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恋与制作人账号不见了,“梦心湖”事件两年后,《恋与制作人》为什么还没凉?

作者:龙承菲,图片来自:《恋与制作人》官网截图

四个“野男人”又回来了。

4月1日,沉寂已久的“恋与制作人动画”官博突然发布了一条微博:“本月将有动画最新情报发布。”本来玩家纷纷猜测这是否是愚人节的玩笑,直到4月17日,《恋与制作人》在微博发布国语、日语两版动画宣传PV,由曾制作过《冰上的尤里》《狂赌之渊》的日本动画公司MAPPA制作,预定在2020年内播出。中文版配音遵循游戏原作,日文版动画则请到了杉田智和、平川大辅、柿原彻也和小野友树等知名声优加盟。

《恋与制作人》动画PV的播出,让这个似乎消失许久的乙女手游重归大众视线。事实上,两年前“梦心湖”事件爆发,《恋与制作人》被质疑修改游戏掉率,一度惊动315消费保官方,大批玩家删游退坑。很多人都认为,《恋与制作人》会就此“凉”掉。

不满官方回应微博评论区愤怒的网友

而毒眸发现,此次动画PV上线后,发布PV的微博转发接近3万,由此可见无论是表示期待还是对作画质量提出不满,《恋与制作人》仍然保持着一定的粉丝基数。

那么,《恋与制作人》到底做了什么,又是什么让这个本不被看好的游戏“活”到现在呢?

“作死”的《恋与制作人》

刚上线时的《恋与制作人》,其实是一手“好牌”。

2017年12月,由叠纸网络制作的恋爱乙女角色扮演游戏《恋与制作人》正式上线,玩家以女主角的身份经营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同时会因为各种事件邂逅李泽言、白起、许墨、周棋洛四位男主角,并自行选择与他们培养感情。

游戏上线之初,就吸引了大规模玩家入场。极光大数据显示,在叠纸网络的大力推广之下,《恋与制作人》在上线不满一个月的时间里,安装数量就已经突破了700万,每日活跃用户数量也已经达到202.01万,反响相当火爆。游戏中的虚拟男主之一李泽言生日时,甚至有粉丝包下深圳京基100大楼的LED屏为李泽言庆生。

当时的叠纸网络已经打造出了《暖暖环游世界》《奇迹暖暖》等知名手游,并在2016年与招商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正在准备上市的相关事宜。而《恋与制作人》的走红,似乎为叠纸网络上市增加了一块筹码,让人有望看到国内第一家以制作、运营女性向游戏为主的游戏公司在未来走向上市。

但是,《恋与制作人》的上升势头,并未能够一直持续。

作为消费者群体的玩家对游戏运营和制作方感到不满,几乎是游戏圈中的常态。与大多数游戏一样,叠纸网络同样遭到了玩家们或多或少的不满与控诉。

2018年初,《恋与制作人》的新春广告上线。在广告中,女玩家为了游戏中的虚拟角色大吵大闹、在闺蜜聚会中炫耀游戏中男主角发来的甜言蜜语等情节刻画,被指贬低消费者群体形象,遭到大量玩家控诉,登上微博热搜。负面舆论爆发后,《恋与制作人》立刻发布致歉声明,表示“在广告制作和投放的过程中把控不严”,并在投放平台对广告进行了紧急下架处理。

不过,如果新春广告的投放主题出现问题是运营失误,那么后续出现的问题似乎更能切中这款游戏的“要害”,即抽卡行为本身。

新春广告风波渐息后不到半年,《恋与制作人》爆发了自上线以来影响最广的“梦心湖”事件。

2018年5月4日早上6点,《恋与制作人》推出“梦心湖”活动,大量玩家定好闹钟早起,准备抽本次活动限定的新卡,但当天上午抽卡效果并不理想,大量玩家在社交平台吐槽。上午10点,民间攻略组微博发布抽卡实测数据,表示纯十连抽满阁毕业基本维持在12万钻以下。

而到了当天下午,零氪出货的现象明显增多,SSR掉落率似乎明显提高,为此有大量玩家怀疑《恋与制作人》官方修改掉率。接到大量反馈的民间攻略组重新测试,结果发现下午抽出三组满阁最后花费均低于10万钻,与上午发布的数据相差较大——上午的SSR掉率在2.8%~4.5%之间,而下午的掉率已经达到5%及以上。

图源:微博

民间攻略组发布测试数据后,愤怒的玩家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投诉叠纸。当日晚间,《恋与制作人》官博发布公告,否认修改掉率的传言,表示部分玩家反应的概率波动问题是抽卡保底机制和下午、晚上玩家活跃度提高的原因所致,并发放了1000钻的补偿。但这样的说法似乎并未被玩家接受,此条微博评论转发仍旧充斥着玩家的质疑声,通过开发票等手段抗议的行动也仍在继续。

直到5月5日下午,《恋与制作人》官方才发布公告,承认“本次‘综合概率+保底’的概率算法存在问题”,将返还玩家在本次活动中投入的所有钻石,在5月7日关闭“梦心湖”活动,并承诺在以后的限时概率up活动中直接公布单卡概率。

但是,很多玩家在这次活动中对游戏官方感到失望,直接删游退坑。在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发布的2018年国产二次元手游收入年榜视频中,可以发现“梦心湖”事件后,《恋与制作人》月流水出现明显下滑。

图源: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恋与》为什么没有“凉”?

