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嘴脏了,“020”

但抱怨总归只是几句抱怨。

在听到鹿颜说完那句话之后,尤雾突然停下了脚步,颈间的喉结上下滑了两下,偏着头用自己右手食指指腹,按压着自己的眼角下方。

身后的众人同时朝着鹿颜看了过去。

几秒之后,人群之中终于有人缓缓开口,打破了这份突兀的沉默。

“所以……村子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可是……”苏依依表情淡然,环视了周围一圈之后看向了村长刚刚出现的方向,“可是我们要怎么出去呢?游戏规则里面提到的‘逃出村落’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要怎么逃?往哪里逃啊?”

黑色的门帘之后像是藏着一个楼梯,单从材质上看,好像确实已经有了些年头。

身后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接上苏依依的话。

“小姑娘别往那边瞅了,我这小破地儿可容不下你们这么多的人,要不然……我跟村里其他人都提前打声招呼。”老村长若有所思,缕了两下胡子清了清嗓子,“哦对了,在这我可得先提醒你们几句,我们这的人常年不离村,所以看见几个眼生的,情绪上多多少少难免会有点激动,不过你们也不要太过于担心。等过几天大家看顺了,就会好很多。”

尤雾回想了片刻,终于回过头来对上了村长那双略显浑浊的眼睛。

“过几天?”

没人会喜欢“过几天”这三个字,尤其是对于生命期限仅仅剩下最后5天的所有玩家。

而面对尤雾的疑问,村长只是闭眼嗯了一句,然后转头掀开身后的门帘走了进去。

*

“阿颜,你觉得呢?”汪真往前靠了两步,肩膀轻轻挨上了鹿颜的左臂,“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这村里可是连一个活人影都没见着?……而且这村长……”

汪真的声音低了下去,他抬着手掩在了嘴边轻声地说道:“这村长我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如果说之前那个女主人第一次看到他们时,眼睛里流露出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诉说的惊讶。

那么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村长,好像确实平静的有些过头。

没等到鹿颜开口,尤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偏头扬起了嘴角。

“这要是个正常人,他都能看出来这村长不对劲,还用得着你单独拎出来说?”

汪真:“……”

“你小子嘴巴怎么那么欠,你别以为你哥平时照顾着你你就——”顾妄咬着唇往前凑了半步,下一秒却被鹿颜用后背直接挡了下来。

汪真想说的话也被堵了回去,这回连带着顾妄一同拽到了身后。

段羽超犹豫了几秒,对上尤雾目光的同时,很是自觉地往后退到了墙边。

“那你觉得哪里不太对劲?”鹿颜轻笑着点了点头,将尤雾肩膀上刚沾上的白色墙灰轻轻抚去,“说说看?”

尤雾刚刚那副玩世不恭的姿态瞬间收了回去,他扫视了旁边一圈,偏着头轻抬起了下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刚刚闲的没事干,就在这屋里转了两圈。我发现这里并没有任何人生活过的痕迹,无论是旁边的窗框,还是他们身后那个桌子上……都有一层厚厚的积灰。”

众人的目光同样跟着扫了一圈。

尤雾继续说道:“还有窗口下那个木盒子里,装的都是些小孩儿才会玩的东西。”

说完,鹿颜的目光跟着挪了过去,他轻轻“嗯”了几声走过去蹲了下来。

伸手摸了几个又丑又脏的布娃娃出来。

布娃娃的黑色眼珠不知被谁挖了去,在昏暗的房间里越显得渗人。

鹿颜全然不顾那个盒子里往外散的浓重霉味,依旧翻到了最底部,令人更意外的是在这个塞满了一堆布娃娃的木盒下方,居然完好无损地平放着三根白色蜡烛。

鹿颜皱了皱眉,很快将手里的布娃娃放了回去。

“都是些小女孩们喜欢的玩具。”

尤雾跟着点了两下头,视线定在了那个木盒中。

“你们说,会不会是刚刚那个村长,他家里有小孙女?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会不会都是村长特意为她准备的东西?”苏依依弯着腰,从尤雾手里接过两只布娃娃来多看了几眼,越发觉得渗人,“啧,但这些布娃娃也太旧了点吧,现在的小女孩哪还喜欢玩这些……而且还莫名其妙放着几根蜡烛。”

“是啊是啊,我5岁的时候就不喜欢这些东西了。”张婷探着头,跟在他们身后同样附和了几句,“更别说这些眼珠子都被人抠掉的布娃娃……”

众人你一言他一语,对着这一盒东西研究了好半天。

鹿颜从人群当中挤了出来,略显尴尬地甩了甩自己的手腕。

“哥,你不觉得这盒东西放在那,有些碍眼吗?”尤雾不知从哪抽了块干抹布,一下一下揉擦着自己的指缝,“这间屋子虽说看上去没忍住,不怎么干净。但所有东西的摆设却是井井有条,唯独这些玩具……”

鹿颜犹豫了下,很快点了点头:“嗯,反而像是故意放在这里的。”

尤雾的目光从木盒一角沿着地板间大小不一的直线缝隙,一直延伸到了另一边的墙上,最后定在了那个被黑布蒙起来的贡台上。

“哥!”尤雾突然睁大了双眼,他立马从鹿颜的身边挪到了木盒的方向,重新抬头看了一眼,“这盒子的位置……正对着墙上那个贡台!”

鹿颜不解,跟着站了过去。

“这盒东西……果然不是什么玩具。”鹿颜抬起了头,“而是那东西的祭品。”

*

午后的阳光最为刺眼,等到鹿颜等人从那个门牌上写着“G”字符的屋子里出来,正好过了午间用餐时间。

尤雾的肚子有些不争气叫了好半天。

再几分钟后,尤雾软趴趴地贴在了鹿颜的肩膀上,满脸委屈,连嘴角都是下垂的。

“哥……好饿,要不我们先随便找个npc先蹭个午饭吧?”尤雾眯了眯眼睛,“我宁愿被npc搞死也不想被饿死,那也太没有排面了。”

在这个环境下,话能说的这么悠闲自定的,尤雾是第一人。

佳能CanonLBP8100n驱动下载pixiv白面鸮世界名画04年好吃的辣条04开发简介03人均购物中心面积07mp30407广播剧2C07咖啡的品牌与鉴赏05车06e票0852蟹总类似这种小说烈途蟹总小说036老马识途02年4月至04年3月领导班子成员名单01Panzerlied在线试听04古典密码学的体制pdf全文0274与主结伴行土地流转可以跟别村的人吗农村租地合同协议书简洁版022班花嫁了个有钱人00家电行业视频0301背叛0455绥化信息网封飞月聊斋道侣是狐仙稚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