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掏空了还能补回来吗,出生就被包养的龙

“这都三个月了,怎么还不出来?”

一座比邻维罗尼尔的山崖上,狱火古龙洛林俯视下方安宁祥和的城市,目光注视着城市中心处一座通体洁白的城堡。

三个月前,他亲眼看到当夜幕降临之时,他的龙主跟血狱女王奥菲莉雅一同走进去,而后大门关闭,他们就再也没有出现。

“洛林,你急什么?这才三个月,不出来不是很正常吗?”趴在一稍矮的山头上的冰炎龙巴卡伊尔懒洋洋道。

迪亚波罗这么兴冲冲的跑过来找血狱女王干什么,他们这些雄龙可是清楚得很,虽然他们嗅不到那股只有雌龙才能够闻到的气味,但是看迪亚波罗的样子就知道了。

“呵呵,巴伊卡尔,不吹你会死吗?三个月,呵,你有那份力气吗?”听到冰炎龙那一副“有枪就行”的姿态,旁边的一条黑龙顿时就忍不住开口嘲讽。

“我怎么就没有?别说三个月,就算是三年我都可以。”

触及到雄龙的尊严问题,原本还有些懒洋洋的冰炎龙顿时精神了,抬头怒视质疑他的黑龙。

“你就吹吧!你那点底细,我还能不知道?泡芙都已经跟我说了,三个月的时间,你真正做的也就那么几天,大部分时间你在都是……算了,我就给你点面子,不说了。”

“泡芙?”

听到这个龙名,冰炎龙微微一愣,他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条以粉色与桃色为主的美艳无翼龙,这条能够随时分泌湿滑液体的龙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但遗憾的是,那条龙在为他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后就消失了,现在看来,那条泡芙龙应该是溜到那条黑龙去了,而且还在背地里说了他不少小秘密。

“我不认识这条龙,你再敢污蔑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冰炎龙仅仅只是愣了一瞬,就立马反应过来了,这种事情他是绝不会承认的。开玩笑,虽然是真的,但现在必须是假的,不然以后他的脸往哪搁。

“嘿嘿,敢做就敢认嘛,巴卡伊尔,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干嘛非要强撑着呢。”

“无端诬蔑,你这是在挑衅我的尊严!”

冰凝寒气扩散,冰炎龙站起来,背后宽阔的龙翼张开,做出攻击的姿态。

“事实而已。”

黑色的鳞片缝隙间,有火焰在燃烧的黑龙看着条恼羞成怒的冰龙,丝毫没有低头避让的打算,他可不觉他做错了什么。

“吼吼,打一架,谁赢了就代表谁是对的。”

看到这两头似乎随时会打起来的霸主,被迪亚波罗带来的恶龙们起哄着,没有一条龙站出来制止这场冲突。

但,就在此时,

轰隆!

伴随着让大地都轻微震荡的轰鸣,维罗尼尔那座已经封闭了三个月的城堡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内部打碎。

破碎的金属碎片四处溅落,这样的动静顿时就惊动了那些呆在维罗尼尔附近的恶龙,成功缓解了两条龙的矛盾,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吼!

在维罗尼尔那些龙血天使与附近那些恶龙好奇的目光中,一条金色的龙影从破碎的大门中冲突,其形态神色,看起来就像是在逃避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一样。

但,这条金龙并没有成功离开城堡,汹涌澎湃的血红煞气他冲出城堡的那一刻弥漫,瞬间充斥天上地下,笼罩整座维罗尼尔,其边缘甚至将恶龙们呆着的山崖给囊括进去。

血色炼狱!

维罗尼尔边缘的恶龙们都露出了惊惧之色,他们都见过这道领域,因为他们曾经在这道领域的笼罩下与血狱女王交战,而后落败。

而他们现在心里看到重新感受到这股领域的力量,难免心中回想起曾经战败的阴影,不过,这次领域张开并不是针对他们。

“怎么会?”

迪亚波罗此时就感觉自己就像是陷入到了一团浓稠的琥珀中的小飞虫,每前进一步都需要耗费偌大的力气,难以动弹,简直不可思议。

“迪亚波罗,我的小丈夫,我还没有满足呢,你跑什么?”

温柔而甜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但迪亚波罗听到这声音,心里顿时却一慌,再也没有三个月前血气涌动,心潮澎湃之感。

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虽然他是血气旺盛的少年龙,但他也只是一条少年龙啊。可惜,城堡里的存在根本不给他机会。

啪!

一只手掌轻柔地握住了他的尾巴,然后向后拖动,那是他倾尽全力也难以抵御的力量,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他原本已经窜出城堡的大半身子,缓慢而又坚定被拖进城堡里面。

“不!”迪亚波罗双目圆瞪,他看向狱火古龙洛林的位置,发出大呼,试图让这些家伙把他救出去。

“洛林,过来救我!”

