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舍里皇后小说福全,10年后重温《康熙王朝》:才懂赫舍里皇后难产而死的真实隐情

赫舍里皇后难产的那天晚上,天空阴沉昏暗,雷声作响,眼看一场倾盆大雨就要来临,而此时的皇后宫中也如这恶劣的天气一样,黑云压城,沉闷的气氛压得宫中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此时的赫舍里头发凌乱、痛苦不堪地躺在病床上呻吟,孝庄双眼紧闭捏着佛珠坐在那里,听着身边的太医和丫鬟来来去去,着急慌乱地为赫舍里接生,可是生了三个时辰了,还是生不下来。

太医小心翼翼地去向孝庄请示到底是保大还是保小,孝庄心里一凛,沉下脸说道:这还用问吗,两个都得给我保住,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保住皇上的大业非常重要,明白了吗?

太医依照命令做事去了,在太医有条不紊地安排下,赫舍里终于拼着一口气把皇子生下来了,万万没想到的是赫舍里因为生孩子耗尽了自己的气血,导致血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众太医纷纷围上前去抢救赫舍里,而康熙这个时候也带着苏麻和周培公等人急匆匆赶到皇后的宫里。

一进来就赶紧问孝庄赫舍里的情况,孝庄沉着脸说:难产,这都是你造成的,你一直冷待她,还出宫渔色,别说是个娘娘,就算是个民妇她也受不了啊!

康熙连声说道:都是孙儿的错,然后就赶去里面看望赫舍里,康熙心疼地抱住赫舍里孱弱的身子,一遍遍急切地呼唤她的名字,赫舍里知道康熙来看她以后,慢慢地睁开眼睛,楚楚可怜地呼唤康熙。

康熙严令所有太医一定要救活赫舍里,太医却颤颤巍巍地回答道:皇后娘娘见了大红,恐怕......,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果然康熙听到以后勃然大怒,恶声痛骂太医废物,并将全部太医都踹翻在地。

窗外山雨欲来风满楼,倾盆大雨伴随着沉闷的气氛应声而下,一帮太医抖如筛糠地跪在地上,康熙猛地回头,看向面色苍白的赫舍里,赫舍里只是脆生生地叫着皇上的名字,然后定定地看着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周培公才智双绝,一眼就看出了这其中的暗流涌动,他恭敬地对康熙说:皇上,臣知道娘娘的心思,皇上,当前外有三藩叛乱,内有逆贼作乱,可谓非常之时,今日皇上又得一位阿哥,加上大阿哥胤禔,皇上便有两位皇子,臣叩请皇上在其中选择一位立太子,布告天下,以示天下繁荣昌盛、源远流长。

康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赫舍里床前,温柔地对他说:赫舍里,我给咱们的皇子起了个名字叫胤礽,说完又走到刚才一直在旁边观看着一切的慧妃和胤禔母子身边,康熙心中纠结万分,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他还是下定决心说道:按祖宗家法,坐朝之君不立太子,当此非常之时,朕为固国本,决意建储,立皇子......胤礽为太子。康熙刚说完赫舍里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赫舍里的离开成为了康熙心中永远的痛,康熙每每想起都觉得自己有负于她,赫舍里离开以后,康熙再也没有册封过皇后,哪怕是对着之后十分宠爱的容妃,也只是在死后追封“孝慈仁皇后”。

而康熙也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倾注到了他和赫舍里唯一的儿子胤礽身上,不仅亲自指导他骑射、还经常过问他的功课,除了赫舍里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因为胤礽是康熙亲自册封的大清朝唯一的太子,康熙必须万分上心,才能为后世培养一位圣明的君主。

