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章加长版吹箭,遛狗疑被狗拽入江中,男子遗体3天后被发现|南国早报网

□南国都市报记者 许欣

实习生 何宏米

著名作家蒋子丹对严敬有着精辟的描述:严敬是个不占地方的人,无论相貌、身量、作派和谈吐,都不引人注目。只要他往人堆里一凑,就会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般,很难把他挑出来。可要是说到他的作品,却又当别论,假如你仔细看过,会因为它们特有的某种从容不迫的气质,在眼下从容的文字并不多见的时候,注意它们并记住它们。

人物介绍

严敬,男,海南作家协会会员、理事,1964年12月生于湖北省国营龙感湖农场,第五届海南省青年文学奖获得者。1986年参加工作,1999年到海南,先后在海口农工贸(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30万蛋鸡场、六万头仔猪场工作,现供职于海口景山学校。处女作《为桑亚姐姐守灵》,代表作有小说《一个疯子》、《昨晚的罗大佑》、《猪场故事》、《正午的阳光》,散文《栀》等。著有中短篇小说集《五月初夏的晚风》,曾获2010———2011“海南文学双年奖”,获奖理由:内涵丰富、体验深沉、情感真挚饱满,借助生动真实的细节,展现了社会生活中的各色人生。

谈爱好:是作家也是铁杆鸽友

严敬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穿着朴素整洁的衣服,满脸和厚的笑容。他能够耐心地和你唠嗑自家孩子和朋友们的近况,和邻居家的大哥、大叔没什么区别。目前,他在海口景山学校办公室任职,大家多叫他严老师。

已经在海南生活了十几年,严敬说话依然带着浓浓的湖北口音。“海南气候确实很好,但夏天长得让人疲惫。”严敬说。

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他喜欢打羽毛球,还是一位铁杆鸽友。“在我的宿舍中,养了20几只信鸽。”一谈起信鸽,严敬就来劲。“信鸽的饲养历史是很悠久的,在信息不发达的年代,它们一直是忠诚的邮递员。”他热衷于信鸽的饲养与比赛,给每只信鸽编序号,曾连续不断地写《养鸽日记》,热衷于和鸽友分享心得。在他的笔下,信鸽是具有丰富感情色彩的禽鸟。“自从844一去不返后,609十分失落,柔情无寄,先后接受了三只雄鸽的温存,最终定情于608。”

在中短篇小说集《五月初夏的晚风》中,很多文章与养鸽有关,如《白鸽》、《大师之死》等。他充满感情地描述鸽子的风采“直到黄昏,空中忽然颤动着一个黯淡的影子,这影子一张一合,越来越近,越来越亮,我脑子突然一激动,是它,它回来了,它像一支箭朝它的家射过来”。

写作,更是与他的生活血肉交融的一大爱好。在他的作品中,浸润着对田地和动植物的热爱。他和农业生产有着深厚的缘分。在湖北老家,他种过水稻;在海南,他在养鸡场、养猪场工作过。他曾浓墨重彩地铺陈麦田的色、形、声、香,诗意盎然:“五月的麦子已经熟透,麦浪一浪接一浪,从白云耸立的天边荡漾而来。那些麦子,就是在浪里相交相叠。村庄仿佛成了岛屿,被麦浪日夜不停地摇撼。”

谈经历:把足迹全部留在作品里

1964年,严敬出生在湖北的一个小村庄。他从小喜欢读书,早在10岁左右的时候,他就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民兵的二哥带回来一些关于描述抗日战争的书,在少年记忆的白纸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高中毕业以后,严敬到湖北龙感湖农场插秧、割稻、种田,做各种各样的农活。后来,他还到粮食局当过会计。在农场里的经历,为严敬写作积累了丰厚的素材。比如,他在《五月初夏的晚风》中写着“眼下正是五月,于是,家乡五月的物事便没来由地侵入他的脑海,他知道,这时候家乡就是一片片金黄饱满的小麦。热风一吹,麦子的香味到处飘荡……头顶上的天是瓦蓝瓦蓝的一片,许多白色的云静静地贴在天上,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长在地上的小麦。那味儿,就像眼馋的男人盯着女人。”

一晃严敬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在好友的召唤下,1999年5月,我告别了家乡的农场,来到海南。在蛋鸡场、养猪场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严敬说,白天劳作的辛苦,不影响他每天晚上在文学的殿堂里自由地驰骋,经常写作到凌晨,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笔,上床休息。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在文学之路上迎来收获。

他以作品来记忆自己的足迹,比如,短篇小说《到三江喝茶》如此开头:“打台风的时候,下起了骤雨,池塘的水破堤而出,昔日的街道顿时变成了河流。那些冲出樊笼的鱼儿,纷纷来到街上,慌乱而惊喜地闲逛起来,张开的背鳍犹如刀锋,闪电一般划过水面。有些鱼,肯定就是那些没有生活经验的鱼,由于惊喜,止不住用力一跳,居然跳进了人家的门槛。整条大街因此变得兴奋热闹起来。”到过海口三江的人,对此感同身受。