如今,距离当时玩家声势浩大的抗议,已经过去将近两年时间。《恋与制作人》动画PV的推出,也让人回想起了这款游戏曾经遭到的声讨,并产生“它为什么还在”的疑问。

事实上,根据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发布的2019年国产二次元手游收入年榜视频,《恋与制作人》的月流水虽比2018年有所下降,但考虑到游戏时间周期的变化,总体没有大幅度跳水,外服的收入也较为稳定。

图源: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梦心湖”事件过后,《恋与制作人》游戏本身,仍然在有条不紊地推进新的篇章,新角色凌肖也加入了部分卡池,有望在以后“转正”为男主角之一。“卡面越来越好看了,”玩家小谷告诉毒眸,“还有第六卷的剧情做得挺不错的,当时很多人很喜欢。”

一方面,对于国内的手游玩家来说,无法抛弃《恋与制作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国内手游市场少有同一类型的竞品。在此之前,这一类针对女性玩家设计的情感向养成游戏,多为橙光游戏等页游,或是日本掌机游戏,要么质量参差不齐,要么有一定的语言或平台限制。而既是国产又是手机端游戏、同时质量尚可的《恋与制作人》,自然更容易吸引更多玩家。

同时,围绕《恋与制作人》展开的同人文化仍在稳定运营,而同人文化是拉新和维持年轻玩家群体生命力的重要因素之一。快看漫画今年1月发布的《00后游戏兴趣报告》显示,在被问及“什么方式会吸引你下载一款游戏”时,56.3%的00后选择了“感兴趣的同人作品”。而目前,LOFTER的“恋与制作人”标签浏览达到4亿,并有14.1万参与。

另一方面,当时已经公测上线近半年左右的《恋与制作人》,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用户粘性。而《恋与制作人》本身又是养成类游戏,玩家会在游戏中和男主角们一点点培养感情。小谷也表示,考虑到已经花出去的钱,退游是非常不划算的:“我对这个游戏已经,没有什么激情,完全是钱和强迫症在支撑我玩下去,游戏本身大概只占20%。”

“这种养成类游戏真的很难退坑,你投入的时间、精力、金钱都太多了,而且对角色又有感情。”一位游戏策划Ann告诉毒眸。极光大数据显示,《恋与制作人》的玩家中女性占比达到94.2%,“而女性玩家相对会比较长情”。此前,有玩家在微博发出登上许久未登录的《恋与制作人》账号后,发现未登录的时间里还会有游戏中的男主角发来“很久没见你很想你”等主题的短信,被感动后重回游戏。

能够把游戏做到这个程度,其背后的公司叠纸网络也并不简单:叠纸并非独立工作室,旗下运营的游戏也不止《恋与制作人》一款手游,“暖暖”系列是叠纸网络的另一大稳定收入来源。早在《恋与制作人》上线的半年前,《奇迹暖暖》就已经出海开通了国际服,根据Sensor Tower监测,《奇迹暖暖》国际版上线不到一年,全球iOS流水就已经超过一亿人民币。而国内除了常年稳定的《奇迹暖暖》,叠纸网络还在去年5月推出了《闪耀暖暖》,首月流水轻松过亿。

图源:B站UP主@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

不过,“暖暖”系列虽然已经推出了漫画,但仍然受限于换装游戏的性质,相比之下,剧情线更为明显的《恋与制作人》更为适合推出动画。同时借着动画推出的契机,叠纸或许也希望吸纳一批新的玩家。

而回到游戏本身,或能通过动画吸收新玩家的《恋与制作人》,也即将面临游戏大厂新产品的威胁——4月12日,腾讯北极光工作室研发的女性向游戏《光与夜之恋》首测,24小时就吸引30万玩家预约。除了腾讯以外,网易《时空中的绘旅人》、米哈游《未定事件簿》等女性向手游也将陆续上线。

面对接踵而至的竞品,此前几乎“一家独大”的《恋与制作人》即将面临新一轮的竞争。但在其他乙女游戏的“夹击”之下,粉丝对“四个野男人”的粘性和情怀,或许也会有耗尽的那一天。

作者:龙承菲                                                         

退役的足球巨星中国教育电视台直播在线观看做梦梦到大蛇是什么预兆阴山是哪里的分界线广东省2020年高考一分一段表排名性格决定命运的一般是什么人金刚经说的是什么内容野生动物园被老虎咬伤女子视频怎么知道自己是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可以建房子的手游推荐敏字的笔画顺序怎么写呀