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事态升级校园暴力二更,“校园霸凌”已成世界性难题,看看国外学校怎么处理

国际在线专稿: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第二小学一位家长近日在网上发文称孩子遭同学“霸凌”,并质疑校方处理不当,引发公众广泛关注。截至目前,事件仍未定性。舆论中有的直接称其为“校园欺凌事件”或“校园霸凌事件”;而校方称其为“学生受伤害事件”。事实上,校园欺凌一直是世界性难题,是不少国家中小学教育中的顽疾。各国相关部门为了治理校园暴力也在不断探索,出台了各种措施。

近年来,我国校园欺凌事件屡屡发生。根据今年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6)》,近年来校园欺凌发生的地域范围广泛,覆盖了绝大多数省份,且频次密集。而据教育部统计,今年5月至8月,接到上报的校园欺凌事件达68起。

校园欺凌事件在世界其他国家也时有发生。在美国,校园欺凌情况严重。调查显示,大约1/4的学龄孩子为长期受害者,大约30%的孩子牵涉欺凌事件,不是加害者就是受害者。

韩国保健和社会研究院最新的一份调查显示,在韩国9岁到17岁的儿童里,每三人中就有一人有过遭受校园暴力的经历,每五人中有一人曾实施过校园暴力。

日本政府去年公布的《儿童和青少年白皮书》显示,日本校园欺凌现象普遍,在为期6年的追踪调查中,近九成学生曾遭遇校园欺凌,形式包括集体孤立、无视、说人坏话等。

澳大利亚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公立学校平均每周公布的校园欺凌现象就有60多起。

校园欺凌原因多种多样

有专家表示,在中国,社会戾气、成人施暴行为在网络上的传播、“独生子女”式的社会结构、过分溺爱的家庭教育、缺乏道德评价的学校教育等都是导致校园欺凌事件的原因。

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相关调查发现,最常被欺凌的人是那些“与众不同”的人,比如同性恋、第一代移民、不合群、肥胖、有色人种、有身体缺陷、单亲家庭等等,甚至连戴眼镜也能成为被欺凌的原因。

同时许多研究也证明,欺凌加害者多遭受过家庭暴力,当看到父母暴力对待家人或者朋友时,孩子们也会得出“暴力=权力”的错误认识,从而从暴力压制他人中获得控制权甚至快感。因此,当欺凌一而再再而三得到“奖励”的时候,比如加害者因为欺负弱者而变成学校里广为人知的“强者”,或者抢到钱和逃避惩罚,加害者将会变本加厉。

学业的压力、成绩的竞争也对青少年的心理产生影响。有专家指出,近年来韩国社会竞争激烈,学历文凭、个人能力至上成为衡量成功的主流标准,孩子从小就被以重考试、重成绩为中心的教育模式所累,容易造成孩子有暴力倾向等心理问题。这些加害者多数并非品质恶劣,只有很少一部分孩子患有精神疾病,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者无法对其他人的痛苦产生同情,因此,欺凌他人是释放自身愤怒的一个途径。

各国应对校园暴力各显神通

为了加强校园欺凌的预防和处理,中国国务院于今年4月28日印发了《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要求全国中小学校(含中等职业学校)针对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行为进行专项治理。

今年11月,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出多项措施,要求积极有效预防学生欺凌和暴力,依法依规处置学生欺凌和暴力事件。

那么国外在应对和处理校园欺凌事件方面采取过哪些措施呢?

美国:反欺凌法严惩施暴行为

美国从2000年以来开始立法严厉惩处校园欺凌行为,目前,全美约有45个州颁布了《反欺凌法》。这些法律要求学校职员见到欺凌行为时必须立即报告和干预,调查并惩罚加害者,通知家长,并需要提供心理咨询援助,预防欺凌升级到枪击。

今年2月,涉嫌凌虐和绑架同学的三名中国留学生翟云瑶、杨雨涵和章鑫磊和检方达成认罪减刑协议,三人分别获刑13年、10年和6年,服刑期满之后将被驱逐出美国。

美国还设有专门的反校园欺凌网站和各类预防欺凌、研究欺凌的机构,很多公益组织和专家也参与其中。除此之外,美国近年来也向部分州的学校派驻警察,警察除了维护学校秩序外,还负责督学工作。