在《猪场的故事》中,他写到为钟情于某一只母猪而不惜被宰杀的公猪,写到被人们制造成了生育机器的母猪,写到长来长去只长到一只猫那样大小的仔猪,都以非常传神的细节如实道来。他还以想象力的光芒照亮阴暗的猪舍,蜇伏在作者内心深处的善意和悲悯,在超现实的情境里喷薄而出。

谈作品:不给自己写的小说注水

“着眼于现实生活,关注底层人物的命运,又兼备浪漫与超现实的文学氛围。”严敬以“含蓄、内敛、简洁”来评价自己的作品。

“我的小说多是短篇。”他说,在写作的过程中,他一直在努力挤出多余的水分,不愿意让多余的文字浪费读者的时间。他不会追求作品的数量,但一直在追求质量。

“写文章,我很注重技巧。”严敬说,他在小说中常常运用对比、暗示、象征、嫁接等手法。会像电影剪辑师一样,运用蒙太奇手法剪切组合不同的人物、情节、场景。

《天涯》杂志主编王雁翎这样描述她对严敬的印象:大约在2001年春天,我在《天涯》来稿中发现了一沓纸质已略为发黄的小说稿件,署名“严敬”。“那孩子奔跑起来,越过一片庄稼地,顺着大路,进了村庄。”平平常常的几句话,却似有一股魔力,吸引我不知不觉地走进了这个少女与白鸽的故事,沉浸于五月乡村麦田那种灼亮微熏的气息之中。这就是后来发表于《天涯》2001年第6期上的短篇《为桑亚姐姐守灵》,当年即被收入中国作协创联部编选的本年度最佳短篇小说集中。这是严敬的小说处女作。

“《为桑亚姐姐守灵》在《天涯》杂志上发表之后,我得到了500元稿费,那时候,我一个月的工资也才700元。”严敬说,这是他靠写作赚到的第一笔稿费,不仅改善了他和家人的生活,更坚定了他在文学路上奔跑的信心,之后他更加努力笔耕,发表出了更多的作品。

作家和评论家眼中的严敬

著名作家韩少功:严敬《五月初夏的晚风》中的麦田就是诗。有了这一块金黄色的合唱背景,几个神秘电话的留疑和留白,就做成了一个活眼,就有了文学的魂。

著名作家蒋子丹: 严敬发表在这里的小说按说也是该归入写实一类的,我们却不难从中间读出与上述写实作品不同的东西。镇子固然是小镇子,人物固然是小人物,细节也无非是家长里短,连死亡都不具备任何轰轰烈烈的过程,但是世俗的生活里,因为掺入了某些脱俗的想象而具备了浪漫的氛围。严敬的文字在营造氛围方面确有独到之处,内敛而绵长,用不露痕迹的叙事将读者缠绕其中,他向我们证明,并非只有粗痞化才能把底层生活写得鲜活。

著名作家周晓枫:他拙于言辞,不流于嘴皮上的工巧,在社交场合是个不松弛的参与者。但稍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拘谨并不完全是技术无措导致。他有一种与热闹格格不入的东西。

严敬对创作虽然并无理论上的全面了解和通彻理解,但我仍把他当作具有某种方向的自觉写作者。在为他所钟爱的短篇小说里,他作为一个业余作者投入了比一些职业作家更多的专业精神。讲求精度的短篇,被许多初学者当作入门练习,以为它不像中长篇那样存在构造难度;而严敬在短篇式的简约里,融入了令人迷惑的微妙的变数。

著名评论家洪治纲: 生活里总是充满了很多难以言说的东西。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与其说是某种玄秘命运的隐喻,还不如说是一种现实伦理的遮蔽———它使日常生活的表象秩序不断受到颠覆的同时,却在人们的内心深处留下了坚实的记忆。这些记忆,往往受制于现实伦理的羁绊而成为一种永远的秘密,无人可以解读,也无人能够分享。读严敬的小说,我就强烈地感受到,他对这种隐秘而坚实的记忆充满了好奇之心,并常常执迷于其中,在一种轻触微痛的叙事话语中,缓缓地道出了它那繁复而杂糅的存在图景。

05元饮料批发市场040章朋友震惊老苏牛逼牛逼4更02六下语文第12课北京的春节知识讲解0330十二翼堕天使出现0829版主推荐拒嫁天王老公一吻成灾06一路上有你2015身上总有尿骚味特别大边上人全能闻到我的冷艳总裁母亲0745天牢营救102沉睡的梦魇第二话梦魇之街在线樱花07年传奇十大家族排行0801多元函数的基本概念01整数规划模型运筹学01规划模型例题运筹学霸气的近义词有哪些义气的近义词讲义气的同义词00后年代031皇权路051刷屏的韦神02磁现象的电本质ppt049有救了06日本纯情BL电影BOYS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