可惜胤礽终究是难成大器,康熙两废两立,终究还是废了这个他从小就倾注了无数心血的儿子。

一、康熙为了巩固皇权迎娶赫舍里

康熙和赫舍里的联姻其实是一场政治联姻,是康熙用来笼络索尼、牵制鳌拜的一步棋子。

这次联姻发生在朝廷势力派别斗争激烈的背景下。顺治退位以后,给康熙留下了四个辅政大臣,分别是索尼、鳌拜、遏必隆、苏克沙哈,这四人位高权重、互相牵制,康熙在亲征之前,朝政大权都牢牢掌握在这四人手里,虽然他们表面都声称要誓死效忠大清和康熙,可是这四人都各怀心思,无法一心。

首先鳌拜和苏克沙哈是竞争对手,一山不容二虎,他们经常在朝堂上弹劾彼此,誓要置对方于死地,其次遏必隆秉持着互不得罪的原则、一直保持中立,而老狐狸索尼则称病不愿示人,隔岸观火、作壁上观。

正因为他们四人心思各异,康熙才能分化利用稳坐朝堂。可惜青年时期的康熙年轻气盛、沉不住气,竟然想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中提前亲政,却惨遭失败,让鳌拜占了上风。

面对这混乱的局面,孝庄只能出山收拾残局,她先是杀了苏克沙哈安抚鳌拜,后来又准备拉拢索尼来巩固皇权。

于是孝庄亲自去索尼府上看望索尼,两个老狐狸面对面彼此的心思都心知肚明,谈话间索尼的孙女、索尔图的女儿赫舍里端着茶进来了。

孝庄看见端庄沉稳的赫舍里,那叫一个喜欢,便拉着赫舍里的手嘘寒问暖、大加赞赏,赫舍里受宠若惊,谦恭地说道:祖父说老祖宗年轻的时候就是大清第一才女,把孝庄夸得心花怒放。

孝庄越看越喜欢赫舍里,于是便把自己随身携带了四十多年的串珠送给了赫舍里,然后和索尼说:皇上也该大婚了,今儿,我看上你这个赫舍里了,你呀,干脆让她进宫,我会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孙女一样疼她,直接册封为正宫皇后!

这番话石破天惊,惊呆了索尼,皇后的位置啊,这是多么大的荣耀,他没想到孝庄竟然用这么丰厚的筹码来笼络他们索家,这下索尼还有什么不乐意的,于是他激动地老泪纵横,叩首伏地。

孝庄就是这样“兵不血刃”换取了索家对皇家的忠心,让索尼和康熙成为了紧密的盟友,这才让康熙有了和鳌拜相抗的资本。

但是康熙刚开始还对这门亲事不满意,他非常讨厌这样的政治联姻,也不愿意娶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女人,于是便跑去和孝庄倾诉自己的不满。

孝庄神色不变,只是淡淡地问他:要美人还是要江山,康熙说:要江山,孝庄说:这不就对了吗,有了江山还怕没有美人?

但是康熙还有另一层担心,那就是他听见外面有人议论赫舍里长着一张柿饼脸,所以心里发怵不想娶她,这份好奇一直持续到大婚之日。

新婚当晚,两个人经历了一系列繁文缛节以后终于顺利地进入了洞房。赫舍里端坐在床上,耐心等着康熙揭盖头,而康熙却左瞧瞧右看看,试图透过盖头看到赫舍里的长相,甚至还想蹲下来从下面一看究竟,可就是狠不下心揭盖头,怕吓到自己。

赫舍里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康熙揭盖头,于是她自己一把揭开,然后羞恼地说道:皇上,你看我像柿饼脸吗?

这番出其不意的举动着实吓了康熙一跳,康熙一看一张秀美端庄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都不会说话了,他磕磕绊绊地说道:朕......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这番话成功地把赫舍里逗笑了,于是夫妻俩靠在一起静静的说着话。

赫舍里一看皇上这么平易近人,然后娇嗔地说道:皇上,我都累了一天啦,腰都快累断了,我就不能靠一靠啊。

于是康熙忙不迭地扯过枕头和被子垒在一起,然后夫妻俩轻轻松松地靠在一起吐槽大婚的礼仪繁琐,两个人越说越尽兴,一点也不像刚认识的样子,康熙也被自己这个大方好相处的妻子吸引了,所以和她滔滔不绝地谈了很多,谈到兴起,赫舍里问康熙:皇上,臣妾出错了怎么办?

