧紧搂住,耳边只听得到风声,夜晚的微雨打在他裸露的手臂肌肤上,又飞快被风吹干,很凉爽。

项澍说的“兜风”真的是“兜风”,祝苗觉得如果自己没带头盔的话,头发可能都被吹掉了。

目的地在哪里,祝苗不知道,街景后退得太快,往往祝苗还来不及分辨就消失了,黑夜变成了一条长长的隧道,不知道通往哪里。祝苗根本不用思考,他的脑袋隔着头盔埋在项澍的后背上。

祝苗已经算同龄人里比较高的了,项澍也只高了他大半头,但是祝苗从背后看,项澍的背很宽。

不知不觉间,雨下大了,但项澍丝毫没有停车的意思。

祝苗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只能依稀分辨出是没有人的郊区大马路,一眼能看到很远。因为没车没人,项澍的车速越发快了,快得祝苗都来不及害怕了,因为所有思绪都跟不上,风呼呼地在耳边吹,雨越下越大,俩人的衣服都湿透了。

就在祝苗以为他们要一路在这条无人的马路上开下去的时候,项澍突然拐了个弯,车速太快了,地上还有雨水,拐弯摆尾的时候他还用一条腿撑了一下,车身危险地侧了一下,祝苗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车从岔路开出去,没有沿着路,两边都是杂草,地上不太平,是不是就颠簸一下,祝苗搂得更紧了,生怕自己被甩出去,震得天灵盖都发颤。

就这么开了一会儿,眼前豁然开朗,竟然是一片海滩。

祝苗知道自己住的是海滨城市,但这儿并不是什么旅游胜地,海景也不出众,邻近的几个城市的海景要出名得多。凡是在这儿长大的本地人都去过海滩,也没觉得海景有什么特别的。

雨还下着,天上都是乌云,刮来的风吹起海浪,再平静的海在昏暗的雨天都有点吓人。祝苗以为这里就是目的地,谁知道项澍居然直直地朝着海开过去。祝苗快被吓晕了,拼命去挠项澍腰上的肉,大喊:“停!停了!快停——”

祝苗的脚踝都溅到海水了,项澍一个急刹车,摩托车摆尾的时候溅起一波海浪。

车停了,旁边突然变得特别安静,雨声、海浪声、心跳声都很清晰。祝苗连忙解了头盔,摘下来,明明只是坐在车后,他还是喘个不停,极度的紧张兴奋之后浑身发烫,连雨水打在头上脸上都不觉得冷。

祝苗腿都快麻了,脚下发软,下车的时候没站稳,一屁股坐在脚踝深的海水里,咸腥的海风直往他脸上扑。

项澍熄了火,也摘下了头盔,甩了甩头,长发凌乱,甩出一串雨珠。他喘得比祝苗,把头盔挂在摩托车把手上。祝苗坐在海水里,抬头看他,见项澍俯身趴在仪表盘上,长出一口气,看着坐在海水里的自己在笑,眼睛发亮,天上没有星星,但他的眼睛比星星还要亮。

祝苗嘟哝道:“笑什么?”

项澍声音提高了一些,盖过雨声,说道:“好久没有这样了。”

祝苗:“超速驾驶很危险的!”

祝苗发现项澍有时候很疯,上次揍林周的时候是,这次也是,祝苗刚刚无数次想象自己和项澍会侧翻车毁人亡。

项澍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从车上下来,也踩在海水里,一屁股坐在祝苗旁边,整个人瘫倒在沙滩上,海水涨潮的时候,正好漫到他的身下,浮力不足以把他托起。祝苗学着他的样子,也躺倒了,海水一遍遍冲刷他们。

雨小了一些,打在他们的脸上,祝苗眯着眼,怕雨水滴到眼睛里。

项澍的声音伴随着潮汐。

“以前常常开车过来,这里很安静的。”

的确。

雨再小了一些,风吹动乌云,弯弯的月亮若隐若现,整片海忽明忽暗,远处的灯光落在海浪尖上。

“你看,”项澍声音轻快,开心极了,“天和海这么大,世界这么大,你不值一提,这样想就轻松多了。”

祝苗一点都不觉得轻松,他只听到了孤独和难过。

悲伤并没有被刚才的风刮走,如影随形地追上了他,他看着渐渐变薄的乌云,觉得很难过。因为奶奶而难过,因为世界太大而难过,甚至因为项澍而难过。一直不曾到来的泪意汹涌而来,眼泪决堤。

他好难过啊。

祝苗一开始还能忍着不发出声音,任泪水流出来,滑过脸颊落进海水里,后面他就忍不住了,吸着鼻子抽噎起来,项澍侧过头看他。祝苗侧过身,把脑袋埋在项澍的胸膛上,整个背都在抖。

他感觉到项澍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雨渐停,海浪回归温柔,一遍遍涌上来拥抱他们。

作者有话说:

真·飙车(打滚求收藏

第21章 就像是一场梦

祝苗很少哭,这次一哭,眼泪鼻涕一起来,脸上全是泪痕。他全部蹭在项澍的衣服上,但应该不太看得出来,他们俩身上本来就是湿透的。哭过之后舒服了很多,好像有些东西随着眼泪流走了,祝苗从来不知道,原来哭可以让人这么痛快。

他后知后觉地觉得不好意思,抬起头之前猛地用手背擦了擦脸上。

项澍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拍他的后背,像哄小孩子睡觉,和潮汐的节奏一致。祝苗一抬头就看到了项澍的下颌与喉结,项澍正看着天上出神,不知道是在看天空还是看月亮或是乌云。

祝苗发现自己还趴在项澍的身上,风是凉的,衣服是冷的,但两人相贴的地方却意外的热,他手忙脚乱地坐起来。

他们俩半个身子泡在海水里,刚才还淋了雨,祝苗的手指腹都发皱了。项澍还是躺着,一只手垫在脑后,很舒适似的。他的摩托车就停在了脚踝深的海水里,漆黑的车身反射着月光,这个场景太好看了,祝苗一时都楞了。

项澍看向祝苗,笑道:“不哭了?”

他就这么躺在上涨又退走的海潮里,毫不吝啬地把他的怀抱借给祝苗。祝苗一时间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就这么呆呆的。项澍的眉眼长得真好看,眼窝深邃,眼睛是桃花瓣的形状,看人时显得多情又专注,他眼睫湿漉漉的,就这么懒洋洋地看着祝苗,所有的月光都笼罩在他身上。

目录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开张大吉by春风负暄你是我梦里by春日负暄凄美地春日负暄春日负暄 开张大吉朝暮里by春日负暄致橡树by春日负暄路过人间春日负暄心血来潮春日负暄致橡树春日负暄 百度云致橡树by春日负暄致橡树春日负暄百度网盘致橡树小说春日负暄百度云致橡树txt春日负暄百度云致橡树春日负暄txt百度网盘致橡树by春日负暄下载致橡树百度云春日负喧致橡树 春日负暄txt致橡树by春日负暄txt下载幼儿园平舌音和翘舌音区分比较大地影院会员卡可以查看消费记录吗赵文卓梅艳芳李健个人资料及简历新西兰小学生留学攻略鸡工笔画预报名没报怎么办林的拼音怎么拼写奖励与惩罚制度的表格realmex2发布会直播玄幻修仙小说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