“嘿,洛林,龙主喊你过去救他呢。”在[血狱]的重压下,有恶龙听到迪亚波罗的呼唤,低声向狱火古龙洛林嬉笑道。

而洛林听到这道嬉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丝毫没有动弹的打算,他又不傻,现在过去打扰那位女王,她肯定会屠龙的。

滋滋!

迪亚波罗两只龙爪死死地抓进花岗岩地面,但是这并没有任何作用,他那庞大得如同一座小山的龙躯仍旧被缓缓地拖进城堡中,两只龙爪与地面摩擦,火花迸溅,十道深深的爪痕留下。

哗!

当迪亚波罗的身影消失在城堡深处的时候,那弥漫天穹,散步天上地下的[血狱]开始缩小,化作一道血色半圆,倒扣在城堡上,隔绝内外。

万籁俱静,看到这一幕的,不论是龙血天使,还是恶龙,此时全都目瞪口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好半响才有龙出声。

“我这是该羡慕我们这位龙主,还是该同情呢?”有龙望着城堡大门处那十道清晰爪痕,语气有些微妙。

“血狱女王可是我们龙域最强存在之一。”

“嗯,确实很强。”

“洛林,我们现在怎么办?看情况,迪亚波罗大人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

“等呗,还能怎么办?”

头疼欲裂的狱火古龙抱住自己的脑袋,他刚刚没有执行迪亚波罗的意志,灵魂就像是背捅了一刀一样,难受得不行。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种痛苦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停止了。估计那位龙主大人没工夫搭理他。

“你说,迪亚波罗大人会不会出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情?别忘了,那位身上还有天界血统呢,治疗法术可不弱。”

“那也是,不过看样子,这次我们那位大人被折腾得不轻啊。”

“嘿嘿!这是幸福的烦恼吧!”

在龙群发出一阵极其猥琐的笑声后,这些龙决定继续等待,而这一等,便又是三个月。他们已经决定追随的龙主,与龙域女王在同一座建筑中呆了足足半年。

当那一座倒扣在维罗尼亚的血色领域消失的时候,已经在城堡里面待了半年的血狱女王奥菲莉亚神清气爽地走出来。

下一瞬,金色的光芒笼罩了她的身躯,让周围的生灵再也看不清这一位女王的面目容颜。不过,一些匆匆赶来的大天使长能够感受到女王陛下此时的心情非常不错。

“女王陛下!”

十余位龙血天使半跪在地上,近在咫尺的她们都触及到了女王身上,从内而外的散发的旺盛生气,就像是雨后的森林。

“那些龙已经在维罗尼尔外等待了很久了,您看,怎么处置?”

“他们现在都已经是迪亚波罗的臣属了,告诉他们,迪亚波罗现在很累,正在休息,暂时不要打扰他。”

“是。”

几位龙血天使面面相觑,最后有天使领了命令,前去通知那些恶龙。

“暂时不要打扰?”

狱火火古龙洛林目送不不等他回应,扔下一句话就走的天使,咀嚼着这句话其中所蕴含的信息,面容怪异。

因为在他的脑海之中,龙主迪亚波罗的声音正在回荡,那中气不足的声音正催促着他,赶紧将他从维罗尼尔中接出来,带回炼狱火山群。

于是,当夜幕降临,万籁俱静之时,洛林挑了两名擅长隐匿气息的龙,跟他一起偷偷摸摸地溜进维罗尼尔,潜进那座被封闭了半年之久的城堡中。

空气清新,与外界无异,地面干净整洁,没有任何异常,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寻常,没有任何异样,但正是这样,才显得异常怪异。

“龙主大人,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感觉一切变得越来越怪异的洛林最终在城堡的大厅中,找到了趴卧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金色巨龙,但是看到龙主的那一刻,即便是狱火古龙也被惊到了。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的龙主不论是何种形态,体型都是雄壮魁梧,充满了一种属于龙类的力量之美。

但如今,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条体型消瘦,看起来就像是一条从小到大,都没吃过一顿饱饭的金龙。

“你们这些混账,怎么现在才过来?”

趴在地上,整条龙都昏昏沉沉的迪亚波罗半睁眼睑,原本璀璨耀眼的金色龙瞳现在变得有些晦暗,就像是蒙上了一层纱,流转着五色光辉的金色龙鳞也变得暗淡无光。整条龙看起来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哪里可以化验食品配方成分全民k歌保存的录音不能编辑常规航母和核动力航母哪个合算手机上怎么做照片合成视频伪装学渣出书时间上备案系统琉璃花絮搞笑邬童夫妻和睦的经文箸组词和拼音熊猫香烟烟悦网黑龙江下岗职工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