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三少发威,军政三少,别过分

——如果说,阮少逸是一只斯文的禽兽,那阮北辰就是一条阴毒的蛇。——

阮少逸其实是个聪明人,但某些时候,总会刻意的装傻。

比如,在和简妆单独相处的时候,他总是带着几分痞味的黏在简妆身边,变着花样的骚扰她。

而简妆话里的意思通常说的很清楚,只差没捅破那层纸说难听话了。只要长个脑子的人都听的话外的意思,可阮少逸非要死皮赖脸的扯着她的衣袖,装傻充愣,佯装听不懂她的话外之音。

就不说别的,光是阮少逸下班后这不正经的样子,加上他以往和美女有过N次“车震”的记录,她哪还敢坐他的车子?

眼看着公司里的职员越来越少,再不趁机脱身,她很有可能在公司毫无一人之后,被阮少逸用蛮力“请”到车子里。

挂着脸上的那副假笑,简妆正全力掰这阮少逸的手掌,手指拼命运劲,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五个手指头上了,可肩头上的手掌,宛若镶在肩膀上一样,纹丝不动!

男人就是男人,阮少逸眯着眸子,笑呵呵的看着她,神态如沐春风,几乎没用什么劲,可他的手掌就如同铁铸的一般,死死扣住她的肩头,由不得她一丝的挣脱。

嘴角噙着坏笑,阮少逸双目直视,直勾勾的盯着她,逗弄的说:“嫂子,你今天是唱的哪出啊?怎么对我这么热情?”说到这,他的话音顿住,灼热的视线从她的脸庞上抽离,目光一寸一寸的移到她此刻奋力运劲的右手上,接着说道,“你的右手已经把我的左手摸了半天了,还没摸够?”

她顺着他的视线低头望去,果然——她的手掌,覆在他的手背上,而且还手指之间毫无间隙,十指紧扣……

的确,看着容易让人引起误会。

光顾着去掰他的手了,忽略了肌肤相亲这一茬。

“失误失误……”她立即抽回自己的右手,哂笑着解释,心里暗道,这阮少逸实在难缠,要是在这么和他僵持下去,恐怕外面天都要黑了!

于是,她当机立断的做了一个决定。

上身略一斜,她歪着头,双眼惊喜的睁大,伸手指着他肩头后侧:“你的衣服上什么时候沾上了口香糖啊?”

“嗯?”不是吧?阮少逸顺着她指的方向扭头看去,“我没吃口香糖啊?”

他这一扭头,全身的注意力就转移到身后,扣着简妆肩头的左手立马松懈了不少。

简妆瞅准的就是这个时机!趁他手上没劲的那一霎,奋力一挥手臂,推开了他的左手的同时转身就跑,双脚大跨,健步如飞的冲向钢化玻璃门外,跑进电梯的前一秒,还不忘大笑着奚落他,“哈,你当然没吃,是我骗你的!”

……

经过一番耽搁,走出公司以后,天空果然已经暗沉下来,

天边的云朵凝集到了一起,如同被画师晕染过一样,纷纷在夕阳的暗红色的光线下呈现出梦幻的玫瑰紫色。

简妆没能在站台挤上公交车,只好转身走向人行道。

没办法了,她准备多走十几分钟去工业区西侧的地铁站,坐地铁回去。

沿着人行道往前走的时候,简妆路过一辆银灰色的中型轿车旁,这辆轿车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她留意到轿车侧身的后视镜歪了,便停下身子,伸手把歪掉的后视镜摆正。

后视镜的位置不摆正,开车的人会看不见车后面的路况,很容易造成安全隐患。

她以前就经常给许建业的轿车摆正后视镜,早就习惯了去注意这个细节。

摆正后视镜以后,她瞟了一眼车门上黑漆漆的车窗,耸了耸肩,惆怅的笑了一下。

*

地铁站口,虽然在工业区范围内,但是要绕一个远走十几分钟。等走到地铁站附近的时候,已经比较偏僻,人烟稀少了。

就在离入站口还有十米的距离时,简妆的面前突然冒出了几个穿着休闲衣,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20出头的社会青年,挡在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们……”简妆迟疑的看着眼前的几名男子,她没有惹过混在社会上的小青年,难道是拦路劫钱的?

“你是叫简妆吧?实话实说,敢扯一句瞎话就他妈弄死你!”压根不等简妆把话说完,其中一个一头红毛,打着耳钉的男子率先朝她跨出一步,眼睛瞥了她一眼,口气不善的威胁。

“……是。”

看着面前的五个年轻的男子,简妆犹豫了几秒,迟疑的回答。

“你老公是姓阮吗?”

“……是。”简妆吸了口气,微微点头。

“没错了,就是她!”为首的红毛男子啪地打了一个响指,抬起手,用食指毫不客气的指着她的鼻子,瞪着眼睛,凶狠地说道:“老子今天给你把话放这!你个傻逼是干嘛吃的,自己男人都j8看不住!操,今个给你警告,下次你老公在他妈勾搭我们大哥的女人,就直接收拾你和你老公!”

一边咒骂着,男子抡起粗壮的胳膊使劲把简妆一推。

简妆脚下穿的是细长的高跟鞋,被他猛地一推,脚下根本站不住,直接后脑勺朝地,重重摔了下去,‘砰’地一下响起了一道闷响!

简妆的视线立刻模糊了,双眼逐渐变成黑漆漆的一片……

*

再次睁眼,映入眼中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自己好像躺在床上。

简妆动了动身子,立刻感觉到脑枕骨那块一阵剧痛!痛的她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脑袋,赶紧轻轻揉着。

“你醒了?”一道阴冷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阴森的语调犹如一条浑身布满黏液的毒蛇,吐着鲜红的信子,扭动着冷血的身躯,慢慢爬进她的耳中,爬过她的心头。

听到这道声音,她先是一僵,心里没来由地感觉到一股恶寒,接着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这声音她听过。好像是……阮家二少爷,阮北辰的声音。

她猜想着,视线循着声音飘来的方向看去——果然,病床前,阮北辰穿着一袭医生的白色大褂,倚着病床旁的立柜站着。

此刻,他微低着头,眼帘半敛,眼瞳内的瞳孔在逐渐的缓缓放大,双眼的视线锁在她身上,静静盯着她,清透的棕色眼眸中泛着阴冷,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简妆怔呆了一下,快速在混乱的脑子里整理出一点头绪,立马疑惑的看向他:“我怎么会在这儿?你怎么也在这儿?你不是心理医生吗,难道这里是心理咨询科?”

百度一下“军政三少,别过分顶点小说www.maxreader.net”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053期小王子大乐透预测奖号03OA系统考勤模块04551数字代表什么意思0456数字代表意思耶稣受难的意义自动频率控制解释世预赛十二强积分榜603079股吧最新消息022908YYsoR玻璃鞋国语中字d022的含义是什么意思02简单的Dos命令012期赵灵芝大乐透预测奖号日本动漫10神曲是哪10首国歌鸟之诗ACGN界国歌065大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0775是哪里的区号02期干货使用VSCO制造粉色天空036师父你喝醉了07年的吉利汽车毛病多07年凯越现在的毛病怎么这么多045300汉语国际教育05030109汉语国际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