康熙想了想,然后告诉她一条至理名言:你记住一条,朕说你对,你就是对,朕说你错,你就是对了也是错的。这番话一出口,赫舍里立马心领神会,她温顺地对康熙说:知道了,皇上是臣妾的主子。

后来赫舍里准备给康熙更衣就寝,康熙却突然跳下床,以公务繁忙的名义拒绝了赫舍里要求同房的请求。

此时的康熙是跑去找苏麻了,他对着苏麻倾诉衷肠,却把赫舍里一个人抛到洞房。

此后康熙对赫舍里一直都是以礼相待,虽然没有冷落过她,但赫舍里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疏离,而她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后来赫舍里回家省亲,对爷爷索尼说自己不得圣心,索尼叹了口气,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后宫之宠可是门大学问啊,这方面呢,爷爷帮不了你,但爷爷相信,凭我孙女的才貌、资质、聪慧,肯定能化掉皇上的心。

这番话让赫舍里找到了和皇上化解心结的办法,于是赫舍里决定不再避重就轻,准备和康熙来一次坦诚相对。

是夜,赫舍里手持书本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读到伤心处,竟然美眸含泪,康熙走进来一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赫舍里怯生生地回答道:诗书伤情,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两句诗千古流传,谁念了都会心疼的。

康熙也是个极聪明的人,听到这番话便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些日子,朕让你伤心了?

见康熙问起,赫舍里也不再藏着掖着,而是楚楚可怜对他说:皇上看我的眼神,从来都不像看苏麻喇姑那样亲切,皇上跟我说话,就像跟大臣们说话一样,大婚至今,皇上都没有碰过臣妾一下,难道索尼的孙女就这么让您讨厌吗?

这就话就能看出赫舍里一直都明白康熙娶自己是为了拉拢爷爷索尼,但是她不愿意把自己当成利益的工具,她只想做一个女人,能够好好地爱皇上,也被皇上爱着,没想到这么一个浅显的心愿康熙也满足不了。

康熙听到这番话以后顿时着急起来,生怕被赫舍里误会一样,他连忙解释道:朕本来是喜欢你的,可朕一想起娶你是为了倚重索尼,朕心里就咯得慌,就好像给人逼着爱你似的。

赫舍里听到这话,眼泪掉得更凶了,她跪求康熙休了自己,但是康熙哪能这么做,他心中十分难受,想安慰又无从下手,只觉得自己被愧疚包围,但是不得其法。

而赫舍里也继续和康熙掏心掏肺:臣妾读过些史书,知道皇帝和皇后既是天下至尊的一对,常常也是苦命的一对,臣妾不指望得到皇上的宠爱,只希望做皇上的伴儿,要是皇上哪疼了,臣妾给皇上揉一揉,要是皇上闷了的话,臣妾陪皇上说说话,要是皇上不想说话,臣妾就不出声,陪着皇上想心事。

听到赫舍里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话,康熙被感动了,他情不自禁地感叹道:朕总算找到知音了!

赫舍里也动容地说道:说心里话,臣妾还想过,即使皇上一辈子也不碰臣妾一下,臣妾在面上也要做一个好皇后,臣妾要为皇上尽忠。

赫舍里的话彻底打动了康熙,康熙终于决定放下心中芥蒂,好好对待自己的这位结发妻子。

赫舍里就是这样以情动人,以退为进,用行动捍卫了自己的爱情,也慢慢融化了横在她和康熙之间那道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冰墙,因为这次倾心相谈,赫舍里也在康熙的陪伴和照顾下,度过了自己一生中最快乐也最短暂的时光。

