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吸虫在我国分布图,新冠疫情中国抗疫模式发挥了哪些优势?疫情期间,国家、社会哪个瞬间让你感受到了自信和感动?

一场新冠疫情,彰显了中国模式在国家治理上的独特优势。在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一向号称“世界灯塔”的美国,却每况愈下,可谓是“中国风景独好,美国风景独特”。

所谓“以史为鉴,可以正衣冠”,中国抗击疫情模式的成功并非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究其历史源头,就不能不提起建国初期开展的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

在建国初期,由于长时间的战乱以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残酷的剥削和压迫,我国的卫生状况十分恶劣。各种烈性传染病如鼠疫、霍乱、天花,寄生虫病如血吸虫病的传播极为广泛,几乎每年都有大的疫情爆发。据不完全统计,解放前全国人口的发病数为1400万,死亡率为千分之30[1]。恶劣的卫生状况造成了人口的锐减、村庄的毁灭、生产的破坏和人民群众正常生活受到的严重冲击[2]。与此同时,解放前由于国民党政府及其不重视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卫生服务能力极其低下。据1949年统计“全国中西医专业技术人员505040人,同期总人口数为54167万人,卫生技术人员在人群中的密度仅为千分之0.92。全国仅有医院2600所,病床数80000张,每千人口仅0.15张病床。”

此外,1952年初,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挑起了侵略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从1952年1月份开始,美国出动战机向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阵地,以及我国的东北、华北等地投放了大量含有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病原体的跳蚤,毒虫,此举对我国人民的生命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危害[3]。

在上述背景下,党和国家领导人号召全国人民参与到传染病的防治和细菌战的反击中来。1952年3月14日,经政务院第128次政务会议通过,以周恩来总理兼任主任委员、由党政军民各有关部门参加的中央防疫委员会(后改称为“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宣布成立,掀开了 爱 国卫生运动的序幕 。卫生工作与群众性卫生运动相结合被确定为一项基本原则 。

一般来说,建国初期的爱国卫生运动可以分为两个阶段,持续约10年时间。1952到1954年属于第一个阶段,主要是消灭虫媒疫兽的卫生防疫运动,而1955到1959年,爱国卫生运动则进入到了除“四害”,养成讲卫生的良好习惯和消灭疾病的阶段。

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除了粉碎了美国侵略者的细菌战计划外,更为重要的是,从根本上改善了我国建国初期恶劣的卫生状况。

在大中城市,仅1952年半年的时间,就清理出垃圾7000余万担,疏通沟渠28万余公里,新建和改建厕所490余万个[4]。比较著名的例子有北京的龙须沟被改造成了宽敞的大马路[5],而上海的肇家浜被改造成了人民公园。与此同时,农村的卫生条件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天花、霍乱、痢疾等传染病由于传播媒介、传播途径被切断,发病率大为下降。而全国的医疗机构和医疗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数量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6]。

上海弄堂里的群众卫生运动农村的卫生环境大为改善

在消灭传染病的过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血吸虫病的防治。血吸虫病是一种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寄生虫病,在我国流行与肆虐有 2000 多年的历史。建国初期,病害流行遍及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安徽、江西、四川、云南、广东、广西、福建和上海等 12 个省(市)的 350 个县(市),患病人数约有 1000 多万,受到感染威胁的人口则在 1 亿以上[7]。在疫情严重蔓延地区,土地荒芜、房倒屋塌、“绝户村”、寡妇村”众多,侏儒患者多,劳动力匮乏。当时有歌谣描述其荒凉悲惨情景:“爹死无人抬,儿死无人埋,狐兔满村走,遍地长蒿莱。[8]”在生长于湖南农村、对农村情况极为熟悉的共和国领袖毛泽东看来,血吸虫病的肆虐对刚刚打土豪、分田地的疫区翻身农民来说,仍是压在他们头上的一座大山。他酝酿着如何动员新生政权的力量来搬掉这座大山。在经过充分调查的基础上,1956 年 2 月 17 日,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发出 “全党动员,全民动员,消灭血吸虫病”的伟大号召[9]。

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人民群众被广泛发动起来,而医务工作者也积极地应用专业知识参与到血吸虫地防治工作中来,用科学知识来武装广大人民群众,破除了封建陋习和愚昧无知。

截至1957年底,全国血吸虫病疫区共有 13 个县基本消灭血吸虫病;还有 343 个乡镇基本消灭了血吸 虫的中间宿主钉螺;全国各地治疗了 50 万病人,其中包括 10 万左右的晚期病人。在 1958 年防治血吸虫病的群众运动中,全国各地先后收治 300 多万病人,灭螺面积达 33 亿平方米,治疗病人数与灭螺面积均超过了前几年的总和[10]。至此,我国消灭血吸虫病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胜利。

1958 年 6 月,《人民日报》发表了《第一面红旗——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的长篇报道 和《反复斗争,消灭血吸虫病》的社论。当时正在杭州视察的毛主席,于当天晚上阅读后,兴奋之余,即兴创作了《送瘟神》律诗两首。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并同时撰写了后记:

“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余江县基本消灭了血吸虫,十二省、市灭疫大有希望。我写了两首宣传诗,略等于现在的招贴画,聊为一臂之助。就血吸虫所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一个或者几个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就毁人一点来说,都不及血吸虫。除开历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一万万人受到疫情的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今之华佗们在早几年大多数信心不足,近一二年干劲渐高,因而有了希望。主要是党抓起来了,群众大规模发动起来了。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11]

“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这句话高度地概括了建国初期爱国卫生运动取得胜利的原因。

抚今追昔,温故而知新。

我们国家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的胜利,毫无疑问地还是因为坚持了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的结合,这也是中国模式的优势所在。

(图片来自网络)

@知乎日报 @知乎政务

参考^黄永昌,中国卫生国情.上海,上海医科大学出版社,1994;19^万心. 建国以来余江县防治血吸虫病的历史经验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13.^制止美国侵略者进行细菌战的滔天罪行.北京:人民出版社,1952^陈海峰.中国卫生保健.人民卫生出版社:1985.120^何成云.从1952-1954年北京地区的爱国卫生运动看培育社会主义“新人”[J].上海党史与党建,2019(02):29-33.^李娟. 20世纪50年代上海爱国卫生运动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4.^中华医学会:新中国血吸虫病调查研究的综述[J]. 人民保健,1959(1).^魏文伯:六亿神州送瘟神[J]. 人民保健 1960(4)^安徽省血吸虫病防治所:毛主席党中央国务院关于 血防工作的指示[Z]. 1967.3.^新中国预防医学历史经验 ( 第 3 卷 )[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1988.276.^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6512.html
互校的释义TOP102020年中国最贵的十大酒店fgo仇凛刻印指令纹章搭配三国杀马腾原画北京德威国际学校夭娘古筝谱子韩语微信网名女生版伤感360n6lite快充强制快充如何开通支票账户你是我男人急急急签证给错入境时间了怎么办花样游记大赛8天英國你好韩语翻译韩语我爱你怎么写日语我爱你怎么说死亡笔记37集全在线观看死亡笔记本之迷途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连云港花果山门票多少钱介绍连云港花果山的风景首轮球员怎么升级啊就是那个8Soomal金牌大风作品梦中的婚礼钢琴曲钢琴谱研究办桌菜两年多台美食作家体现古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