澳大利亚当地的校园霸凌现象也比较严重。2003年,澳大利亚相关政府部门根据常见的校园欺凌、暴力、骚扰等问题,制定了《国家安全学校框架》(NSSF)。这是澳大利亚及全世界第一份国家级别的安全学校建设指导政策。它不仅以法律为前提,更强调政府、学校以及社会团体和民众的参与和全方位的合作,提供评估标准以及提供关键措施和实施策略,帮助解决安全学校建设遇到的实践操作问题,框架分别从学生群体、教师群体、学校管理层、校本政策、校园文化、校本课程等9个方面制定了安全校园建设的核心标准。

澳大利亚建立了政府支持的组织和网站,如“反欺凌网络组织”和“澳大利亚无欺凌计划”,以帮助学校了解欺凌现象,为学校制定相关政策,提供教师培训的指导大纲。

韩国政府分别于2012年、2013年和2014年连续出台了预防和治理校园暴力对策方案,并开通了举报校园暴力的24小时电话117热线,将学校周围二百米内设为警察负责区,并加强学校周围安全巡逻。

韩国政府和民众认为,加强人性教育才能从源头上“疏”解引发暴力的诱因。2014年12月29日,韩国国会通过了《人性教育振兴法》,正式以法律形式规定人性教育成为韩国幼儿园及中小学的必修课,韩国也成为世界上首个推行义务人性教育的国家。

韩国还引入由芬兰土尔库大学开发研究的创新型校园暴力预防项目,包括心理咨询、艺术治疗、角色扮演等。这一项目原定于明年面向韩国小初高普及。

英国对校园欺凌的治理是从法律、社会、教育三方面入手。

在国家政策上,英国制定了专门针对校园欺凌的政策法规。在社会层面,英国则创造出有助于有效治理校园欺凌的社会环境。从2005年起,英国在每年的11月都会举行“反欺凌周”活动,集中开展各种宣传活动。

在教育者层面,英国强调教育工作者在关注青少年学生成长上的法律责任,近年来,英国教育当局高度重视老师在服务管理学生行为上的地位和作用,拨付专项经费用于老师的培训,帮助老师掌握识别校园欺凌和进行早期干预和行为矫正的方法。

学校不仅关注学生的校内行为,也关注他们校外的表现,对学生的校外行为表现进行管理,如果学生家长发现老师在校园欺凌方面处理不当,就可以向校长乃至地方教育当局申诉,以追究教师和学校管理疏漏的责任。

德国特别重视从根源上寻找问题的解决之道,幼儿园和小学一开始就对孩子进行“善良教育”。“善良教育”是德国儿童接受人生启蒙的第一课。从爱护小动物开始,通常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这种以亲自动手喂养小动物为载体的“善良教育”,已经成为德国教育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对孩子进行“善良教育”的另一项重要内容是同情和帮助弱小者。对于身边需要帮助的人,都要尽力帮助,培养他们做人的基本公德。

在挪威,政府鼓励学校对包括网络欺凌在内的校园欺凌问题采取全校范围的干预措施,学校建立了全校范围的反欺凌政策,例如对学生行为进行限制,组建教师职业发展小组,与学生开展有关同辈关系与行为的班会活动,为欺凌者、受害者及其家长提供心理咨询等。

为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挪威国会于2002年通过了一个宣言,号召国家、地方政府以及家长和教师团体加入尽快根除校园欺凌现象的行动中。

日本: 设立第三方机构对霸凌行为进行调查

日本校园霸凌现象出现早、问题多。为了应对频繁发生的校园欺凌事件,日本国会在2013年通过了《校园欺凌预防对策推进法》。

日本文部科学省要求学校教职员工接受相关培训,还将应对校园霸凌的表现纳入教师的评估系统。

日本不少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都设立了“校园欺凌问题对策委员会”等第三方机构。当学校中发生因校园霸凌问题而出现自杀等严重事态时,该机构具有自行调查的权力,对校园霸凌事件进行调查,防止学校或教育部门牺牲学生的利益。(宁晓)

钽的读音一款类似于雷霆战机的03251查詢電話號碼051打闷棍苏甜甜傅司洐女主是机长Theqoo既然提到了宫就039圏039字用粤语广东话点读怎么读039咺039字用粤语广东话点读怎么读陛下万万不可贺兰之漫画舞台造型培训哪家好031屠狗0442020母婴消费洞察报告025kg是多少斤025kg等于多少斤团宠福宝的七零年代番外最新章节列表压岁钱作文800字07重制版sci谜案集广播剧云下载资源07正态分布Normal分布z分布05劲歌金曲演唱会LIVE豆瓣0311二更嫂子文学星诺受方性转040酒醉一01宇智波精神小伙闪亮登场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