时光飞逝,美好的日子总是这么短暂,恩爱多年,赫舍里终于怀上了龙种,两个人度过了新婚期的甜蜜美满,也慢慢迎来了七年之痒。

当时正值内忧外患之际,康熙在三藩作乱期间流连眠月楼,喜欢上了里面的紫云姑娘,经常出宫和她私会,赫舍里知道康熙在外面私会青楼女人以后,一气之下动了胎气,导致难产。

康熙知道这件事以后,匆匆忙忙赶回去看赫舍里,得到的却是赫舍里无力回天的消息,康熙绝望了、害怕了,崩溃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赫舍里有一天会离开自己。以前和赫舍里结婚的时候,赫舍里的宽容大度让他习惯了,以至于有时候总会忽略她,可现在他发现赫舍里对她来说就像空气一般,在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可一旦失去,便会如窒息般地疼痛。

康熙追悔莫及,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看着这个爱了自己一生的女人临死之前还在念叨自己的名字,康熙心如刀绞,为了弥补赫舍里,康熙便把她刚出生的儿子胤礽立为太子。

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承载着康熙的厚望和赫舍里的情思,所以康熙把心血倾注在他身上,希望他不负重托,将来能够成为一个德行贵重的人,可惜胤礽实在是不争气,结党营私、谋夺皇位,一步步践踏康熙的底线,康熙无奈之下才会敬告列祖列祖废了太子。

光阴似箭,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这时候的康熙已经很老了,他颤颤巍巍走进皇陵里抚摸着赫舍里的棺材,然后深情地说:赫舍里啊,你在这里已经等候了四十八年,朕对不起你,你的儿子胤礽,朕立了又废,废了又立,终没有成为大器,这都是朕的罪过啊。

晚年的康熙就这样对着他的结发妻子说出了自己深藏于心的话,但是弦断,无人听,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康熙头发花白,只能迎着风往前走,现在的他活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身边空无一人,只有孤独依旧。

二、总结

天子笑,妃子伤,自古无情帝王家,身为皇帝的女人,哪怕尊贵如皇后也免不了心碎的下场。

赫舍里本来是一个纯真大度、善解人意的女人,但她是不幸的,在女子最好的年华入了宫,成为了政治利益的牺牲品,最后还红颜薄命 ,为生孩子赔上了一条命;

但她也是幸运的,因为她让康熙铭记了一生,而且她去世以后,皇后的地位也无人可以撼动,并且她还用自己的性命为孩子挣了一个好前程,虽然结局惨淡,但是赫舍里作为一个母亲,为孩子付出了自己的全部,也算死而无憾!

三、往期文章

10年后再看《康熙王朝》:才懂康熙的狠终究还是诛了蓝齐儿的心

三看《鸡毛飞上天》热衷棒打鸳鸯的陈金水,看人的眼光到底有多毒

《北京爱情故事》:靠分手费挣20万的石小猛,他的狠诛了沈冰的心

三看《打狗棍》:才顿悟一生无性的老二婶,终究还是算计了那素芝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致歉!文章分析以电视剧《康熙王朝》为准,原创不易,禁止搬运,侵权必究,谢谢支持!

赫舍里皇后怎么死的赫舍里皇后小说康熙王朝赫舍里皇后康熙皇后赫舍里氏康熙赫舍里皇后康熙老婆赫舍里赫舍里氏皇后重生之孝诚仁皇后赫舍里皇后重生小说赫舍里皇后难产赫舍尔皇后皇后之路赫舍里小说赫舍里皇后小说大全有关赫舍里皇后的小说赫舍里皇后康熙小说写赫舍里皇后的小说皇后,赫舍里女主赫舍里皇后的小说那多作品全集txt下载免费wifi万能钥匙极速版下载安装人生如茶苦极回甜的意思双色球第7期开什么号2020oppo一年卖出多少部手机直接材料和辅助材料的区别文言文经典名篇甘草汁炮制药物有哪些魔戒阿尔温纯音乐没问题搞笑中文谐音拼多多上购买的视频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